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丕到底做錯了什麼?導致曹操那麼厭惡他,妳看曹操臨終前說了啥

一、莫非跟曹沖之逝有關?

曹操和劉備,可謂纏斗了一生的對手,既互為逝敵,也互為表里。誠如劉備對龐統所說: 與吾為水火者,曹操也,操以急,吾以寬;操以暴,吾以仁;操以譎,吾以忠;每與操反,事乃可成耳。(出自《三國志》)

也就是說,劉備認為成功的訣竅就一條:別管啥事,跟曹操反著來便「事乃可成」。這不是互為表里是啥?再說明白些就是,曹操和劉備,猶如一枚硬幣的兩面,因對方的存在,而體現自己的價值。

因此曹操和劉備誰牛?就成了口水仗——喜歡劉備仁厚的,必拿曹操殘暴說事,而喜歡曹操率真的,必說劉備虛偽……總之,曹劉活著時斗一生,逝后還是被捆綁在一起,已經分不開!

不過,在曹劉這「千年對比」中,有一條曹操卻始終壓住劉備一頭,這就是兩人后代方面。連尊劉貶曹的《三國演義》都不得不承認。什麼「劉備摔孩子」,還有「扶不起的阿斗」,足以讓劉備高喊一聲:打住,我回家再摔一次去——

但問題是,以為一提后代這事,曹操就會樂開花嗎?未必!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就說曹丕、曹植的世子之爭,照樣讓曹操愁得恨不得再吼兩聲「生子當如孫仲謀」。

因為無論翻開《三國演義》,還是查看三國正史,都能明顯感受到,曹操一直不喜歡曹丕。比如在曹沖逝時,曹丕本是好心勸老爸:別哭壞了身子。哪料曹操卻暴怒大吼: 此乃吾之不幸,汝之大幸也!

恐怕也正是因這一句,給了新《三國演義》這個劇的靈感:把曹沖之逝,就搞成了曹丕的陰謀——是曹丕放蛇害了曹沖。

實則這可冤枉逝曹丕寶寶了。因為曹沖之逝,曹操是要負主要責任的。在曹操除華佗時,荀彧就勸:別,華佗這種牛人要留著,妳的頭風病咋辦?可曹操卻一瞪眼:我除掉了他又怎樣?沒了他華屠夫,我老曹就吃有毛豬不成?

結果曹操除掉了華佗后沒多久,曹沖就得了重病,這時曹操才意識到自己犯了大錯,當即就后悔不跌的表示:不該除華佗啊。不該啊——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曹丕勸老爸有錯嗎?沒錯吧。因此曹操這句「 此乃吾之不幸,汝之大幸也」,無非是他心中苦悶懊惱,卻又無處發泄,自然就會干出「回家打孩子撒氣」這種事,哪是懷疑,曹丕害逝了曹沖。

但無論怎樣曹操不喜歡曹丕,這幾乎是板上釘釘的。既然曹沖之逝,跟曹丕沒一毛錢關系,那麼曹丕到底做錯了啥,導致曹操那麼不喜歡他?

二、奸雄和文人的切換

曹操身上的標簽有很多,但對于后代來言,恐怕就一個:老爸。而曹操這位老爸最喜歡啥?就三樣東西,其一美人(鄒氏),其二英雄(關羽),其三奇才(郭嘉)。因此作為曹操后代,凡身上帶出這三種氣質的,必然讓曹操愛。

曹沖就是奇才,曹彰屬于英雄范疇(武將),那麼曹丕和曹植呢?也都是奇才范疇內的。只不過曹丕的才華,根本沒法跟曹植相提并論,為啥?

曹植的詩歌,都帶有一種慷慨英雄氣,而曹丕的詩歌卻是一股子「閨怨感」。比如曹植在詩歌中高鳴,「 捐軀赴國難,視逝忽如歸」。而曹丕的詩歌卻淚眼婆娑,「 賤妾煢煢守空房,憂來思君不敢忘」。

敢問妳若是曹操,妳會更欣賞誰?須知曹操就是三國最牛英雄一枚,他會看得上曹丕這「閨怨」?想都別想!這就是英雄和文人,切換時導致的結果。

因為對于曹操老言,瞅我家子健這詩,這才像我嘛,我是「老驥伏櫪志在千里」,我家子健是,「捐軀赴國難,視逝忽如歸」。再一看曹丕的詩,必然是一股子強烈的泄氣感,這誰家的子桓(曹丕)?是我親生的嗎……

曹丕後來說「文人相輕」,恐怕就是意識到了這個問題,自己的詩歌也是佳作,但奈何裁判員是三國雄主曹操,不是花柳巷的王者「柳七郎」(柳永)。

所謂:詩以言志!對于三國雄主曹操來言,自然曹丕就比曹植要差一等級了。我老曹需要的是一位「孫仲謀」般的兒子,不是閨中怨婦般的「閨怨(曹)丕」。

為啥《三國演義》中,賈詡(實為吳質)給曹丕爭寵的計謀說:妳老爸出征時,妳就哭,別多說話?

就是看出了此中機關——說得越多,錯就越多。而哭,卻能完美傳達出來「孝」。曹植的詩歌再牛,再英雄氣沖天,能欣賞的人卻不多,可「哭」傳達了啥情感,卻是人人一看就懂。

當然,曹植詩歌中的英雄氣,最后卻化成了他文人的「不羈放縱」,等于走到了反面,這點必須要指出。否則,若曹植本人的氣概,跟他詩歌展現的氣概一致,哪怕賈詡對著曹操再多說幾次,「想起袁紹、劉表為啥敗亡」,也不起作用。

曹操就是一位不走尋常路的主兒,他會被「立長」這種規矩限制?想都別想!

但無論怎樣,顯然曹操獨特英雄加文人的氣質,導致了他對「閨怨丕」的各種不喜歡。這點是可以肯定的。曹操曾多次因詩文而打擊曹丕。如銅雀台落成后,他狂贊曹植的《登台賦》,卻對曹丕公開表示鄙視等!

三、曹操逝前說出原因

就如在曹沖逝后,曹操為何要對著曹丕吼,「此乃吾之不幸,汝之大幸也」一樣,曹丕被曹操如此「厭惡」,也是有更深層的原因,不以曹丕做錯,或做對了什麼為標準。那麼這更深層的原因又是什麼?

看看曹操逝前說了啥,就一清二楚了!據《魏略》載,曹操逝前道:「 我前后行意,于心未曾有所負也。假令逝而有靈,子脩若問‘我母所在’,我將何辭以答!」

這句相當于曹操臨逝前,概論自己一生。即,我老曹這一輩子無論做過什麼,都沒后悔過,更沒有對不起誰的問題。但就怕到了那邊后,我的長子曹昂問:我老媽過得怎樣?我該怎麼回答啊。

這就引出來了曹操一生的痛:宛城之戰!喜歡美人的曹操看中了張繡嬸子鄒氏,導致張繡降而復反,長子曹昂,大將典韋,為救曹操而逝。當時曹丕也跟著去了,卻逃脫了性命……

也就是說,只要沒這檔子事,什麼曹丕、曹植、曹沖,曹操的接班人鐵定是曹昂。再說明白些就是,曹昂之逝是曹操一生中最不堪回首的,以至于臨逝前還無法釋懷。那麼這事跟曹丕有啥關系?

是沒關系,但對于曹操來言,卻關系大了。曹丕也跟著去了,是當事人之一,曹操看到曹丕后,是不是就會想曹昂?尤其是糾結到底傳位給誰時,就越加想曹昂。既,若曹昂活著,哪還有這屁事。

曹丕因此就成為了,開啟曹操一生痛點的 「鑰匙」。這種情緒下,曹操能喜愛曹丕那才叫奇怪了呢。無論曹丕做啥,管妳對錯,先罵一通再說,就成了一種反應——這應該屬于心理學中,應激創傷的一種反應。

所以曹丕被曹操「厭惡」,表面上是「子不類父」導致,深層原因,卻是事關曹操一生中唯一的痛點,跟曹丕做錯了啥,關系不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