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老照片:毛驢拉犁耕地,太監劃船,囚犯立枷示眾表情倔強

這些老照片都是后期上色的

晚清時期北京的城市街景。這路邊的建筑真漂亮,不論是木工還是雕刻都可謂是上品。就是這條路,看起來和這周邊建筑很不協調。路況太差了,還是泥土路,經過馬車、驢車、黃包車的碾壓,路面上盡是一道道的車輪印子。

路邊的攤位。一位男子正蹲在攤位前挑選物品,攤主一臉好奇地盯著拍攝他的相機。看這攤位上擺放的,像是雞蛋。在其攤位后面不遠處,停放著好幾輛黃包車,車夫們都坐在車前休息,在當時黃包車已經很常見了,有點類似如今的出租車。

晚清時期的農村。在村莊的一塊寬敞的空地上,洋人拿起相機開始拍攝,村莊的婦女和孩子們好奇地盯著看。這些婦女都裹著小腳,她們身上穿著臃腫又肥寬的服飾,這樣的衣服看起來毫無美感。

屋內一位婦人坐在椅子上專心地化妝。她的那個化妝盒收納盒還是蠻不錯的,上面還帶有一個鏡子,這個鏡子不用的時候還可以折疊收起來。這個化妝盒如今看起來很一般,在當時應該也是很多女人夢寐以求的物件。

夫妻二人的合影。這二位身穿華麗服飾,像這樣的衣服造價就不菲,當時普通百姓可是穿不起的,他們的家境應該相當不錯了。這位女子裹著小腳,衣服的下擺沒有完全遮住小腳,小腳的腳尖還是露出來了。

城市道路上的各式車輛,路面經過車輪的碾壓,上面留下了一道道的車輪印。其實在清末城市道路上的車輛也是很多的,像黃包車、驢車、馬車、獨輪車等等,在清末城市堵車也是有可能的。

鼓樓前的城市街景。這條路雖然是土路,但是路面看起來還是蠻干凈的,道路兩旁盡是店鋪,路上人來車往的,很熱鬧。那時候很多舶來品開始流行,路上那位男子所打的傘就是舶來品,當時被稱之為洋傘。

在田野間,一名男子正在犁地,他一手揮舞著鞭子,一手扶著犁,在犁的前面三頭小毛驢正拉著犁。我們比較常見的是牛拉犁耕地,像這樣用毛驢拉犁耕地我還是第一次見。之所以選用毛驢耕地,我想大概是當時牛的價格貴,而毛驢則便宜很多了。毛驢的力氣沒有牛的大,所以這位男子用三頭毛驢來拉犁。

李鴻章和孫子的合影。這大戶人家就是不一樣啊,地上鋪上了地毯。李鴻章和幾個孫子的穿著都相當不錯,他們腳上穿的都是皂靴,就是黑色高幫白色厚底的鞋子,這樣的鞋子在當時一般都是官紳所穿的,在李家這麼小的孩子都穿皂靴,可見李家的家境。

晚清時期山海關東門城樓,城門前人來人往的。城樓上懸掛的匾額上清晰可見「天下第一關」四個大字。那時候城門口,還鋪設了一段石板路,這在當時算得上是相當不錯的路況了。

身穿鎧甲的武將,他坐在椅子上,左手握著腰刀。這位武將身材臃腫,鎧甲穿在他的身上沒有那種威武霸氣、威風凜凜的感覺。在冷兵器時代,鎧甲在戰爭中發揮著重要作用,清朝的創始人努爾哈赤,就是靠著十三副鎧甲起家的。

饑餓的難民骨瘦如柴。

立枷示眾,囚犯表情倔強。

頤和園內湖面上的一艘小木船,船上有好幾個太監,其中一位太監拿著船槳正在劃船。太監們劃著小木船在湖面上巡查,他們的主要工作就是打撈湖面的雜草和垃圾、清淤。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