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羽藐視黃忠史料有記載:他打獵時偷射我一箭,我要除他易如反掌

《三國演義》中有兩處描述自相矛盾,那就是關羽原本和黃忠惺惺相惜,后來卻因為同為五虎大將而撕破了臉,關羽還說出了很傷人自尊的那番話: 「黃忠何等人,敢與吾同列?大丈夫終不與老卒為伍!」

在《三國志》中,關羽黃忠戰長沙是不存在的,但是關羽瞧不起黃忠卻是有據可查的: 「先主為漢中王,遣詩(費詩,時為益州前部司馬) 拜關羽為前將軍,羽聞黃忠為后將軍,羽怒曰:‘大丈夫終不與老兵同列!’不肯受拜。」

關羽自稱大丈夫,而稱黃忠為「老卒」、「老兵」,似乎諸葛亮也是這個看法: 「忠之名望,素非關、馬之倫也。」

五虎大將是從《三國志·卷三十六》演繹而來,四方將軍卻是劉備正式任命的,關羽不愿意和黃忠并為五虎大將也好,不屑與黃忠同列四方將軍也罷,他對黃忠的輕蔑,都是正史有記載,小說也有描寫的。

查閱相關史料,我們就會發現黃忠箭射關羽盔纓居然確有其事,關羽瞧不起黃忠也有理由:黃忠不但有眼不識泰山,而且還有些不識抬舉,難怪關羽一聽黃忠的名字就火大——關羽對黃忠的印象,還是長沙攸縣深山老林中那個很沒禮貌的獵手,當時要不是自己寬宏大量,黃忠就是有十條命也活不成。

正史中的關羽和張飛是季漢僅有的兩位萬人敵,兩晉南北朝夸獎勇將,一般都用關羽張飛趙云做榜樣,卻很少有人提及馬超和黃忠,說黃忠能跟關羽旗鼓相當并互饒性命,那是明朝以后的事情了。

明朝以前的馬超形象不佳,在元曲中的是一個「面如青蟹」的狠角色,連老爹和兩個弟弟的性命都不顧,就跟除掉嫡母的韓遂(騰攻遂,遂走,合眾還攻騰,除騰妻子,連兵不解)結盟,還表示要認韓遂為干爹: 「今超棄父,以將軍為父;將軍亦當棄子,以超為子。」

晉代史學家孫盛將馬超和古代幾大薄情寡義之人并列: 「漢高請羹(項羽要烹劉邦之父,劉邦要分一杯羹) ,隗囂捐子(拋棄在朝名為內侍實為人質的兒子而背叛了光武帝劉秀) ,馬超背父,其為酷忍如此之極也!」

呂布任丁原和董卓為義父,于史無據,他們只是「義如父子」而已,當年的侍中劉曄也曾這樣評價劉備與關羽的關系: 「關羽與備,義為君臣,恩猶父子。」

劉備和關羽當然不是父子關系,《關張馬黃趙傳》說他們 「寢則同床,恩若兄弟」,在劉備集團,享有這個待遇的是關羽、張飛、趙云。真正曾跟劉備結為刎頸之交的人,是投奔曹操后官至軍謀掾、護烏丸校尉、中護軍、平虜校尉、護鮮卑校尉、右中郎將、雁門太守的牽招牽子經。

黃忠和其他季漢大將不同,他投降劉備之前,還投降過曹操: 「黃忠字漢升,南陽人也。荊州牧劉表以為中郎將,與表從子磐共守長沙攸縣。及曹公克荊州,假行裨將軍,仍就故任,統屬長沙守韓玄。先主南定諸郡,忠遂委質。」

劉備收取荊州南四郡,并沒有發生任何戰斗,基本就是「兵不血刃,望風歸降」。

黃忠掛著曹操給的臨時軍銜加入了劉備集團,并在入川之戰中脫穎而出,成了跟關羽軍銜相同但爵位差兩級的方面軍司令:后將軍與前將軍都是位比九卿、秩二千石的高官,但是名號亭侯之下有都亭侯,都亭侯之下才是關內侯,黃忠見了關羽,還是要行禮的。

黃忠在投降劉備之前,在長沙攸縣跟關羽有一次偶遇,那次偶遇,顯示了關羽的大度和惜才,也顯出了黃忠的唐突和無禮,關羽對黃忠的負面印象,可能就是來自那次邂逅。、

記載黃忠初遇關羽細節的,是《南陽人物志》: 「有故蜀將黃忠,方其未歸蜀先帝時,曾遇關云長于長沙之攸縣,彼此未之識也。」

為了避免生澀枯燥,下面的話咱們還是翻譯成現代漢語——作為南陽地方志,南陽名人諸葛亮和黃忠自然是以正面人物出現并大書特書的,而且也不大敢虛構和抹黑。

黃忠當時只相當于長沙攸縣的駐軍副司令,荊州不管是姓劉還是姓曹,都跟他沒有太大關系,所以赤壁大火還沒熄滅,黃忠就跑到山林里射獵去了。

劉備命關羽張飛趙云等人奉經略南四郡,關羽帶領部隊路過攸縣,看見黃忠箭不虛發,鹿兔沒有不應弦而倒的,就揮手停止前進,駐馬高坡觀獵。

騎射是古代大將的必備技能,關羽見獵心喜,對黃忠十分欣賞: 「見其箭之神,心甚愛慕,不禁失聲呼。」

按照常理,有人欣賞自己的箭法,黃忠就應該放下弓箭拍馬上前寒暄問候,但是黃忠聽到有人叫好,回過頭來看見一個長須飄飄的大將帶著大隊人馬,居然懷疑是遇到了敵人,就趁著關羽沒有防備,一箭射中了關羽的盔纓——那一箭很可能是奔著關羽的咽喉去的,關羽一低頭,這才射高了。

事后黃忠的解釋是 「心重公之貌威而神肅,因欲虛射之」,但是這種解釋很難令人相信:黃忠箭法確實很出眾,但是想射關羽那樣久經戰陣的名將且想射哪兒就射哪兒,那是不可能的。即使是現代帶瞄準鏡的狙擊步槍,也會受風速和空氣濕度的影響,不可能精確到厘米,就更別說在飛行途中不斷顫動的箭矢了。

關羽很生氣,但是并沒有發作: 「關公雖怒氣無禮,然益愛之。」

后面發生的事情,證明黃忠「虛射」之說全是托詞,因為他一箭沒有除掉關羽,又拍馬沖了上來,結果沖到半路,就馬失前蹄摔成了滾地葫蘆。

關羽眼看著這個要沖到跟前玩兒命的獵手因戰馬驚厥而摔倒,并沒有喝令手下將其抓獲,而是 「亟摧扶之」。

被扶起來的黃忠,并沒有感謝關羽的不除之恩,道了一聲謝或道了一句歉就溜掉了——古文中的道謝和道歉都是一個「謝」字,所以筆者也不知道黃忠當時說了啥。

雖然《南陽人物志》要替黃忠立傳揚名,但是 「忠僅謝而去」這五個字,卻描畫出了黃忠的唐突和無禮:你箭射人家盔纓,又被人家饒了一命,為何不通報姓名傾心結納?

《三國演義》把《南陽人物志》中的這段邂逅移植過去,就成了關羽黃忠戰長沙,但是卻留下了難以彌補的矛盾:如果黃忠真是刀法與關羽不相上下,箭術還更勝一籌,并曾經對黃忠十分敬佩,后來又怎麼會蔑稱其為「老兵」、「老卒」并羞于與之為伍?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