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備賬下最強軍隊,卻被張飛逼反,投靠呂布后,曾多次讓曹操吃癟

東漢末年,天下大亂,群雄紛紛起兵,裂土稱雄。在亂世之中,軍隊是軍閥安身立命的法寶,因此他們會不遺余力的練兵、養兵,將之訓練為精銳的士卒。因此在三國的大軍閥手中,往往手中都握有一支勁旅。例如袁紹手下有大戟士,公孫瓚手下有白馬義從,曹操手下有青州兵、虎豹騎。

劉備,是漢末群雄中的一員,在他手中,同樣也有一支勁旅,他們便是聞名遐邇的丹陽兵。

所謂丹陽,就是漢朝時的丹陽郡,轄今安徽宣城市、池州市、銅陵市、蕪湖市、馬鞍山市、黃山市,江蘇南京市,浙江杭州市、湖州市的全部或部分地區。此地民風彪悍,是優良士兵的產地。史書記載:「丹陽山險,民多果勁,好武習戰,高尚氣力,精兵之地。」

而軍閥袁術也說:「此地精兵輩出而聞名」。

在三國時期,丹陽軍在混戰中表現優異,受到軍閥們的歡迎,因此許多勢力都曾在丹陽募兵。因此,袁術、孫堅等人手中,都握有丹陽兵,而他們正是兩人得以稱王稱霸的資本。

陶謙,字恭祖,他同樣也是漢末軍閥中的一員。在小說《三國演義》中,陶謙是個忠厚敦實的長者。然而在真實的歷史上,他是一個相當不好惹的主。因此《三國志》評價他:「性格剛直,有大志。」

起初,陶謙以通經而任官,然而卻以武功而發跡。黃巾起義時,陶謙被任命為徐州刺史。為了鎮壓徐州的數十萬黃巾軍,陶謙在自己的家鄉——丹陽,募集了一支3000人的軍隊。就憑這3000丹陽兵,陶謙大破徐州黃巾,壓服了當地的豪強與地頭蛇。初平四年,漢獻帝承認了陶謙在徐州的霸主地位,正式將之升格為徐州牧。

相對于徐州本地豪強,如陳登、臧霸等人,陶謙是個十足的外來貨,而他之所以能在徐州安身立命,丹陽兵是關鍵。畢竟權勢和槍桿子,是一體兩面的。

然而在初平四年(193年)秋,曹操的父親曹嵩在徐州被除,曹操以替父報仇為由,起兵討伐陶謙。在戰斗中,丹陽兵雖然勇猛,但敵不過曹操的智謀以及其賬下人數眾多且極其兇殘的青州兵。最終,徐州多地淪陷,數十萬百姓慘遭曹操屠戮,沙得雞犬不留。在陶謙的一再請求下,劉備與田楷率兵來救,最終逐走糧食吃盡的曹軍。

從此以后,劉備以客將的身份駐留徐州,被陶謙視為萬里長城。興平元年(194年)四月,曹操再度率領大軍南攻徐州,劉備不幸戰敗,而徐州諸郡紛紛陷落。陶謙見勢頭不妙,從而急火攻心,最終病倒于床榻上。

臨死前,陶謙認為只有劉備才能安定徐州。因此當陶謙去世后,他的幕僚率領百姓迎立劉備,將之推舉為新的徐州牧。而陶謙手下的數千丹陽兵,也成了劉備的私屬。然而與熱情歡迎劉備的徐州豪強相比,丹陽兵似乎并不怎麼認同這位新主人。

建安元年(196年),劉備與袁術在盱眙、淮陰相持,將心腹——張飛留在徐州下邳防守。然而張飛為人兇/殘、暴而無恩,喜歡鞭笞健兒,同時還喜歡喝酒鬧事,打罵同僚。在徐州留守期間,張飛與丹陽兵首領曹豹發生了沖突。然而曹豹哪是號稱為「萬人敵」的張飛的對手,最終被當場除掉。

張飛的暴行讓丹陽兵非常不滿,于是中郎將、丹陽人許耽命司馬章誑連夜找到呂布,說丹陽兵不滿劉備統治,欲迎呂溫侯執掌徐州。當時,呂布剛剛接到袁術的書信。在書信中,袁術以糧食二十萬斛為餌,希望呂布在背后捅劉備一刀。對此,呂布很心動,但又擔心勢單力孤,難以成事。但現如今,劉備賬下最強軍團——丹陽兵已被張飛逼反,劉備已經不足為懼。

因此,呂布點齊兵將,直取下邳。呂布軍到達西門,丹陽兵打開城門相迎。就這樣,在呂布和丹陽兵的共同攻擊下,張飛大敗,劉備的妻子軍資以及部曲的家口皆落入呂布之手,而劉備也就此丟失了徐州,開始了他的流浪生涯。

得到丹陽軍這支勁旅后,呂布實力大增。原本,呂布軍以并州鐵騎出名,如今又加入了丹陽步兵,其軍隊戰斗力之高,在漢末可謂是翹楚。在與曹操的作戰中,呂布多次獲勝,其中不乏丹陽兵的功勞。

除了在徐州之外,丹陽兵同樣在其他戰場大放異彩。在孫策攻略江東的戰斗中,丹陽兵便立下了很大功勞。東吳建立后,丹陽郡成為最重要的郡縣之一,該地的太守必須由親信將領擔任。即使到了三國末期,丹陽兵仍是東吳的支柱,還有「青巾兵」的稱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