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明帝送來一批冬衣,司馬懿任士兵凍斃也不發,11年后才知其高明

三國時期,曹丕的兒子曹叡登基之后,一向臣服在北方的公孫淵自立為燕國,暗中與孫吳勾結,企圖蠶食曹魏的邊境城池。

為了對付公孫淵,曹叡派大將軍司馬懿到遼東,司馬懿也確實了得,只用了兩個月時間,就拿下了公孫淵的首級。

大軍即將回師的時候,遼東天氣已經非常寒冷了,魏明帝也提前給司馬懿送來了一批冬衣御寒。

然而,當看到士兵在寒風中凍得瑟瑟發抖時,司馬懿卻沒有將魏明帝送來的冬衣分發給士兵,任由大批士兵被凍倒,反而做了另外兩件讓眾人疑惑不解的事情。

「人臣無私施」

東漢末年,雖然形成了曹魏、孫吳和蜀漢三足鼎立的局面,但是遼東地區一直被公孫氏占領,公孫氏雖然表面臣服于曹魏,但是私底下卻和孫吳來往密切。

公元237年七月,公孫氏的首領公孫淵在遼東自立為王,取國號為燕國。

自立后的燕國常常騷擾魏國邊境,幽州刺史毋丘儉率兵討伐,雙方激戰之后,毋丘儉沒有討到任何便宜,只能退兵。

為了剿滅公孫淵,魏明帝曹叡特地將一直應對蜀國的司馬懿召回,讓他率兵前往遼東討伐。

出發前,魏明帝問司馬懿能用多久拿下公孫淵,司馬懿想了想回道,算上大軍一來一去的時間,一年之內,他就可以回來了。

領了魏明帝的詔令后,司馬懿立即從京師帶領四萬精兵,歷時四個月的時間到達遼東。

到達遼東之后,司馬懿使出一招「調虎離山」,將公孫淵的主力牽制在遼河,自己卻帶領精兵直奔公孫淵的老巢襄平。

公孫淵知道中計后,又急忙帶兵馳援,誰知這也在司馬懿的預料之中,他預先在城外埋伏好人馬,以逸待勞,打了公孫淵一個措手不及。

損兵折將的公孫淵被司馬懿圍困在襄平城中,眼看城中彈盡糧絕,遼東卻突然下起了大雨,遼河水漲,形勢對司馬懿開始不利。

司馬懿手下的將官紛紛出言,建議遷營,司馬懿卻認為此時的公孫淵已經成了強弩之末,如果在這個時候撤出,將會前功盡棄。

果然在堅持到雨停后,司馬懿立即對襄平城發起了攻擊,很快就拿下了襄平城。城破后,公孫淵父子被司馬懿擒獲斬首,困擾了曹魏數十年的遼東局勢得到了解決。

戰事結束的時候是8月,但遼東天氣寒冷,很多士兵缺少御寒的衣物,凍得瑟瑟發抖。

手下人建議司馬懿,將魏明帝送來的一批短襖,發給士兵御寒。

在當時的情況下,這個要求非常合理,但是司馬懿卻毫不猶豫地拒絕了,他說:「襦者官物,人臣無私施也。」

這些短襖都是皇上御賜的,并沒有說明是給士兵御寒的,我身為人臣,怎麼能私自分發這些短襖,為自己收買人心呢?

因為司馬懿的拒絕,軍中有許多士兵都被凍倒,司馬懿不但毫不動容,反而上奏朝廷,將軍中年老士兵盡數遣返還鄉。

拒絕分發短襖,已經讓司馬懿在軍中大失人心,遣返老弱士兵,更是讓這些剛剛跟他出生入4的軍士怨聲載道,然而這正是司馬懿想要看到的結果。

遼東之戰勝利后,司馬懿的軍功已經累積到了頂峰,在朝中的威望也越來越大,這勢必會引起皇帝的猜忌,招致不好的結果。

所以,一直謹小慎微的司馬懿才不惜以這樣「自污」的手段,降低在軍中的影響力,從而也讓皇帝和魏氏掌權者放下對他的戒心。

除了這兩件事情外,在拿下公孫淵之后,司馬懿還在城中大開沙戒,將襄平城15歲以上男子除掉了7000多人,又除掉了公孫淵的手下2000多人。

這自然也是司馬懿「自污」的手段之一。

韜光隱晦,一朝得權

正是因為司馬懿在遼東之戰的那三個「自污」的手段,魏明帝曹叡也徹底對司馬懿放下心來,仍然對他委以重任。

遼東之戰結束時,魏明帝已經病入膏肓,他急切地希望司馬懿趕回京城,主持大局,所以在三天之內給司馬懿連下了五封詔書。

司馬懿收到詔書后,也預感到魏明帝不久人事,趕緊快馬加鞭,日夜兼程回到京城去見魏明帝。

彌留之際的魏明帝拉著司馬懿的手,把自己的兒子曹芳交給司馬懿,又指定了司馬懿和曹爽作為輔政大臣。

曹芳當時只有8歲,因此,和司馬懿共掌朝政大權的曹爽,就成了司馬懿唯一的對手。

為了排擠司馬懿,曹爽也沒閑著,他先是明升暗降,讓皇帝任命司馬懿為太尉,又將自己的心腹安排在關鍵職位上,排擠司馬懿的心腹。

在曹爽的緊逼之下,司馬懿顯示出高風亮節,拒絕讓自己的子弟進入朝中做官,自己也偽裝成一副病得快4的模樣,以此向曹爽示弱。

曹爽這邊自然不肯輕信,就派了即將上任的荊州刺史李勝前去探望,司馬懿也早已經做好準備。

李勝到了之后,發現司馬懿老態龍鐘,和人說話時,也是答非所問,侍女喂飯時,司馬懿的嘴巴都合不攏,稀粥順著嘴角往下流。

李勝把這個情況回報給曹爽,曹爽也徹底放下戒心,放松了對司馬懿的監視。

于是在曹爽的眼皮底下,已經70多歲的司馬懿讓自己的兒子豢養了3000死士,只待時機成熟,便對曹爽發起攻擊。

與司馬懿的隱忍相比,曹爽卻表現得非常囂張,他主動伐蜀卻大敗而歸,消耗魏國國力卻毫不在意,又將郭太后遷到永寧宮,自己兄弟幾個在宮中作威作福,許多大臣氣得跑到司馬懿面前抱怨。

司馬懿卻依然不動聲色,直到遼東之戰11年之后,也就是正始十年(公元249年),逮到機會的司馬懿終于出手了。

那一年正月初三,司馬懿趁曹爽兄弟陪著曹芳去拜祭陵墓的機會,假借太后的命令關閉了京城洛陽的城門,并掌握了禁軍,將曹爽兄弟圍堵在洛水橋外。

之后,司馬懿又假意誆騙曹爽,稱只要曹爽交出軍權,自己一定會保證讓曹爽做個富家翁。

天真的曹爽輕信了司馬懿的謊言,交出軍權之后,被司馬懿滅了三族,從此之后,曹魏的大權徹底到了司馬氏的手中。

盡管大權在握,司馬懿卻并未稱帝,三年之后他因病去世,被追封為相國和郡公,謚號「文宣」。

根據他的遺愿,司馬氏后人辭掉郡公和朝廷賜予的其他超過規格的殊榮,將他葬在河陰首陽山,實行薄葬,并沒有設明器祭奠。

他的后人辭謝朝廷給的禮遇,并不是因為臣服之心,而是彰顯自己對曹魏盡忠的名聲,司馬懿去世沒幾年,公元260年,魏帝曹髦就被司馬懿的兒子司馬昭殺害。

五年之后,司馬懿的孫子司馬炎同樣用禪位的手段,從曹氏手中奪過政/權,成立了晉國。

新成立的晉國陸續滅掉了蜀漢和孫吳,完成了三國的統一,而這「三分歸晉」的局面,也是司馬懿之前打下的基礎。

結語:

司馬懿的堅韌隱忍,讓他從曹魏集團中慢慢得到了大權,雖然很多人贊許他的「韜光隱晦」,但是也有歷史學家因為他在遼東之戰時,為了「自污」的目的,坐視士兵凍倒的舉動,對他有許多負面的評價。

歷史學家陳寅恪曾經說過,司馬懿的堅韌陰毒,不是同時期的儒家之士所能比的。

不管他的手段有多冷血,但是也正是因為司馬懿的隱忍,才給他的后代子孫打下基礎,有了后來西晉王朝的統一局面,這對于社會進程來說,也有積極的意義。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