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葛亮高徒姜維,為蜀漢流盡最后一滴血,為何陳壽對他評價很低?

能被諸葛亮看中,并成為他軍事上的繼承人,應該是姜維這一生最幸運的事。但是,這種幸運的另一面,是無盡的心酸和辛苦。

姜維原本是魏國人,在曹魏的偏遠小城天水,做一個郁郁不得志的偏將,日子雖然清苦,但是一家人能夠整整齊齊地生活在一起,不必經受離散之苦,不用為了爭取那些注定得不到的榮耀,豁出身家性命。

只可惜,這樣的日子雖然安穩,卻遠遠不是姜維想要的。他渴望一個賞識自己的人,一段舍生忘死,建功立業的輝煌經歷,這些都是他所處的現實環境不能給他的。

姜維受到太守馬遵的排擠,也許和他的羌族血統有關,也許和他的才能有關。戲劇舞台上活躍著收姜維的傳說,但是在真實的歷史中,姜維是自己愿意投降諸葛亮的。

在諸葛亮領導下的蜀國,是一個理想主義者們可以大有所為的國度。姜維投降蜀國,雖然是迫于無奈,但也是在諸葛亮身上看到了很多值得他敬仰、追慕的質量。

諸葛亮也十分器重姜維,首先是因為,他是儒學大師鄭玄的信奉者,所以姜維本人一定是當時忠君愛國的典范;而且姜維文武雙全,在人才稀少的蜀國,是一個非常難得的將才。

就在姜維歸順諸葛亮的當年,諸葛亮曾經在寫給蔣琬的信中,對姜維大加贊賞。他稱贊姜維「忠勤時事、思慮精密,是涼州上士。」

諸葛亮很少這樣稱贊別人,但是對于姜維,他從不吝惜贊美之詞,可見姜維是何等有才氣。

姜維大展身手的九次北伐

在諸葛亮生前,姜維雖然被一路加封征西將軍等重要職位,但主要還是參與軍機討論,并從事一些文職工作,沒有太多嶄露頭角的機會。

諸葛亮去世后,因為接替他承擔政治使命的蔣琬,對北伐持保守態度,姜維雖然也曾經多次與曹魏交戰,進攻隴西,討伐背叛蜀國的羌兵胡人。

但總體來說,姜維是沒有什麼機會統領蜀國的大部分軍隊,與曹魏進行較大規模的戰爭的。

直到公元253年,費祎在新年的宴會上被魏國刺客刺殺之后,姜維才開始全面主持北伐。

公元253年到蜀漢滅亡之前,姜維一共發動了九次北伐。其中只有一次大勝,其余幾次雖然也有小的勝利,但是也不乏損失慘重的失敗。

公元262年,姜維再次出兵,與鄧艾交戰失敗,不得已退駐沓中。這時宦官黃皓逐漸控制了朝政,他想廢掉姜維大將軍的職位,而培植自己的親信閻宇。

姜維因黃浩多次亂政,想要除掉黃浩,但是劉禪護短,堅決保護黃浩,姜維與黃浩結了仇,知道黃浩一定會在劉禪面前進讒言陷害自己,于是不敢再回成都,只能在沓中屯田。

二、對姜維軍事措施的評價

姜維屯田沓中的主意是郤正給他出的,郤正是蜀漢后期難得的忠臣,但是這個主意只是表面上看起來不錯,實際上,一旦姜維將他所率領的蜀漢主力部隊遷往沓中,離開蜀漢門戶漢中,蜀漢的危機就到來了。

但是,姜維這樣做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首先,姜維回不去成都,軍糧問題只能就地解決,而只有沓中是最適合屯田的地方。

其次,也是最主要的原因:姜維作為一個曹魏降將,諸葛亮在世時,他還有依靠。諸葛亮去世后,他的依靠就只剩下諸葛亮的遺言。

雖然劉禪對于諸葛亮在人事上的安排基本上還是執行的,但是 姜維多次討伐曹魏,沒有顯著的功績。

朝中很多人都覺得姜維是好戰分子,但是卻不通權變,主張撤去姜維的兵權,連諸葛瞻都站在了姜維的對立面。

這讓姜維充滿了危機感與不安全感,他迫切需要一場大勝來證明他的能力,鞏固地位。但是,連諸葛亮時代都沒有取得的大勝,在姜維這里又怎麼能實現呢?

在蜀漢亡國之前,姜維其實是有所準備的。當年劉備在世時,魏延等人將重兵集結在漢中,本來是一個很明智的決定。

但是姜維認為:只是守住漢中,無法取得較大的戰果,所以只派人守住漢中一線的重要關口,抽調一部分軍隊去騷擾敵軍,想要趁敵軍疲憊的時候,再與漢、樂二城的守將配合,擊垮魏軍。這個大膽的想法,如果兵力充足,可以分散對敵,是可以采納的,可惜蜀漢軍隊的數量很難滿足姜維的想法。

而且, 這個計策還對漢、樂二城的守將提出了較高的要求,他們要絕對忠誠,還要在關鍵時候,配合姜維的戰略思路。

當時,駐守漢城的本來是蔣琬的兒子蔣斌,蔣斌倒還忠誠,面對鐘會的利誘,絕對不投降。

但是他手下的偏將蔣舒可就沒那麼忠誠了,鐘會一來,他就開城投降了。姜維固守漢、樂二城的構想,因為蜀漢用人的失誤失敗了。

其實,姜維的北伐之路,走的很難。諸葛亮位高權重,是劉備親自授命的托孤大臣,而且他的才智和能力還是遠遠高于姜維的,但是他一力主張的北伐,仍然遭到譙周等人的反對。

姜維一個降將,在蜀漢既沒有根基,也沒有和文官集團搞好關系,被反對自然在情理之中。

而且與諸葛亮一邊與民休息,一邊適時出兵的軍事行為不同,姜維自從掌握兵權以來,每年都要出兵,百姓們不能過正常的生活,國庫也終于被他的北伐掏空。

諸葛亮的北伐雖然有「六出祁山」的說法,實際上大規模的戰爭只有兩次,其他四次,有一次還是曹魏主動進攻蜀國,蜀國只是在防守。

最后一次大規模戰役,是諸葛亮駐扎在五丈原的一段時間,雖然耗時三個多月,但并未與司馬懿開戰。

所以, 認為諸葛亮窮兵黷武的人,應該大多是沒有認真考證過歷史事實的。

而姜維對曹魏的用兵,無論其主觀意愿是怎樣的,實際上確實也算得上是窮兵黷武。

盡管諸葛亮和一些跟隨姜維北伐的蜀漢將士對姜維評價很高,但是以陳壽為代表的蜀漢文官集團,對姜維的評就以負面為主了。

他們親眼目睹了姜維好戰無功的現實,又眼見蜀漢朝廷昏庸、民生凋敝,老百姓沒飯吃,餓得面如菜色。朝廷里聽不到正義的聲音,這樣的國家怎麼能不走向滅亡呢?

除了窮兵黷武的批判,陳壽還認為姜維「明斷不周」,其實姜維在內外交困的時刻,仍然沒有放棄對蜀國盡忠。

在劉禪不戰而降后,仍然費盡心思想要保住蜀漢的基業,這種表現已經當得起「涼州上士」的稱贊了。

雖然姜維在蜀漢滅亡的最后時刻,也有失誤,但一個人的能力實在太有限了,姜維面對的不僅有強敵,還有一群豬隊友,怎麼能沒有失誤呢?

我們認為陳壽是一個優秀的史官,是因為他對當時很多問題的思考都比較客觀,但他對姜維的處境缺乏體會。

也許是因為姜維頑固地與新建立的晉王朝作對,陳壽迫于壓力,不敢為他說好話。

公平地說來,當時的人們不應該因為蜀國的滅亡,去苛責姜維。我們可以說阿斗和黃浩誤國,可以說諸葛瞻不會用兵;

對于姜維,我們只能說他雖然也有考慮不周之處,但因為他「雖九死而未悔」的精神,因為他力挽狂瀾的勇氣,我們只能對他報以沉重的嘆息。

姜維的軍事謀略,雖然比不上三國前期的一些名將,但是在曹魏和蜀漢都出現人才凋零的三國后期,姜維仍然憑借一個人的力量,維持蜀漢最后的輝煌,絕對是值得肯定的。

因為姜維在蜀漢亡國之后的堅持,諸葛亮也可以含笑九泉了。

關于姜維評價的感想

雖然我們對姜維是一種惋惜的態度,站在一個巨觀的角度,姜維已經做的很好了,但是在后世官方的評價體系中,姜維還是沒能進入武廟。

原因在于:他最終沒能保住行將就木的蜀國。 而他的對手鄧艾,則靠著過硬的軍事水平,和客觀上的天時、地利、人和成功滅蜀,在歷代名將的陣營中占據一席之地。

最關鍵的原因是,無論如何,姜維的連年征戰,確實給蜀漢的百姓帶來了災難,對于蜀漢國力的耗損,姜維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我們不應該對姜維求全責備,他只是一個有過錯的光輝形象,他的一生是一幕幕壯烈的悲劇。

他的逝去異常慘烈,走后還被曹魏軍士開腸破肚,掏心挖肺; 這樣慘烈的離去,不但沒能讓他形神俱滅,反而讓他的生命獲得了一種超越的永恒意義。

從另一方面來說,我們也應該領悟到: 不是所有好的動機,都能產生好的結果。

用兵作戰,在戰術上雖然可以出奇制勝、可以有冒險的軍事行動;但是面對雙方不可逆轉的大形勢,面對國計民生的重任,確實不應該只考慮一個人的英雄夢想。

唐代詩人曹松的一首詩寫得很好:「澤國江山入戰圖,生民何計樂樵蘇;憑君莫話封侯事,一將功成萬骨枯。

」面對戰爭,面對歷史,我們既要有英雄視角,也要有普通人的視角。 英雄的視角給我們帶來昂揚奮斗的力量,平民的視角讓我們多一些理性的反思。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