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羽絕北道,馬超戰潼關,兩次出現的俠客,是不是被關羽除掉了?

曹操在赤壁之戰中的表現,并不像《三國演義》描寫那樣焦頭爛額一敗涂地,劉備和周瑜也沒有勢如破竹所向披靡,曹操麾下的行征南將軍曹仁,就給孫劉聯軍制造了很大麻煩,劉備曾經憂心忡忡地對周瑜說: 「仁守江陵城,城中糧多,足為疾害。」

為了拿下江陵,劉備想出了一個主意,派張飛帶著一千人協助周瑜,讓周瑜派兩千人協助自己,制造了軍隊大規模調動的態勢,然后把阻擊任務交給了關羽: 「劉備與周瑜圍曹仁于江陵,別遣關羽絕北道。」

「絕北道」不是一個地名,也不是一次戰役名稱,那就是關羽的一項軍事任務:挖路拆橋燒船設障礙,不讓曹操從江陵北方派兵救援曹仁。

按照劉備和周瑜的戰略構想,只要關羽能擋住曹操援兵,江陵城中的曹仁就會成為甕中之鱉,誰抓到就歸誰。

曹仁在江陵大發神威,打得東吳兵膽戰心寒,這場大戰在《三國志》卷九和卷五十四中均有記載,周瑜也確是被曹仁的手下一箭射成了重傷——他三十六歲英年早逝,就跟那一箭有直接關系。

江陵最后被周瑜攻克,曹仁卻在徐晃、樂進、李通等人的接應下退守襄陽、樊城,這兩個軍事重鎮,關羽一直能據為己有,劉備封他為襄陽太守,那就是開了一張空頭支票。

劉備和曹操這兩個「當世英雄」的戰略戰術也有很多相似之處:曹操慣于偷襲敵人糧倉,劉備也喜歡阻斷交通,在江陵之戰中 「遣關羽絕北道」,在漢中之戰又 「遣陳式等十余營絕馬鳴閣道」

劉備這兩次「絕道」行動都失敗了:關羽絕北道, 「李通率眾擊之,下馬拔鹿角入圍,且戰且前,以迎仁軍,勇冠諸將」;陳式絕馬鳴閣道, 「徐晃別征破之,賊(陳壽稱劉備部隊) 自投山谷,多逝者。」

擅長沖營拔寨徐晃,大家都很熟悉,沖破關羽阻擊陣地的李通,在《三國志》中有傳,在《三國演義》里也有出場,他最后一次出現,是在建安十六年馬超戰潼關的時候: 「于禁出迎,兩馬交戰,斗得八九合,于禁敗走;張郃出迎,戰二十合亦敗走;李通出迎,超奮威交戰,數合之中,一槍刺李通于馬下。」

看到此處,有人就納悶兒了:張郃跟趙云大戰三十回合才敗,在馬超槍下怎麼連二十招都接不住?張郃尚且不是馬超對手,李通為什麼要搶著去送人頭?

演義小說是不能當真的,比如我們熟悉的黃忠黃漢升之逝去,就跟擒獲關羽的東吳馬忠(劉備手下也有一個馬忠,後來官至鎮南大將軍、平尚書事、彭鄉侯)沒有半點關系——黃忠病逝于建安二十五年,連劉備的登基大典都沒趕上,就更別提參加伐吳之戰了。

這個李通是不是倒在馬超手下,是否跟關羽的絕北道之戰有關,咱們還是去史料中找答案,看看為在關羽絕北道、馬超戰潼關時兩次出現的「大俠」或「俠客」,是不是早就被關羽除掉了。

稱李通為大俠或俠客,有史料依據,而且這兩個詞在漢朝都不完全是褒義,在劉徹當皇帝的時候,都是重點打擊的對象,李通跟徐庶一樣,原本也是個游俠: 「李通字文達,小字萬億。以俠聞于江、汝之間。」

漢朝的豪滑大俠也都有自己的勢力范圍,李通和陳恭起兵于「遠控荊襄,近依宛洛」的朗陵之后,絕大多數地下勢力都望風歸附,只有一個掌控兩千家地盤的周直外和內違口服心不服,最后引發了一場大混戰:李通設鴻門宴除掉了周直,陳恭的小舅子陳郃除掉了陳恭,李通又除掉了陳郃,并把陳郃的首級拿去祭奠陳恭,就這樣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李通越吃越肥,最后于建安元年帶著全部人馬,到曹操那里換了一個「振威中郎將」 的軍銜。

李通在曹操那里步步高升:建安二年升任裨將軍、建功侯(類似關內侯,比都亭侯還低)、陽安都尉;建安五年,升任征南將軍、汝南郡太守、都亭侯。

建安十四年,漢征南將軍李通薨逝,時年四十二歲。史書沒有記載李通的死因,但是我們可以肯定,李通就是在過關羽封鎖線時辭世的,《三國志》說他「道得病薨」顯然不靠譜:前一天拆關羽路障的時候還生龍活虎,怎麼忽然之間就一命嗚呼了?

比史書還離譜的,自然就是演義小說了,這個在建安十四年可能被關羽干掉的「俠客」李通,又在建安十六年跑到潼關,讓馬超又除掉了一次。

關羽絕北道,實際是劉備圍城打援戰略的一個組成部分,也是最重要的一環,我們用古今地名對比一下就知道江陵這個軍需儲備城的位置好和重要性了。

江陵就是現在的荊州市,襄陽的名字沒有變,樊城卻變成了襄陽市的一個區。曹操在赤壁之戰前就擔心劉備把江陵的軍需物資卷走或破壞,如果曹仁守不住江陵,也不能便宜了劉備和孫權,一定要打通江陵與襄樊之間的南北通道,能拉走的全拉走,只留下一座空城讓劉備和周瑜爭搶。

關羽沒有真正斷絕江陵與北面襄陽、樊城的交通,這才給建安二十四年自己敗走麥城埋下了伏筆——當年關羽絕北道沒有攔住的曹仁,又成了正任征南將軍,還是一塊關羽啃不動的骨頭: 「仁人馬數千人守城,城不沒者數板。羽乘船臨城,圍數重,外內斷絕,糧食欲盡,救兵不至。仁激厲將士,示以必4,將士感之皆無二。徐晃救至,水亦稍減,晃從外擊羽,仁得潰圍出,羽退走。」

關羽絕北道失敗,曹仁在徐晃樂進等人的接應下退回襄樊,這就是典型的胡蝶效應:如果沒有李通一邊拆毀路障一邊攻擊前進,關羽怎會完不成任務?如果曹仁被圍殲于江陵,誰能在關羽的猛攻下守住樊城?關羽最終敗亡,豈不正是起源于絕北道之敗?

不管怎麼說,曹仁跑了,李通沒了,關羽絕北道打了個寂寞,羅貫中先生又讓李通起4回生,在潼關又被馬超除掉了一回。

李通確實逝于建安十四年的關羽絕北道之戰,但是陳壽這個蜀漢叛臣在《三國志》中極力美化曹魏諸將,李通是病去還是被關羽除掉,也只能由讀者諸君慧眼明辨了:關羽絕北道,只是一場毀路阻擊行動,如果他圓滿完成了任務,對當年的天下大勢,又會產生怎樣的影響?

用戶評論

2023/3/25 8:5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