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第一毒士」,曹操吃了他的大虧,典韋倒在他的計謀之下

三國是一個民不聊生的亂世,同時也是英雄輩出,光芒萬丈的時代,「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古今人才之聚,未有勝于三國者!

在眾多謀士之中,賈詡是一個非常特別的人物,有專家曾經評價他是「三國最聰明的人」,先不論專家所說的聰明是什麼內涵。

從《三國志》中的記載來看,賈詡的戰略思維在三國眾多謀士之中,絕對是出類拔萃的,他給出的建議準確性幾乎是100%,說他料事如神,一點都不夸張。

呂布、典韋、馬超都是三國時期,武將天花板級別的人物,都被賈詡算計過,甚至雄才大略的曹操,也因為賈詡的謀略吃了大虧,最后被收入曹操賬下,得了一個善終。

但是賈詡雖然是一流的謀士,卻很難像諸葛亮一樣,被后世稱為圣人,成為萬世楷模, 反而被稱為「三國第一毒士」 ,這背后的原因又是什麼呢?

「馬中赤兔,人中呂布」 ,現在幾乎所有游戲和影視劇中,呂布都是最能打的,妥妥的「三國單挑王」,公元192年,司徒王允聯合呂布除掉了董卓,并且打算斬草除根,一舉清除董卓余黨,于是李傕、郭汜等人瑟瑟發抖,準備溜之大吉,就在著急跑路之際,賈詡突然出現了,說到:

「聞長安中議欲盡誅涼州人,而諸君棄眾單行,即一亭長能束君矣。不如率眾而西,所在收兵,以攻長安,為董公報仇,幸而事濟,奉國家以征天下,若不濟,走未后也」——《三國志》

大概意思就是,最近我賈某人聽說,司徒王允和呂布正在打算把董卓的涼州集團全部給端掉,兩位大哥準備拋棄部下,單獨逃跑,隨便一個小亭長就能把你們逮住,早晚難逃一劫,不如率領現有的軍隊往西邊走,打著為「董卓報仇」的名義,收攏一些軍力,再次進攻長安,這樣一來反而有條活路,如果能把長安拿下,就可以奉天子以令諸侯,如果打不過,到時候再逃跑也來得及。

李傕、郭汜二人,覺得小賈也沒啥壞心,說得也非常有道理,于是就聽話照做了,聯絡了涼州的諸多武將,日夜兼程,馬不停蹄的在長安城下集合,數量竟然達到了十余萬人,與長安城內叛變的士兵里應外合,沖入城內,與呂布交鋒。

呂布就算單挑再猛,也扛不住這種級別的群毆,只能帶著幾百個騎兵狼狽地逃跑,最后逼著漢獻帝和司徒王允給他們哥倆封了個將軍,李傕為揚武將軍、郭汜為揚烈將軍,然后又舉起屠刀,除掉了不少人,司徒王允一家難逃厄運。

這樣看來,賈詡的建議不但打跑了呂布,還讓長安城一時間,血雨腥風,朝野大亂。李傕打算給賈詡封侯,他卻推辭道,「這是保命的計謀,哪有什麼功勞,堅決不要,最后封他為尚書,專門負責選拔人才,賈詡非常清楚李傕、郭汜都是什麼樣的人物,不久在母親去世之后,就辭官了,打算逃離這是非之地。

賈詡這個人有一個天賦技能,就是洞悉人性,非常善于琢磨人的心思,「聰明人」楊修要是有賈詡的這一點覺悟,也不至于被曹老板除掉。

逃離長安之后,賈詡先是投靠段煨,賈詡名聲在外,段煨自然求之不得,但是也擔心他能力太強,會眼紅自己手里的兵權,所以表面上對賈詡非常敬重,但在細節的處理上,自然逃不過賈詡敏銳的眼力,他深知段煨這里不是一個久留之地,一介謀士要想在亂世安身立命,并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賈詡必須學會騎驢找馬。

于是開始與南陽的老鄉張繡,暗中來往,東漢末年,群雄逐鹿中原,張繡作為涼州豪族集團的代表人物之一,成了割據宛城的一個地方軍閥,賈詡就這樣成了張繡賬下的幕僚。

公元197年,建安二年,曹操率軍攻打宛城,由于實力懸殊,在賈詡的建議下,歸順曹操,曹操帶領大軍駐扎在宛城,大擺筵席招待張繡和賈詡等人。

酒足飯飽之后,曹老板喜歡人妻的老毛病犯了,看上了張繡的嬸嬸鄒氏,接著就霸占了人家,這讓張繡感到了極大的恥辱,張繡好歹出自名門望族,忍氣吞聲,必然被天下英雄恥笑。

但是此時曹老板手下的悍將典韋戰斗力太強,正面硬剛一定會失敗,此時,賈詡出謀劃策,讓張繡的手下大將胡車兒先灌醉典韋,并偷盜走他的兵器雙鐵戟,再半夜奇襲曹操大營。

曹操在睡夢之中,突然遇到襲擊,被打得措手不及,連衣服都來不及穿,匆忙逃走。為了掩護曹老板撤退,大將典韋守在前門,與張繡軍隊血戰,趁手的兵器被偷走了之后,顯然不能發揮最大戰斗力,在除掉數十人之后,一代名將典韋倒下了,曹操的長子曹昂、侄子曹安民也倒在了這場叛變中,這是曹操一生的痛。

叛變之后的張繡,在賈詡的建議下,聯合荊州牧劉表,從此,二人便成為曹操的心腹之患,曹操連續對張繡發起了三次進攻,但都沒有成功,其中賈詡的角色非常重要。

公元198年,建安三年,曹操南征張繡,包圍張繡據守的穰城,沒想到,袁紹乘此機會出兵許都,曹操不得已從穰城撤退,張繡率兵尾隨追擊,劉表也派荊州軍占據安眾,切斷曹軍退路,企圖與張繡夾擊曹軍。

曹操出奇兵將張、劉聯軍擊敗之后,繼續快速往北回撤,張繡親自率兵追擊,此時賈詡勸他,「不可追,追必敗。」,張繡一意孤行,結果被親自斷后的曹操擊敗,正常情況下,張繡應該放棄追擊。

沒想到賈詡這個時候,對張繡說:「趕快再追,一定會獲勝。」 這就是賈詡的過人之處,其思維方式異于常人。

賈詡解釋說:將軍雖然擅長用兵,但絕非曹公敵手,曹操之所以還未盡力就已撤兵,一定是后方出了事,所以擊破將軍的追兵后,一定會全力撤退,留別人斷后。

那這一次,斷后的將領肯定比不上將軍,于是張繡聽從賈詡建議,收集散兵,繼續追擊,最后果然將曹操后衛部隊擊潰。

由此可見,賈詡是一個能透過現象看本質的謀士,而且不按常理出牌,他并不認為曹老板一直是敵人,在后來的官渡之戰,張繡卻主動向投降曹操,賈詡在其中起到了關鍵性的作用。

宛城之戰以后,曹操與張繡之間的仇恨愈發強烈,袁紹是看在眼里的,于是就派出說客,想聯合張繡一起攻打曹操。

這個時候,袁紹的實力是要遠比曹操強的,而且袁紹是東漢末年,第一名門望族,三公九卿之后,而此時的曹操,在袁紹眼里是「閹黨遺丑」,曹操的爺爺是東漢后期,著名的大宦官曹騰。在天下各路諸侯眼里,袁紹顯然更有政治號召力。

但是賈詡為什麼會勸張繡,在官渡之戰這個節骨眼上, 投降之前就有深仇大恨的曹操呢?賈詡為什麼敢于走這一步險棋?

在這個問題上,賈詡是非常具備戰略思維的,他對當時天下的局勢,以及張繡的具體情況進行客觀分析做出的決策。

在官渡之戰之前,東漢政/權早已腐朽不堪,分崩離析,名存實亡,在鎮壓黃巾起義的過程中,各地州郡大吏獨攬軍政大權,形成大大小小的割據勢力,互相兼并的長期戰/爭,造成中原地區「白骨露于野、千里無雞鳴」的凄慘景象。

徐州的呂布、揚州的袁術已經被曹操擊敗,河北的袁紹、荊州的劉表、幽州的公孫瓚、南陽的張繡,形成群雄并起的局面,此時的劉備還不成氣候,諸葛亮也還未出山。

袁紹、曹操、劉表都是實力比較強大的,而張繡并不具備爭霸的條件,從長遠來看,最好的結局就是選擇其中一家入伙,張繡雖然在南陽一帶盤踞,抵抗住曹操的數次進攻。但是,他也有著一個致命的缺點,那就是他沒有穩固的根據地,無法供養他的軍隊,只有聯合劉表,才能混得下去。

曹操的謀士荀攸就已經看出,劉表與張繡的潛在矛盾,所以他建議不如對張繡實行緩兵之計,用外交的手段引誘張繡投降,雖然曹老板沒有聽荀攸的,張繡非常清楚,劉表是靠不住的。

只能在袁紹和曹操之間做選擇,在綜合分析了曹、袁的優劣后,賈詡認為袁紹外寬內忌,好謀無決,這是當時不少智囊的一個共識,袁紹連兄弟袁術都不能相容,自然也很難容下張繡和賈詡。

雖然此時袁紹最強大,但是如果投靠袁紹,由于張繡的實力有限,袁紹不會重視自己,如果投靠曹操,拋開之前恩怨,是最佳選擇。

賈詡之所料定曹操不會報仇,原因主要是,此時的曹操會向天下做出姿態,放棄私怨而重視天下大業,所以大機率不會翻舊賬,而在官渡之戰之前歸順,勢力相對弱小的曹操,是利益最大化的。

當張繡歸順曹操之時,讓他感到非常意外,大喜過望的曹操還與張繡成為了兒女親家,拜張繡為揚武將軍,最后賈詡也成為曹操賬下的關鍵智囊之一。

論才華,賈詡的謀略和戰略能力非常出色,但是很難像諸葛亮一樣成為后世楷模,因為我們對圣人的標準一定是德才兼備,賈詡在道德層面的格局顯然無法與諸葛亮相比,但是論聰明程度,賈詡在三國時期的智囊中是非常厲害的角色。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