不生逢亂世并遭遇曹操劉備,青梅煮酒品評的八位諸侯,有幾人會成為治世能臣?

曹操與劉備青梅煮酒論英雄,把各路諸侯貶得一文不值:袁術是冢中枯骨(此處有異議),袁紹色厲膽薄,劉表虛名無實,孫策藉父之名,劉璋是戶之犬,張繡、張魯、韓遂等碌碌小人,更是不足掛齒。

曹操說的「冢中枯骨」,指的是袁家位列三公的前輩還是袁術本人,這句話頗有異議,在《三國志·卷三十二·先主傳》和《華陽國志》中,曹操的說法很簡單,也沒那麼囂張: 「今天下英雄,唯使君與操耳。本初之徒,不足數也。」

曹操畢竟是貴族出身,在點評諸侯的時候也尊稱其字而不直呼其名,指名道姓背后說人壞話,那就不是天下英雄而是市井之徒了。

曹操和袁紹是發小兄弟,有過「共患難」的經歷,曹操的「行奮武將軍」頭銜,就是「討董聯軍盟主」袁紹送給他的。

無論是英雄還是梟雄、奸雄,一般都不會通過貶低對手來抬高自己,青梅煮酒時的曹操跟袁紹相比,還處于弱勢和守勢:地盤沒有袁紹大,兵馬也沒有袁紹多。

如果袁紹一點本事都沒有,曹操的官渡之戰就不會打得那麼艱苦,荀彧和郭嘉的「四勝論」和「十勝論」很豐滿,曹操在官渡的處境卻很骨感,顏良文丑被除也沒有使戰局向有利于曹操的方向轉變: 「建安五年八月,紹連營稍前,東西數十里。公亦分營與相當,合戰不利。時公兵不滿萬,傷者十二三。紹射營中,矢如雨下,行者皆蒙楯,眾大懼。時公糧少,與荀彧書,議欲還許。」

我們細看三國史料和演義小說,都會發現袁紹的膽子一點都不小,他敢拔出刀子跟董卓比劃,也能在陷入公孫瓚包圍時摔頭盔4戰。

有人說袁紹是繡花枕頭,也有人說袁紹還是有點本事的,這倒跟商紂王殷受有些相似之處: 「帝紂資辨捷疾,聞見甚敏;材力過人,手格猛獸;知足以距諫,言足以飾非;矜人臣以能,高天下以聲,以為皆出己之下。」

袁紹雖然不像西晉皇甫謐所著《帝王世紀》中的紂王那樣有「倒曳九牛,撫梁易柱」的過人勇猛,但他「有姿貌威容,能折節下士,士多附之」,宦官之孫曹操也跟他混了好多年。

袁紹袁術兄弟都不是好鳥,也都有過篡漢之心和僭越之舉,他們跟馬騰韓遂一樣,都絕對不是漢室忠臣。我們要從被曹操貶得一文不值的漢末八大諸侯中尋找治世能臣,袁氏兄弟、「盟友4敵」馬騰韓遂都要被排除在外,江東猛虎孫堅孫策父子也沒資格入選——他們私藏傳國玉璽,悖逆之心昭然若揭。

馬騰并沒有參與衣帶詔事件,更沒參加討董聯軍,當時他和韓遂都應該算董卓的半個幫兇: 「卓之入關,要韓遂、馬騰共謀山東。遂、騰見天下方亂,亦欲倚卓起兵。」

董卓敗亡,馬騰韓遂又跟董卓余孽李傕搭上了關系,最后因為有求不得而翻臉,劉協說的話,他們全當耳旁風: 「馬騰私有求于李傕,不獲而怒,欲舉兵相攻;帝遣使者和解之,不從。韓遂率眾來和騰、傕,即而復與騰合。」

馬騰韓遂眼里只有地盤和利益,曹操說他們是小人,一點都不冤枉,但是建安二十年的曹操,肯定會對張魯改變看法:「此人不是小人,而是漢室忠臣。我要用大漢朝廷的名義,封他為鎮南將軍和食邑萬戶的閬中侯!」

張魯之敗,只能說是生不逢時,要是生在太平盛世,他也許能成為治世能臣。馬超韓遂作亂, 「關西民從子午谷奔之者數萬家(看來子午谷不是走不得的) 」。

被曹操擊敗后,張魯否決了手下燒掉倉庫寶貨的建議: 「本欲歸命國家,而意未達。今之走,避銳鋒,非有惡意。寶貨倉庫,國家之有。」

漢中張魯不肯堅壁清野以拒曹操,西川劉璋同樣不肯: 「父子在州二十馀年,無恩德以加百姓。百姓攻戰三年,肌膏草野者,以璋故也,何心能安!」

張魯和劉璋把漢中和西川治理得都不錯,在最后時刻也還心系國家和百姓,但是很不幸,他們遇到了曹操和劉備這兩個「天下英雄」——我們細看三國史料,就發現除了「天下英雄」,「亂世梟雄」、「篡漢奸賊」這兩頂帽子,曹操和劉備戴著也很合適。

劉璋是守戶之犬還是守土忠臣,西川百姓心中有桿秤。劉備重兵包圍成都的時候,「吏民咸欲4戰」;鄧艾奇兵突襲成都,連張飛的兒子張紹也主張投降。兩代四劉治蜀,哪一家更得民心,那是不言而喻的。

除了西川兩家四劉,荊州還有個八尺多高的劉表劉景升: 「南收零、桂,北據漢川,地方數千里,帶甲十余萬。」

劉表不喜歡打仗,也不愿意荊州百姓經受戰亂,相比之下,他的「宗弟」劉備就壞多了:曹操北征烏桓,那是為了保境安民,劉備卻攛掇劉表去抄曹操的老巢——這種行為放在任何朝代都是為人不齒的。

張魯是忠臣而非小人,劉表也不是徒有虛表,劉璋即使真是「守戶之犬」,似乎也比曹操劉備這兩條「食民之虎」強很多。

如果在漢末搞一次調查,讓漢中、荊州、西川百姓評選自己心目中的好主公,讀者諸君可以試想一下:在這三個地方,曹操和劉備是否更受歡迎?

曹操和劉備都是偽君子,更可氣的是曹操居然還在詩中表現得悲天憫人,全忘了東漢末年「千里無雞鳴白骨露于野」,就是因為他這樣的「英雄太多了」:初平四年,曹操東征陶謙,屠彭城、傅陽、取慮、睢陵、夏丘, 「凡殺男女數十萬人,雞犬無余,泗水為之不流,自是五縣城保,無復行跡。初三輔遭李傕亂,百姓流移依謙者皆殲。」

曹操的屠城記錄不勝枚舉:破張邈屠雍城,征呂布再屠彭城,擊敗袁尚后屠雍城,北征屠柳城,令夏侯淵屠興國、枹罕,西征屠河池,令曹仁屠宛城。

曹操兵鋒所向,煙焰蔽天血流漂櫓,劉備兵敗勢危,「吏士大小自相啖食」,然后在許昌擺上一盤青梅,煮兩壺好酒,對天下群雄評頭品足。

曹劉二人對袁術袁紹孫策馬騰韓遂大加斥責,實際是「老鴰落在豬身上」。被他們貶低為虛名無實的劉表、守戶之犬劉璋和碌碌小人丈夫,是不是治世之能臣,那就只能由讀者諸君來下最后的結論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