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葛瞻7萬大軍以逸待勞,為何會敗于長途跋涉的鄧艾2千殘兵?

三國演義中曾說,鄧艾偷渡陰平時以2000殘兵,將諸葛瞻7萬大軍全部消滅于綿竹城下。這曾令子彧很是困惑。那麼,真實情況如何呢?

一、綿竹之戰

戰役背景:公元263年,司馬昭派遣大軍伐蜀,諸葛緒、鄧艾各3萬人,從東西兩路進擊,鐘會率大軍10余萬從漢中大路進擊。很快,鐘會等人就占領了漢中,蜀軍蔣斌投降、傅儉戰死。蜀軍大將軍姜維經過一番運動戰,成功退守劍閣,暫時遏制了魏軍的攻勢。

此時,鄧艾建議從陰平小道直驅蜀漢腹地涪城,釜底抽薪,讓姜維大軍進退失據,從而達到戰略目的。并不像三國演義小說中說的那樣,鐘會對這個方略應該是同意的。

戰役過程:當年十月,鄧艾率軍從陰平出發,道路十分艱險,行至艱難的地方,鄧艾以氈子裹著自己順著山坡滾下去(艾以氈自裹,推轉而下)。這樣行進了700余里,鄧艾軍終于到達江油。

鄧艾軍疑似神兵天降,嚇壞了蜀漢江油守將馬邈,由于手上并沒有多少軍隊,馬邈選擇了投降。

由于在鄧艾軍行動的同時,鐘會派將軍田章從劍閣往西中間擊破了蜀漢三校伏兵,此時蜀漢朝廷也知道了鄧艾的行蹤。劉禪派遣諸葛亮之子諸葛瞻率領諸軍前往抵御。諸葛瞻率軍行至涪城,聽說江油已降,便退守綿竹。

鄧艾到達綿竹,首先派遣其子鄧忠和司馬師纂率軍進攻。遇到了諸葛瞻的有力抵抗,鄧忠師纂不敵退回。鄧艾佯怒,鄧忠等再戰,大敗諸葛瞻。蜀軍全軍覆沒,主帥諸葛瞻及張遵等人倒在沙場。而綿竹之戰也成為壓垮蜀漢君臣心里的最后一根稻草,不久劉禪下詔投降。

此戰以鄧艾率領的魏軍大獲全勝,諸葛瞻全軍覆沒而告終。《三國志》中并沒有對此戰進行過多的細節描述,而《三國演義》中卻說鄧艾以2000勝諸葛瞻7萬人,那麼究竟雙方實力對比如何呢?

二、鄧艾軍、諸葛瞻軍隊數量對比

鄧艾軍約1.5-2萬人;諸葛瞻3萬人以內。

鄧艾軍應當在接近2萬人的數量。《三國志》各處都沒有記載鄧艾軍的數量,但在《晉書·文帝紀》中記載:十一月,鄧艾帥萬余人自陰平逾絕險至江由。在《三國志·鐘會傳》記載,鐘會曾派遣將軍田章從劍閣率軍支援鄧艾并擊破蜀軍伏兵三校(3000人),鄧艾以田章為先鋒(艾使章先登)。

所以,綿竹之戰的魏軍應當是最初鄧艾率領的軍隊和田章軍一起。而能夠擊破3000伏兵,田章應該至少不會少于3000人的軍隊。如果《晉書》的記載不包含這田章軍的話,鄧艾軍應當在1萬5000人以上。

《三國志》、《晉書》都曾記載,此次魏國出兵總計約18萬人,因此這個數量并不多,應當是可信的。

而諸葛瞻軍不會多于3萬人。諸葛瞻率領的軍隊數量沒有明確記載,但可以通過蜀漢軍隊總量來估算。

據王隱《蜀記》記載,蜀漢投降時的士民簿顯示,蜀漢在冊的軍隊數量是十萬二千人,人口九十四萬。根據這個人口數量來看,維持10萬軍隊已經是最大的極限了,所以蜀漢的軍隊總數應該保持在這個數量左右。

關于蜀漢軍隊的分布,至少應當有4處:成都、漢中前線、永安(江州)、南中。

漢中前線:《三國志·鐘會傳》中姜維投降后,鐘會給司馬昭的上書說道,姜維投降的蜀軍大約有四五萬。此說法應當略有夸張的成分,但在經歷了大敗之后,姜維軍還有4-5萬人,說明漢中的駐軍應當不少于5萬。

永安和江州:蜀漢的東線駐軍以永安和江州為主。劉備死時,以李嚴為中都護,鎮永安。《三國志·李嚴傳》記載:建興八年,因為擔心曹真入寇,諸葛亮曾令李嚴率軍2萬趕赴漢中(以曹真欲三道向漢川,亮命嚴將二萬人赴漢中)。加上江州的陳到的白毦兵,因此,永安加江州的駐軍應當不會少于2萬。

南中:沒有明確記載,南中補給困難駐軍應當不多,但從從歷任庲降都督的平叛的記載來看,蜀漢后期,南中的駐軍應當在5千以上。

加上各郡縣的駐軍,駐守成都的禁衛軍應當不會多于3萬人。因此,即使劉禪將成都的禁衛軍全部派給諸葛瞻,加上成都周邊的郡縣駐軍,他麾下的軍隊也不會超過3萬。

所以,鄧艾和諸葛瞻所率領的軍隊數量總體應該差別不大,并沒有2000對7萬那麼夸張。

三、其他因素

軍隊數量相當,但是鄧艾軍從陰平小道而來,長途跋涉,又給養不足,諸葛瞻以逸待勞,至少可以打個平手,堅守一陣,為何敗得那麼迅速和徹底呢?

的確,陰平小道700里幾乎是無人區,《三國志·鄧艾傳》記載:山高谷深,至為艱險,又糧運將匱,頻于危殆。但是,別忘了,江油投降了,諸葛瞻有主動放棄了涪城,因此鄧艾可以得到江油和涪城的補給。而且,鄧艾10月(《三國志·鄧艾傳》)從陰平出發,11月戰于綿竹(《晉書·文帝紀》),這中間應當是在江油城短暫的修整了一段時間。時間和后勤補給相當關鍵,給了鄧艾軍滿血復活的動力。

另外,從軍隊素質來看,鄧艾率領的是長期與姜維戰斗在漢中前線的雍涼軍隊,久戰之兵,戰斗力應當是很不錯的。這一點從綿竹城下一戰之敗二戰而勝也可以看得出來。而諸葛瞻率領的是長期駐守成都的禁衛軍,從將士名單中的張遵等人來看,這是一支功臣子弟兵。又長期未接觸戰陣,軍隊素質是比不上鄧艾軍的。

即使如此,諸葛瞻還是可以固守綿竹,不是嗎?關于這一點,《三國志·鄧艾傳》記載,諸葛瞻退守綿竹時,「列陳待艾」,直接在城外列陣決戰,并在初次接戰中戰勝了鄧艾軍;而《三國志·諸葛亮傳》附諸葛瞻的記載卻說,「住綿竹」,也就是登城固守,直到鄧艾引誘,才怒而出戰(艾遣書誘瞻曰:「若降者必表為瑯琊王。」瞻怒,斬艾使,遂戰)。

鄧艾孤軍深入,后勤不暢,這時固守方為上策。這一點,諸葛瞻應當是知道的。所以,實際情況應該是,諸葛瞻固守,鄧艾激將,諸葛瞻出戰,先戰勝鄧艾軍,然后蜀軍驕傲而輕敵,再戰,全軍覆沒。

所以,諸葛瞻這麼快戰敗應當是中了鄧艾的激將之法,而蜀軍的軍隊素質導致了再戰的失敗。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