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騭給自己身上貼了三個標簽,被孫權重用,并穩定了東吳大后方

三國時期,可以說曹魏由于占據中原地區,所以人才輩出,再加上人口也多,成為三國時期最強大的勢力,孫吳和蜀漢只能聯合起來才能勉強對抗,但實際上孫權占據了江南富庶區域,也有很多北方來避難的人才,被孫權納入麾下,一定程度上壓制蜀漢。

步騭在孫吳就是名不見經傳的將領,但對于孫吳政權的穩固卻發揮著巨大的作用。

步騭這個名字對于絕大多數讀者來說都比較陌生,實際上步騭也出身于大族,步騭祖上是西周時期的楊食,因為采邑在步這個地方,于是以步為氏,逐漸成為姓,步騭的祖上在春秋時期還曾是孔子七十弟子之一,到了秦漢時期成為了淮陰大族,只不過到了東漢末年由于天下大亂,步騭家族慢慢沒落,到了軍閥混戰時期遷移到江東來避難。

為了能夠在亂世安身立命,恢復祖上的榮光,步騭首先給自己貼了兩個標簽: 博學多才、能屈能伸。

首先來看博學多才,步騭到了江東以后,跟一個同齡人衛旌相識交好,兩個人靠種瓜果度日,勉強能夠溫飽,但步騭并沒有滿足,他只要一有機會就讀書,研習各種各樣的學問,這樣堅持幾年,他終于變得博學多才,性格也非常沉穩。

不得不說步騭深知知識的力量,這才用讀書來武裝自己,而讀書達到一定程度以后,步騭就開始修身養性, 并且表現出了與其年齡不相符的沉穩和能屈能伸的性格,這就是步騭給自己貼的第二個標簽。

步騭和衛旌曾一起拜訪會稽人焦矯,因為焦嬌的門客仗著其勢力在鄉里胡作非為,而步騭為了能夠在其地盤謀生,這才和衛旌一起去拜訪,這也算是拜拜碼頭,送一些時鮮的瓜果蔬菜,交交保護費的意思。

不過焦嬌橫行霸道慣了,雖然步騭兩人進入了府上,但是卻不是那麼容易見到的,因為焦嬌在午休,兩個人于是只能耐心地等待,過了一段時間衛旌就等得不耐煩了,想回去了,步騭就勸他我們本來就是弱勢一方,為了能夠在他的地盤生存才上門拜訪的,如果就此離去顯示清高,只能會自找麻煩。

過了很久焦嬌終于出來相見了,但并沒有讓步騭和衛旌兩個人進屋,只是在外面設了席案,給了少量的瓜果,衛旌覺得受到了侮辱,難以下咽,而步騭卻開心的全部吃完才走。回到家中,衛旌問步騭為什麼能夠忍受如此的恥辱,步騭卻笑笑說,這里本來就是他的地盤,算得上是我們的主人,主人以低賤的禮儀招待我們也是很正常的。

由此可見步騭很清晰自己的位置,并沒有因為他人的羞辱而生氣,這份氣度算得上是能屈能伸了。

或許也是因為這兩個標簽,步騭在孫權招募人才的時候被招納,成為一名主記,其實就是秘書一類的職務,掌管記錄財務等的官吏,由于長時間沒有重用,步騭就辭官了,開始給自己貼第三個標簽: 名士之友。

辭官后的步騭,憑借這才華跟諸葛瑾、嚴畯等游歷吳中各地,三人逐漸聲名顯赫,被稱為當世的英杰俊才,僅僅是博學多才和能屈能伸,并沒有被孫權重用,但是成為諸葛瑾和嚴畯的朋友之后,就成為了名士之友,這才引起了孫權的注意,逐漸得到孫權的重用。

步騭顯示自己的才華就是在治理交州上,東漢末年交州長期被士燮家族把控,孫權只是名義上任命了交州刺史,但前兩任因為沒有處理好當地豪族的矛盾,而被當地豪族驅趕殺死,于是步騭上任了。

步騭到任后,首先就拿蒼梧太守吳巨陰開刀,由于他懷異心,不聽從調遣,步騭于是設局將他斬殺,一下就鎮住了當時的局面,士燮家族是想掌握交州,并不想與步騭和孫權交惡,于是就一起來歸附,就這樣交州大的局勢穩定下來。

但前刺史張津故將夷廖、錢博之徒仍然割據山頭,稱雄一方。步騭逐一將其討伐消滅。交州的秩序才漸漸趨于穩定,法令得到執行。孫權這才在名義上逐漸控制了交州,為后續完全控制打下了基礎。

而步騭也成為孫權心中一個可靠的人,從控制交州這點上來說,步騭是一個為孫吳做出大貢獻的人,畢竟當時的交州包括廣東、廣西、越南中北部,在孫權北攻受阻,又不能西去攻打劉備的情況下,步騭確實是幫助孫權穩定了大后方。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