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羽對梁山好漢的影響有多大?既受到民間崇拜,又受到朝廷封贈

引言

講義氣,講交情,仗義疏財,在江湖好漢那里是如何地深入人心。

可以說,講「義氣」、「仗義疏財」是將梁山泊好漢聯系在一起的一種共同價值觀念。

「俠」與「義」很難截然分開。眾多江湖人物可能本來就無意于區分這兩種觀念。他們所講的「義氣」,也部分地包含了「俠義精神」。

不過,我們仍然需要把「俠義」觀念主要定義為「損己益人」的行為,將這種觀念視為豪俠的主要觀念,它的核心是將無私的援助提供給那些需要幫助的人們。

而「義氣」,則主要是江湖人物處理自身內部人際關系的準則。

這里盡管有某些「俠義」的成分,但是它更多的是一種小圈子的道德觀念,具有更多的狹隘性和負面影響。

舊時社會上各行各業都供奉行業神,江湖人物出身各別,算不上一個行業,可是他們也有自己崇拜的對象。

梁山好漢當作「行業神」一樣崇拜的人物,乃是三國名將關羽。「義勇武安王」和「關菩薩」都指關羽。

按說關羽不過,是三國時代一個萬人敵的名將,根據武藝和功勞排列,這類名將在三國時已經大有人在,在歷史上更是屢見不鮮。

但是說到在后世民間的影響,卻無人能與關羽匹敵。在水滸故事發生的時代,關羽不僅受到民間的崇拜,而且還受到朝廷的封贈。

在北宋末他被追封為「忠惠公」,繼又加封為「武安王」、「義勇武安王」,配祀于武成王姜太公。

關羽被梁山好漢稱為「關王」,因為宋時關羽的最高封號是「王」,還不像后世那樣被封為「帝」。

宋代以后,關羽仍然神運大昌。元代,關羽被加封為「顯靈侯武安英濟王」。

元末出現了長篇歷史小說《三國演義》,書中桃園三結義、過五關斬六將、華容道義釋曹操等,把關羽描繪成一個集忠義、勇武于一身的俠骨忠心的英雄,更使關羽聲名遠揚,成為民間所敬仰的偶像。

到了明代萬歷年間,封關羽為「三界伏魔大帝神威遠鎮天尊關圣帝君」,自此始相沿有關帝之稱,妻、子皆得厚封,并輔以丞相二人。

清順治元年定祭關帝之禮,九年敕封關羽為「忠義神武關圣大帝」。光緒年間又加封,稱號達二十六字,并在國家祀典中與孔子并肩而為武圣。

關羽神運大昌,連佛道兩家也羅致關羽為本門神靈。

大約在隋朝時,佛教以關羽為護法伽藍,成為中國化的佛教護法神。道教則編造了種種神跡,最后使關羽成為護教伏魔圣君。

《水滸傳》中「關菩薩」一稱,即來自關羽被佛教神化的事實。關羽受到從上層統治者到普通百姓的普遍祭祀,享受的香火非常旺盛。

大至都城,小至村鎮里落,全國各地多建有大小不等的關帝廟,民間諸神還沒有哪一個能享此殊榮。

宋江的話反映出江湖豪杰對關羽無比崇拜。宋江說他愿意讓路,自然是夸張了。

但江湖人崇拜關羽,如果他的后代能上梁山,無疑會提升梁山在江湖中的威望。

關勝在大聚義時排名第五,僅次于宋江、盧俊義、吳用和公孫勝,位在林沖、秦明之前,這一排序,顯然是沾了他祖先關羽的光。

小說里的關勝,歷史上實有其人,至于說他是關羽的后代,卻只能當作小說家言。

三國故事在宋代流傳極廣,據《東京夢華錄》卷五《京瓦伎藝》條記載,在水滸故事發生的時代,沐京城瓦肆中有藝人專講三國故事,「不以風雨寒暑,亦許人觀看。」

「說《三分》」成為一個專門的說書門類,可見極受聽眾歡迎。當時三國故事流傳極廣,并且講述三國故事時,劉備一方被當作正義的力量。

設想起來,作為劉備大將之一的關羽,一定也被小說家描寫成威風八面的人物,深入到市井人們的心靈之中。

八十斤,正是三國故事里關羽青龍偃月刀的重量,由這一細節不難看出三國故事在民間影響之深。

由于三國故事的流行,至遲,在北宋末期關羽就已經在江湖人物中發生影響。梁山好漢楊雄的綽號叫「病關索」,這個綽號更能反映出宋時民間社會對于關羽的崇拜。

關索其人,不見于史傳,是宋代說書藝人虛構出來的一個人物。關索的故事在《花關索傳》中得到保留,藝人們說,關索是關羽的兒子,自小與父親隔絕。

后來劉、關、張逝于吳蜀之爭,關索替父報仇,奪回荊州,活捉呂蒙、陸遜,將他們千刀萬剮,祭祀父輩。

在宋代,以「關索」為號的,從各種文獻上可以找到十幾人之多,不僅有男,而且有女,由此可見在宋代必然盛傳著關索的事跡。

《武林舊事》卷六「諸色伎藝人」記載行走江湖賣藝為生的相撲高手中,以關索為號的更多:張關索、嚴關索、賽關索、小關索。

《夢梁錄》卷二十「角紙」條記載杭州城里有綽號為「賽關索」的相撲女高手。很顯然,關索其人能在民間文學的產床上誕生,和民間對關羽的崇敬與同情是分不開的。

關索事跡如此流傳,可以想見,關羽事跡更是家喻戶曉。

至此,我們可以推斷,《水滸傳》中寫水滸時代的江湖人物崇拜關羽,是對于江湖風俗的可靠反映。

關羽之所以受人敬祀,主要在于他的忠義神勇、堅貞不屈、為國捐軀的精神,集中了中華民族所倡導的某些倫理道德。

然而在江湖人物那里,他們對于關羽的崇拜另有其取向,他們最心儀關羽的「義」和「勇」。

李逵對于關羽,忍不住要贊他「好男子」,乃是佩服他的勇力,從不畏皮肉之痛到死生不懼,在江湖好漢看來,都是「好男子」、「大丈夫」的作為。

好漢們佩服的是劉、關、張的「義氣」,劉備和關羽、張飛之間的君臣關系,在江湖好漢那里被理解成了異姓結義兄弟的關系.

特別值得注意的是,劉、關、張的順序,在兩位江湖人物口里變成了關、張、劉的順序,關羽排在了第一。

暗示出一點,論義氣,關羽要排在第一;在江湖人物當中,關羽受歡迎的程度也排在第一。

細心的讀者會發現,《水滸傳》和《三國演義》有很多相似之處。清代學者章學誠在《丙辰札記》中對《三國演義》的看法是相當準確的:

《三國演義》一書中,確實存在著把君臣關系處理成兄弟關系的傾向,因而和《水滸傳》中「萑苻嘯聚」的江湖人物的行為方式相近。

可他把兩書的前后關系弄顛倒了,《三國演義》成書在前,《水滸傳》成書在后。

《三國演義》把劉備和關羽、張飛的關系寫成了江湖人物「結義」式的關系,并不是模仿《水滸傳》的結果。

兩部小說的相似,有以下幾個緣故:首先,三國故事和水滸故事都經歷過在民間說書人那里演繹的過程,這使小說帶有很強的民間色彩,突出正面人物講義氣就是其中的一個方面。

無論《三國演義》,還是《水滸傳》,它們作為市民階層的文學作品,突出小說人物「講義氣」的質量,都是以市民社會的觀念來評判歷史人物。

這種觀念與傳統主流社會的觀念有一定的差距,而與江湖社會的觀念倒有某種親緣關系。

第二,水滸故事發生的時代,江湖人物本身受到三國故事的影響,模仿三國英雄關羽。

《水滸傳》成書的時代,三國故事流傳更加廣泛,在江湖社會中的影響更加顯著,這樣,小說作者無論取材于歷史(宋代)還是當代(元末明初)的江湖社會,都會使《水滸傳》與《三國演義》相似。

在主流社會看來,把關羽的質量概括為「講義氣」,簡直是侮辱了這位英雄。比如,《水滸傳》寫到關勝被梁山所俘:

后來的不少評論者為此感到極不舒服,清人王望如評論說:

清人俞萬春作《結水滸傳》(即《蕩寇志》),認為梁山諸人都是朝廷罪人,「筆下不問首從,盡除《水滸傳》一百單八人」。

他認為,關羽作為武圣人,豈能有關姓的子孫嘯聚梁山,于是把關勝改為「冠勝」。但是江湖人物不管這些,他們按照自己的理解來崇拜關羽。

到了明清時代,關羽成了江湖人物的「行業保護神」。江湖人物結義、結盟,江湖幫會開山收徒、執行「家法」等儀式,常常要在關羽神像前舉行。

引用文獻:

【1】《三國志·蜀書·關張馬黃趙傳》

【2】《三國志·蜀書·先主傳》

【3】《宋史·侯蒙傳》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