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青樓女子的「行內話」,現在卻成大眾的口頭禪,常常掛在嘴邊

「十年一覺揚州夢,贏得青樓薄幸名」,這本是大詩人杜牧諷刺時下貴族墮落的名言,卻也在側面反映出,古時的青樓確實是供人們尋歡作樂的場所。

在古時人常分 三六九等,而流落在煙花之地的青樓女子更是為人們所不齒。可放在戰爭與貧窮交加的時代,父系時代的男人尚不能求得一席安隅之地,手無縛雞之地的女性生存更加困難,迫于生計或者是家族沒落的脅迫,無意走上如此一條不歸路。

現今人們再談青樓,不過是追憶古代的談資而已,但人們很少知道的是,青樓的一些行話,在當下年輕人中竟廣泛流傳,只是意義大相徑庭而已。

無意尋風流

「世祖興光樓,上施青漆,世謂之青樓」,我們現在所了解到的青樓,多是風月場所,但是最初的青樓卻是指富貴的住所,而后延伸為文人墨客交流雅興的場所,實在是稱不上貶義,但后來,這種場所多被用以尋歡作樂求風流,青樓也淪落為令人不齒的煙花之地。

青樓女子由于社會地位的低下,常遭人冷眼相加,出賣肉體的營生自然是上不得台面。但在青樓中,并非是所有的女子都靠出賣肉體維持生計。

他們中間的很大一部分人,有自己的一技之長傍身,而我們也常了解到,文人雅客在此找尋韻事,旁邊有女子彈琴奏樂,這些女子也大都 賣藝不賣身,以才藝謀生計是她們的一份職業而已。

這樣我們就能更清楚地明白,青樓女子由于生活所迫,在此賣藝謀生,身為青樓女子也只是她們的一個職業名頭罷了。

但縱使有萬千無奈在里頭,身為青樓女子總歸是讓人瞧不起的,而人們也約定俗成的認為身為青樓女子必然會出賣身體。

即使放在當代,出賣身體的營生也是嚴厲打擊的,而在古代,由于女性社會地位的底下,貞潔更是看得比女性的生命還要重要,因此,那些不幸流落青樓的女子,雖供達官貴人求歡作樂,仍被看做社會上最低賤的存在,更不用說有一絲一毫的社會地位了。

身似浮萍雨打流

「落魄江湖載酒行,楚腰纖細掌中輕」,我們在任何的詩句中,都看不到對青樓女子一絲一毫的尊重,而那些隱藏在她們漂亮皮囊下的只是無盡的凄楚與悲哀。

而處在對女性貞潔看得如此之重的封建社會,我們可想而知,大部分青樓女子都是被迫流落風塵。

「三從四德」是古代女子行走的標桿,在男耕女織無法滿足家庭生計時,身為女子卻也不能拋頭露面出去營生,流落風塵似乎是她們唯一的出路。

青樓女子亦是酸楚居多。在男權社會,男人不可避免地掌握著社會的主導權,且由于嚴重的重男輕女思想影響,許多女孩子自出生起,就被整個家庭認為是不幸的存在,早在不知世事的年紀,便被家庭賣到青樓謀生。

此外,除了家境貧寒的女子被變賣到青樓外,還有許多女子是苦于家族的沒落,被欺壓流放到青樓,不管何種情況,流落青樓謀生都絕非他們所愿。

而這兩者不管何種原因流落青樓,她們都有一個致命的共同點,既是吃了時代的惡果,苦于女性在社會上沒有發言權。

由此,青樓女子也漸漸形成一種行業,不管女子的生存困境多麼惡劣,她們也堅強的在這個冷漠的社會上謀生,成為受人操控的提線木偶。

兩三言「行內話」

不管如何來說,在長久的時間里,青樓女子還是形成了流傳廣泛的行業規模。而一個行業的形成,自然有不少她們所專屬的行業術語,而令人驚奇的是,令人鄙夷的青樓女子所使用的的行話,至今還在為人們所廣泛使用著。

首先便是 「開盤」。開盤在當下來看,多是應用于商業活動中,用以說明公司或者股票的發售。而在青樓女子的行話來看開盤,所見只剩滿目的凄涼。

青樓女子被迫流落風塵原本已足夠的辛酸,但是在這種情況下,她們還要面臨尋歡作樂人的挑選,當一位客人來消遣時,老鴇便會帶著多名女子來到客人面前供他們挑選,而她們也要靠美貌或者才藝贏得客人的歡心,讓客人獲得更加充實的快感,而這種挑選便是開盤。

「跳槽」這一詞匯大家亦耳熟能詳,人們工作不順或者是遇到更好的工作機遇的時候,便會選擇跳槽。而在青樓行話中,跳槽的意思絕非如此。

當老鴇帶領一位姑娘陪伴客人時,若是這位客人對陪伴其的姑娘不滿意,便會要求另換他人,這是青樓行話中跳槽的意思,也說明青樓女子沒有一絲一毫的主動權。

此外, 「出局」也是青樓中常用的行話,許多年輕人在打游戲中也時常用到。但在青樓行話中,出局的意思卻是,來消費的達官顯貴把青樓女子帶出去即為出局。

在古時,那些來消費的官人們大多家中已有妻室,且青樓女子身處煙花之地,地位底下,這些顯貴們自然不可能把她們帶回家中,這種把青樓女子帶出青樓尋歡作樂的行徑也叫作出局。

出局還另有一層含義。許多女子迫于無奈流落青樓,自身也有強烈的贖身的愿望,只期待能有恩客為其贖身,此后只用委身于一人。

而這種情況更是困難,許多人贖身后不是在深宮大院中孤獨終老,就是面臨著被退回青樓的風險,這種情況也叫作出局。

但不管如何來說,青樓行業的形成仍是時代發展所種下的惡果,古往今來,人們對青樓女子的鄙夷更是毫不遮掩,類似 「商女不知亡國恨」的諷刺亦是數不勝數,可隱藏在煙花女子內心的無奈確是不可訴說。

而從當代視野來看,青樓行業也早已銷聲匿跡,徒留一些青樓常用的「行業話」還在被人們廣泛傳播,但論其意思而言,卻是與那些行話的本義大相徑庭。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