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逛一次「青樓」,需要多少銀子?換算成台幣,一般人玩不起

青樓文化,也是古代文化體系里重要組成部分。青樓,原指豪華精致的雅舍,如《晉書·麹允傳》:「南開朱門,北望青樓。」;后來成為煙花女子寄身之所,如韋莊《貴公子》「大道青樓御苑東,玉欄仙杏壓枝紅」,描寫的便是青樓的繁華景象。

在古代,青樓和妓院是截然不同的兩回事。青樓女子往往多才多藝,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文化水平很高,只賣藝不賣身。這些藝人,被稱作「清倌人」。極少數的藝人,賣藝又賣身,被稱作「紅倌人」。而與之相對的妓院,則是只賣身不賣藝的休閑場所。

中國娼妓起源,大約在周襄王時代便已形成。后來齊國相國管仲設女閭,被稱作是娼妓的祖師爺。中國最早的娼妓,是一種制度化的行業,是合法化的,不會被歧視。

尤其是唐宋時期,詩詞文化高度發達。很多詩詞常常在青樓里傳唱,文人們到青樓里品茗賞詩也是常有的事。那時候的青樓名妓幾乎沒有不懂詩詞的,能寫的也很多。

王之渙、高適、王昌齡,都是唐朝偉大的詩人,又是好友。一天三人偶然碰面,相約到青樓。這時候王昌齡說道,我們三人都有詩名,但一直分不出個甲乙,今天我們且一起看看這些娼優唱詩,唱誰的詩多誰就是最好。王之渙、高適皆贊同。

于是三人一邊飲酒一邊聽歌。第一個娼妓唱了王昌齡的兩首絕句,一首是《青樓怨》: 香幃風動花入樓,高調鳴箏緩夜愁。腸斷關山不解說,依依殘月下簾鉤。

一首是《西宮秋怨》: 芙蓉不及美人妝,水殿風來珠翠香。誰分含啼掩秋扇,空懸明月待君王。王昌齡聽后得以不已。接著又一個娼優出來唱了一首高適的《燕歌行》。

這時候王之渙有些坐不住了。于是說道:現在娼妓唱的大都是下俚之詞,算不得什麼。于是手指了指台上最漂亮的一位娼妓說,這位最漂亮者一定唱的是我的詩。

二人正要取笑之際,卻見最靚麗的娼妓開口唱道: 黃沙遠上白云間,一片孤城萬仞山。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至此,三個人一起哈哈大笑起來。

到了宋朝,青樓女子的才學更是不輸唐朝。宋朝是填詞的天下,很多膾炙人口、流傳至今的詩詞都是出自青樓女子筆下。其中以嚴蕊的《如夢令》最是稱絕。

宋·嚴蕊·《如夢令》

道是梨花不是,道是杏花不是。白白與紅紅,別是東風情味。曾記,曾記,人在武陵微醉。

這首詞意境唯美,柔情醉人。那個微醺的美人,皮膚白皙、面色紅潤,楚楚令人心動。說她是梨花,不是;說他是殷紅的杏花,也不是。那白里透紅的美,像東風一樣情意濃濃。

宋朝還有一位名妓,名氣非常大,她的名字叫琴操。13歲時做官的父親被打入大牢,她被籍沒為伎。她出身名門,才藝非凡。16歲時因為修改了北宋大詞人秦觀的《滿庭芳》而在杭紅極一時。具體詞的內容,此處不贅述,作者在后期文章里會給大家分享。

明清時期,青樓文化也很昌盛。最知名的當屬明末清初,名動天下的南京「秦淮八妓」!她們相當于古代時尚界的青春偶像,人人能寫得了小楷,上得手丹青。

這八位名妓分別是:顧橫波、董小宛、卞玉京、李香君、寇白門、馬湘蘭、柳如是、陳圓圓。她們有的出身名門,有的后天垂成。都能夠吟詩作對,風極一時。尤其是柳如是創作的一副《雪山探梅圖》畫作唯美,小楷精致,被后世學者譽為「有晉人風范」。

談至此,肯定有人會問,這麼高端的青樓,古人要逛一次,需要花多少銀子呢?

今天作者就以宋朝為例,來給大家分析一下。

古代的青樓非常人所能進入,一方面有著一定的門檻,還有很多規矩。客人在進門的時候,常常都要先給老鴇一貫錢,一貫錢約折合1兩銀子。

等客人上得樓去,通常都要點一桌酒席,通常花費在30-40貫,除此之外姑娘們的小費也是不能少的。一般消費下來大約都要花50貫,也就是50兩銀子左右。

這50兩銀子,折合成人民幣有多少呢?古今價值換算,常常以米的價格作為參照,因為米作為日常消費的基礎產品,價格常常處于相對恒定的狀態。

根據《宋史食貨志》記載:「熙、豐以前,米石不過六七百」和《宋史·職官志》「每斗(米)折錢三十文」的記載,太平時期米價大約1石600—300錢。

以宋石66公斤計算,1兩銀子相當于近3103—7241台幣。我們取個中間值,在古代1兩銀子也相當于現在的4478台幣。青樓一次消費50兩,那就是223914台幣。

難怪青樓也只能是一些達官貴人,或有名的才子才去的地方,對普通百姓來說,這筆錢估計就是他們一年的收入了。另外青樓女子也是有等級之分的,等級越高價格越貴,最高級別的花魁,常常還會設下關卡,一般人也不一定能見上。

據記載,當時秦淮八艷里面最有名的陳圓圓,光是見個面就要約13434台幣,被人買斷的報價是2239140台幣。

與陳圓圓同為秦淮八艷的董小宛身價同樣不菲。據記載,董小宛的贖身價是三千兩白銀,折算成現在的台幣,就是13434840。如此高的身價,放到現代,一般人也鬧不動!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