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龐統之去,究竟是意外還是陰謀,諸葛亮:我看破不說破

三國時期,劉備看好諸葛亮的《隆中對》策略,在占領荊州有了落腳之地后,便尋思向益州發展,到族人劉璋那里去「借」地盤,達到三分天下的局面。在穩定大局,眼看就勝利在望的時候,劉備的軍師龐統,卻在一處小縣城倒在亂箭之下,令劉備傷心不已。隨著龐統一去,諸葛亮的作用直線上升,進而代替了龐統的位置,成了劉備的左膀右臂。

《三國志·蜀書》中記載:進圍雒縣,統率眾攻城,為流矢所中,卒。

意思就是說龐統在攻城時沖過靠前,被流矢射中不幸身去,當時龐統已經包圍了雒縣,張任又如何設埋伏讓龐統落網呢?

此外,龐統逝去的地點也有很大的出入,史書上記載龐統倒在雒縣的城外,但是《三國演義》當中龐統的逝去地點在落鳳坡,當時雒縣和落鳳坡相隔有39公里之遠,所以這是不可能的事情。更重要的一點,是三國時期并沒有落鳳坡這個地名,這是在唐朝時期才有的地名。《三國演義》是元末明初才寫出來的。

所以龐統中了埋伏而4,純屬羅貫中虛構。

我們首先來分析一下龐統,關于龐統的長相,三國志上沒有記載,但是《三國演義》上說他「 其人濃眉掀鼻,黑面短髯,形容古怪」,我認為,羅貫中在寫三國的時候,有推諸葛貶龐統的嫌疑。畢竟在明朝之前的各種史料,都找不到關于龐統長相的文章,羅貫中又怎麼知道龐統「 濃眉掀鼻,黑面短髯」,丑得無法見人呢?

所以三國演義中對于龐統的一些描述,我們只能作為參考,以陳壽的《三國志》為準,最起碼靠譜一點。

雖然司馬徽一個勁地說龐統很牛掰,是當世奇才,在司馬徽的眼中,誰能夠得到鳳雛和臥龍這兩個人中的一個,就能得到天下。可事實打臉了司馬徽,劉備得到了兩個人,最終蜀漢還是被魏國所滅。

諸葛亮好歹當了半輩子的仲父,做了那麼多年的太上皇,最終鞠躬盡瘁4而后已,可是龐統卻中年夭折離奇去世。我認為,導致龐統去世的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他的性格。

龐統的性格怎麼樣呢?

根據《三國志·龐統傳》記載:后郡命為功曹。每所稱述,多過其才。

龐統在東吳當一個小官,卻老是評論別人,說這個人了不起,那個人很有本事,而實際他說的那些人,都沒有多少斤兩。

一個整天評論別人的人,跟碎嘴老太婆一樣,注定沒有人喜歡,所以他在東吳混不起來,只交往了一幫子互相吹噓的朋友。(奇怪的是,連魯肅都佩服龐統的才能,向劉備推崇龐統,卻沒有將龐統介紹給孫權)

龐統一看在東吳得不到重用,就借著周瑜去世的機會,搭上了劉備的那條線,去耒陽當了縣令。期間因不理政務,還被劉備罷官。就在他拔腿要走的時候,劉備收到魯肅的推薦信,才知道龐統其實是一個很有本事的人。

《三國志·龐統傳》: 吳將魯肅遺先主書曰,龐士元非百里才也。

一個經常議論別人的人,肯定是有口才的,劉備把龐統找來一聊,就聊成了知己。也就是說,這個時候,劉備是被龐統忽悠,封了龐統當軍師中郎將。

請注意,另一個軍士中郎將是諸葛亮。

龐統確實有兩把刷子,憑著三寸不爛之舌,把前來向劉備求援的法正給忽悠了。法正雖然是劉璋的人,可是內心的天平已經傾斜導劉皇叔這邊。也為日后劉備能夠順利從劉璋手里接受四川的地方,埋下了伏筆。

劉備把諸葛亮放在荊州輔佐關羽,帶著龐統和魏延,打著幫劉璋對抗張魯的名義一路往西川進發,沿途還以劉皇叔的旗號,收攏了不少人心。

劉備按著龐統的計劃,軍隊接受了劉璋的糧草,出兵北伐張魯,卻突然用奇兵返回并揮師成都,來了一場逼宮。幾百年后,一個姓趙的人,依葫蘆畫瓢用了這一招,同樣成功了。

龐統不但嘴碎,還挺會給領導潑冷水。劉備連打勝仗逼近成都,在涪城召開慶功大會,犒賞將士,大家在開開心心飲酒吃肉的時候,龐統卻給大家當頭潑冷水,突然冒出一句:你們這樣占領人家的領土,卻感到很開心,這不像是一支仁義之師。

《三國志·龐統傳》記載:(先主)于涪大會,置酒作樂,謂統曰:「今日之會,可謂樂矣。」統曰:「伐人之國而以為歡,非仁者之兵也。」

龐統當著大伙的面說出這樣的話,等于【啪☆啪】的打臉劉備。劉備一向以仁義著稱,龐統的話,等于在告訴大家,劉備這人不仁義,太假了。

要是換在袁紹的面前,龐統這麼不識時務,當場就被拉出去給斬了。

龐統恃才傲物,連老板都不放在眼里。他根本沒有想到,當著大家的面說出那種話的時候,得罪的不僅僅是劉備一個人,還把一幫子將領全都得罪了。

大家那個氣啊,恨不得當場把他砍了。

就等于去參加婚禮,某個人當著大家的面,說新郎有過幾個女朋友一樣。甚至還說新郎羊尾,這不是找打嗎?

先來看看劉備是怎麼應對的。 《三國志·龐統傳》記載:先主醉,怒曰,武王伐紂,前歌后舞,非仁者邪?

看到沒有,劉備的臉上掛不住了,借著酒醉罵人,還借著用武王伐紂的典故來反駁龐統。龐統一看劉備生氣,不敢狡辯,急忙退了出去。劉備覺得這麼做,生怕將士們有想法,于是急忙讓人把龐統給請了回來。還問:剛才我們兩人的爭論,是誰的不對?

要是換成別人,哪能說老板不對呢?可是龐統居然說,我們兩人都有錯。

《三國志·龐統傳》記載:先主謂曰:向者之論,阿誰為失?統對曰:君臣俱失。先主大笑,宴樂如初。

對于龐統的回答,劉備當然大笑,其實他心里恨到了極點。如果打贏了仗喝酒慶祝,就不是仁義之師,那以后的仗還怎麼打呢?

劉備就是有再大的度量,也容不下這個家伙,如果再由龐統這麼放肆下去,難保以后會不會鬧出別的什麼事。

劉備能夠當老板,雖然比不上曹操奸雄,但肚量卻沒有我們所想的那麼大。無論是三國志還是三國演義,還是蜀書,找不到任何關于劉備度量大的描述,反倒是他到處賣慘求可憐買人心的假動作。

這樣的人,才是最陰毒,最可怕的。

曹操用官職和錢財收買人才,孫權用仁義收買人才,而劉備只給手下人畫大餅,靠到處賣慘,靠著劉皇叔的名頭,收攏了一幫人。如果哪一天龐統當眾揭開他的真面目,說劉皇叔其實比曹操更加陰毒。只怕到那時,劉備辛辛苦苦樹立的人設,瞬間倒塌。

眼看成都已經是囊中之物,劉備讓龐統去攻打雒縣。

于是就出現了《三國志》寫的那樣: 進圍雒縣,統率眾攻戰,為流矢所中,卒,時年三十六。

我們都知道,劉備入川的時候,帶著龐統、魏延和黃忠,卻沒有帶關羽、張飛、趙云、諸葛亮。龐統出謀劃策,魏延具體實施,兩人配合得還挺好。

龐統攻雒縣的時候,帶的副將是魏延,而劉備坐鎮中軍。龐統只是軍師,不是武將,他怎麼可能帶著人往前沖?那不是在找4嗎?

他所中的流矢,究竟是雒縣城[內.射]出來的,還是魏延射的呢?

不過,有一件事值得玩味,在龐統死后,劉備封魏延為牙門將軍。在劉備自立為漢中王之后,提拔魏延為督漢中鎮遠將軍,領漢中太守,職位在張飛和關羽之上。后來關張二人不服氣,劉備才折騰出一個五虎大將,他生前一直重用魏延。而黃忠和趙云二人,即便在張飛和關羽死后,都沒有重用。別看劉備信任諸葛亮,可在白帝城托孤,卻安排了李嚴監督諸葛亮。

可見,劉備這一輩子,對任何人都沒信任過。他所需要的,是聽話的人,而不是說「兩人都有錯」的人。

簡而言之,劉備可以控制善解人意的諸葛亮,但控制不了眼里沒有老板的龐統。眼看成都即將拿下,他不知道龐統又會在宴席上說出什麼樣的話,所以必須及時處理危機。

在這件事中,諸葛亮是最大的贏家。劉備在入川的時候,把諸葛亮留在荊州,其實就是管理后勤。龐統一4,諸葛亮熬來了出頭之日。

龐統的4,與其說是一場意外,不如說是他自己不識時務尋4的結果。不知大家怎麼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