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壁之戰前的襄樊城下,有三個謎團待解,劉備諸葛亮是怎麼想的?

諸葛亮過江動員孫權抗曹,在舌戰群儒時面臨了巨大挑戰,要不是他有「白馬非馬」的雄辯(詭辯)之才,當場就會被張昭、虞翻、步騭、薛綜、陸績等人問得張口結舌。

張昭人老嘴毒,居然說劉備得到諸葛亮之后走了下坡路: 「劉豫州未得先生之前,尚且縱橫寰宇,割據城池。何先生自歸豫州,曹兵一出,棄甲拋戈,望風而竄,棄新野,走樊城,敗當陽,奔夏口,無容身之地。是豫州既得先生之后,反不如其初也。」

張昭早有歸附曹操之心,這在《三國志》中也是有明確記載的,孫權在稱帝后還嘲笑張昭:「如果當初不聽魯肅之言而從你之諫,我現在可能已經在要飯了(如張公之計,今已乞食矣。)」

張昭被孫權當眾揭老底,老臉實在掛不住: 「昭大慚,伏地流汗。」

孫權稱帝而不讓張昭當丞相,并不完全因為「此公性剛」,更主要可能還是「此公腿軟。」

張昭不想跟曹操開戰,因為以他的能力和聲望,再加上跟曹營重要人物的親密關系,還真不愁進入朝堂后不能位列三公九卿,但是正如魯肅所說的那樣:誰投降,孫權都不能投降,因為投降了就會失去一切,沒準兒還會變成第二個劉琮。

劉琮是被于禁殺掉,還是被曹操調往京城任職,《三國志》和《三國演義》的記載并不一致。除了劉琮的去向成謎,赤壁之戰前后還有很多再過一百年也未必有答案的問題:曹操到底有沒有八十萬大軍?曹操的戰船到底是誰燒的?曹操戰敗后為何能安然逃脫?

這些大問題,是史學家們研究的對象,咱們今天的話題,是來看看作為赤壁之戰前在襄樊兩城之下出現的三個待解謎團,并以《三國演義》為依據,來琢磨一下當時劉備和曹操究竟是怎麼想的。

趙云除掉的那五十多員曹營名將都叫啥名字,張飛為什麼能單槍匹馬嚇退曹操和曹營九將,這些問題已經有很多人研究過了,咱們還是換個話題,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看在襄樊兩城之間出現的怪異景象。

按照諸葛亮的計劃,是棄樊城而取襄陽,劉備同意后還發了通告: 「可速棄樊城,取襄陽暫歇。有愿隨者同去,不愿者留下。」

孫乾簡雍一通忽悠恐嚇,近十萬百姓「號泣而行」,在劉備兵將的「保護」下,「扶老攜幼,將男帶女,滾滾渡河,兩岸哭聲不絕。」

這些人為什麼哭,估計劉備是心中有數的,這就是咱們今天說的第一個待解謎團:劉備為什麼要攜民渡江?

熟悉那段歷史的讀者諸君當然知道,曹操當年挾天子以令諸侯,打的是大漢天子劉協的旗號。這就是說,在荊州士庶眼中,曹操帶領的是「王師」,抗拒曹操就等于對抗朝廷,而劉備只是個外來戶。為了一個外來戶而拋家舍業背井離鄉,這不合常理。

曹操此來,是替朝廷收回荊州管理權,襄樊百姓卻沒有「簞食壺漿以迎王師」,于是有人懷疑劉備攜民渡江是裹挾而不是出于好心——當時的繼任「荊州牧」劉琮在蒯越、蔡瑁等人的勸說下放棄了抵抗,荊州戰火已經熄滅了一大半,曹軍是官軍而非劫匪,怎麼會對歸順的百姓大開沙戒?

劉備是打定主意要拿下襄陽作為根據地的,當時劉琮正在襄陽,他對這個莫名其妙的叔叔,是有很大抵觸情緒的,他避而不出,蔡瑁張允下令放箭,劉備吃了一碗帶沙子的閉門羹。

雙方已經撕破臉皮,魏延帶領一百多個親信打開城門,劉備這時候居然打了退堂鼓: 「本欲保民,反害民也!吾不愿入襄陽!」

劉備放棄了進襄陽的想法,也拋棄了鐵桿粉絲魏延,導致魏延的百余心腹全被文聘部下除掉。

這就是我們要說的第二個謎團:劉備為何寧愿帶著十數萬百姓遠赴江陵,也不進入唾手可得的襄陽?他和諸葛亮不是早就商量好要以襄陽為新的根據地了嗎?

劉備在放棄襄陽拋棄魏延后,又在諸葛亮的建議下,派遣關羽和孫乾帶領五百人先行一步去江夏聯絡劉琦,然后諸葛亮也離開了大部隊: 「孔明曰:‘云長往江夏去了,絕無回音,不知若何?’玄德曰:‘敢煩軍師親自走一遭。劉琦感公昔日之教,今若見公親至,事必諧矣。’孔明允諾,便同劉封引五百軍先往江夏求救去了。」

關羽前腳剛走,諸葛亮后腳就為沒得到關羽的回報而著急,這也很不合常理:即使關羽帶走的是五百個神行太保戴宗,也不可能在一日之間就把戰船開到江陵接應,劉琦就是肯起兵接應,又哪有那麼多戰船裝下十幾萬百姓?

按照《三國演義》的描寫,公子劉琦的身體一向很好,赤壁之戰前的打扮也很帥,身穿白袍銀鎧,站在船頭放聲大呼中氣十足,不知道為什麼赤壁之戰后不久,就成了魯肅看到的模樣: 「吾觀劉琦過于酒色,病入膏肓,現今面色羸瘦,氣喘嘔血,不過半年,其人必4。」

劉琦的變化為何如此之大,是不可以深究的,因為仔細琢磨起來,劉備和諸葛亮就可疑了,咱們還是回過頭來說劉備為什麼要把關羽、諸葛亮、劉封都打發走了,這是不是在安排后事?

讀者諸君都知道,諸葛亮是劉備的謀主,關羽是劉備的首將,劉封是有繼承權的樣子——當時劉禪還在懷里抱著,萬一劉備遇到不測,需要有一個人來接班,而這個接班人,似乎只能是劉封而不是劉禪。

這就是我們要破解的第三個謎團:劉備如此安排,是不是已經下定了與曹操拼命一戰的決心?

如果劉備戰歿于襄樊,可能也未必是壞事,起碼赤壁之戰是可以避免的,孫權獨木難支,肯定會在張昭等人的力勸下俯首稱臣,到都城去到當個衛尉或光祿卿,也能活到紫胡子變白。劉備被曹操拿下,也可能看在青梅煮酒的情分上,讓他去當個大司農或治粟都尉——劉備除了會打仗,做買賣也有一套。

劉備被捉、孫權投降后會受封怎樣的官爵難以推斷,赤壁之戰前縈繞在襄樊城下的三個謎團,以筆者一人之力也難以破解,一代梟雄劉備心思更是高深莫測,只有熟讀三國史料與小說的讀者諸君,才能給出精辟的解讀和準確的答案。

但是筆者還有一些問題需要請教:如果劉備真在襄樊城下被曹操包圍,或生擒或除掉,諸葛亮和關羽在江夏會如何善后?他們是輔佐劉封劉琦繼續抵抗,還是會棄甲曳兵跑到曹操面前納款輸誠?關羽和諸葛亮加入曹營,會受封怎樣的官職?其地位能否超越于禁張遼和荀彧郭嘉?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