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是空城計卻要退兵?司馬懿到底在想什麼?

「瑤琴三尺勝雄師,諸葛西城退敵時。十五萬人回馬處,土人指點到今疑。」這首詩點評的是諸葛亮的「空城計」,諸葛亮用區區2500人直懟十五萬敵軍,實力懸殊可想而知。這一計是他與宿敵司馬懿斗智斗勇的得意之作,巔峰之舉。他也因此計獲得了「空城」、「神算」的名號,這神算的名號還真不是謬贊,若諸葛亮如果沒有超人的智慧和膽略,又如何嚇退司馬懿?

就諸葛亮和司馬懿而言,這二人是蜀漢和曹魏兩大陣營的核心人物,有點惺惺相惜的感覺。然而不同的是,諸葛孔明沒有野心,只知道埋頭拉車為劉備看家護院,而司馬懿則野心昭然。然而正是這種差異,促就了「空城計」這一經典戰役。

空城計是諸葛亮、司馬懿二者的心知肚明

公元228年,司馬懿掛帥的魏軍兵臨西城下,與大開城門的蜀國遙遙對峙。司馬懿見城門大開、諸葛亮于城樓上彈琴唱曲后,懷疑設有埋伏,便欲下令退兵。然而他的命令受到了兒子司馬昭的質疑,司馬昭認為這不過是諸葛亮的小把戲,誰知司馬懿充耳不聞,并在司馬昭提出派先鋒部隊一探究竟時,分析道:

「我知道諸葛亮這個人,遵從步步為營,穩扎穩打,從不舍身犯險。如今看他安然坐在城頭撫琴,城中必有伏兵,萬不可魯莽行事。」隨即便下令撤退,將空城計坐實。

看到司馬懿退兵,諸葛亮長出一口氣,趕緊帶著殘兵敗將,一路倉皇,退回漢中。

事實證明空城計果然是諸葛亮在故弄玄虛,司馬懿的判斷失誤可謂是斷送了曹軍進攻的大好機會,莫非他只是一個空掛帥名的草包?但是司馬懿能與久負盛名的諸葛亮齊名,足以見他絕非等閑之輩。那麼,為什麼空城計這種小把戲連司馬昭都能看出端倪,而老奸巨猾的司馬懿卻置若罔聞,被嚇得趕緊撤退呢?

后人在分析原因時,曾道此計只對司馬懿管用,因為司馬懿生性多疑,見諸葛亮如此淡定,必定心生疑慮,不敢入甕。這種表象迷惑了多數人,也包括當時魏、蜀的掌權者曹叡和劉禪。然而這種結果卻是空城計設計者和被設計者的終極目的,為何要如此說呢?

其實,司馬懿早就識破了諸葛亮的計謀,也洞悉諸葛亮幾乎在守著一個空城。當他來到軍前一看,諸葛亮大神在穩坐城頭,安然撫琴,司馬懿遠眺諸葛亮,諸葛亮瞅著司馬懿,倆人就這樣遠遠地看著,看似是「大眼對小眼」,實則彼此心若明鏡。

諸葛亮深知司馬懿不會除掉他,司馬懿也深知自己不能動諸葛亮,在諸葛亮慶幸自己留得一命,長出一口氣時,殊不知司馬懿表面聽到探報仰天長嘆,悔恨自己與這諸葛孔明相比,棋差一招。實際上他也和諸葛孔明一樣,長長出了一口氣,因為空城計的完美劇終,了卻了他和諸葛亮的一樁心事。

這是司馬懿和諸葛亮心照不宣的事情,其中關乎到一個重要的問題——為人臣子該把握的分寸。司馬懿顯然深諳此道,司馬家能夠有如今的輝煌,離不開他苦心經營的「君臣分寸」,這也是空城計產生的直接原因。

空城計背后的政治斗爭

司馬懿所經營的「君臣分寸」,要從他的主公梟雄霸主曹操說起。曹操此人,雖是文韜武略、唯才是用,然而性格卻生性多疑。他在逃命途中,曾因磨刀聲除掉了救他的呂伯奢全家,面對隨行者的質疑時,他說出了那句經典的「寧可我負天下人,不教天下人負我」。這番言論,足以見曹操此人具備很重的猜忌心理。

司馬懿追隨曹操多年,深知這位大爺的脾氣,所以盡量避其鋒芒,苦心經營著司馬家族,唯恐引發曹操的沙心。而面對日益壯大的司馬家族,曹操亦是忌憚已久。

曹操臨終之前,一而再再而三地給繼承人曹丕交代:「司馬懿非常有能力這不假,但更有野心。我在世,他有所忌憚。往下要是能用你就用,駕馭不住的話,必須想法除去此人,以免后患無窮。」于是,曹丕牢記曹操的囑咐,對司馬懿有賞有罰,時不時使點小心眼,耍個小脾氣,對此司馬懿也是沒轍。

這一則是自己的根基還不牢,羽翼遠沒有豐滿,貿然反抗反而會落得個「魚死網破」的局面;二則是三國鼎立剛成氣候,曹魏的外敵甚多,僅北方少數民族蠢蠢欲動,而且要面臨吳蜀的壓力,特別是擁有諸葛亮的蜀國。所以司馬懿只得繼續盡身為「臣子」的本分,與曹魏政權維持表面的和平。直至曹丕也去世,他的兒子長子曹叡繼位,對司馬家族的忌憚和防備更甚曹操與曹丕。

司馬懿心里明白,曹叡之所以對自己姑息,那就是因為諸葛亮未除,西蜀還在。在外有大敵之時,自己尚有可用之處。問題是萬一諸葛孔明沒了,西蜀恐怕難免滅頂之災,而自己就失去存在的價值,到時候不但他本人要很慘,恐怕整個家族都要面臨滅頂之災。

這就是所謂的「飛鳥盡、良弓藏,狡兔倒、走狗烹。」

既是宿命的仇敵,又是唇亡齒寒的「隊友」

所以,這空城計就是一場大戲,牽扯諸葛亮自己的安危,也牽扯到司馬家族的存亡。因而才說,諸葛亮和司馬懿既是空城計的設計者,又同是被設計者。這句話乍一聽起來有點燒腦,設計者和被設計者居然有著同一目的、同一身份。其實直白一點就是說,司馬懿希望通過諸葛亮來引起曹魏集團對他的忌憚,諸葛亮也深知司馬懿的處境,他們的目標一致,都是活下去,所以便心照不宣的謀劃了這一出「空城計」。

對于司馬懿這邊來說,按照諸葛亮的設計劇情推進,只有好處沒有壞處。因為司馬懿之于魏國,就如同諸葛亮之于蜀漢,兩者是相互制衡的關系。二人不僅是宿敵,還兼備一層「唇亡齒寒」的關系。如果司馬懿殺掉了諸葛亮,不用多久,曹叡沒有外部壓力,此時的司馬懿一家便無用武之地,司馬家族的滅族之禍也就迫在眉睫。

對于諸葛亮這邊來說,他敢使用空城計,尤其是敢對司馬懿使用空城計,就是洞悉了司馬家族在曹魏的微妙地位。明面上看,孔明此舉著實擊中了司馬懿的七寸,要是從更大的布局來看,司馬懿卻是甘愿充當被設計者。事實也確實如此,面對諸葛亮的空城計,司馬懿看破不說破,選擇不戰而退,其實也是為了保全司馬家族的安危。

「看清局勢」是政壇高手的必備素質,司馬懿與諸葛亮深諳此理,這種勢均力敵的對手互為依存的關系,這在三國里表現得顯得尤為突出。

空城計與其說是個計中計,倒不如說是個局中局。身在戰場,把玩朝堂。諸葛亮與司馬懿既是導演又是演員,而觀眾,就是遠在千百里外的劉禪、曹叡他們,和如今的我們。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