罕見照片:被訓斥的乞丐,陰鷙的劊子手,通房小妾露出大門牙

那些年我們追的清宮劇已經遠去,當百十年前這些黑白照片重現在世人面前,有感慨也有唏噓。正所謂「人生百年如寄,且開懷,一飲盡千鐘」!謀生的理發匠,被訓斥的乞丐,露出大門牙的通房小妾,豪橫的地主婆,陰寒的劊子手……

世道艱難,對于窮人來說是衣不蔽體,每日都為生計發愁。可權貴階層呢,依然生活悠閑,一如照片里他們正結伴在江邊釣魚,遠處的西洋建筑格外醒目。照片拍攝于1884年,漢口。

理發匠正在給顧客編辮子,另一位正準備去街口出攤。那時候的理發匠都是流動的,很少有人租店面經營。他們常挑著火爐和理發工具走這去那,都是提供一條龍服務。即便編辮子都是一門手藝,編好辮子還要采耳。

兩位公子哥在青樓廝混,還不忘抽大煙。,一位拿著的是寵物狗嗎?被選中的青樓女子也出現在照片中,人長得十分標致。窮苦女子迫于無奈,淪落風塵,個中辛酸和屈辱只有自己知道。

正在磨刀的匠人,把磨刀石固定在獨輪車上,走哪就推到哪里。為了生計,臉上滿是滄桑。生活不易,真是且行且珍惜。

遭到丐頭訓斥的乞丐,他們三個正全神貫注地看著丐頭。越到大清末年,衣衫襤褸的乞丐更是不計其數。史料記載,清末北京城的乞丐就達到了兩萬人以上。甚至有了職業乞丐,將每天乞討的兩成給丐頭。一旦討不回來,挨訓是回事,吃飯也是一大問題。

雖然清末乘轎子是很重要的出行工具,可朝廷對官轎的控制很嚴格。「在京輿夫四人,出京八人」,可官轎也沒有公費,需要自己承擔,這成為不小的一筆開銷。以致后來,官員都愿意坐馬車出門,畢竟坐車快成本還低。

戴旗頭的滿族貴婦和她的丫環,跟隨小姐陪嫁的丫環已經成了老爺的通房小妾,原本忐忑的心終于迎來了曙光。兩個人笑得開心,都露出了大門牙。

做女紅的女眷。封建社會,「女子無才便是德」,都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除了給丈夫延續子嗣,就是在家縫縫補補。

精美的婚轎。傳統的婚姻禮俗中,一頂花轎最稱不可或缺的道具,尤其是大戶人家,權貴階層,花轎更是豪華。

來華的洋貴婦,坐在一個特制的吊籃里。雇傭當地人為其服務。鴉片戰爭后,來華的女眷日益增多。她們游山玩水,日子悠哉。

胡同里的地主婆,衣著華麗,走路帶風,身后跟著男仆。兩側都是窮苦百姓,正在拉閑話。看著地主婆走過來,也是一臉的羨慕。可在地主婆的眼里,那是一臉的嫌棄。

兩個眼神陰寒的劊子手,手拿大刀令人膽寒。封建時代,砍頭也是一門職業。需要拜師,師徒傳承或者子承父業。這需要膽量也需要技術。因為朝廷有規定,行刑不能一刀落地,一般情況下是六次。對于劊子手,命運總是悲慘的,畢竟有違人倫,遭天譴。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