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照片:袁世凱個頭不高,溥儀祖母端莊秀麗,得寵小妾忍氣吞聲

清末旗人貴婦與小妾的真實寫照。古人結婚,講究門當戶對,正妻都是大戶人家,知書達理,明媒正娶。至于小妾,一般都是家境低微的,花錢買來的。正妻和小妾就不在一個等級上,得罪了真是要吃不了兜著走的。

照片中,這位洗衣服的小妾也很嘚瑟,叼著一根長煙桿,手腳麻利地洗著衣服。雖然得到老爺的寵愛,心有不甘,卻也忍氣吞聲,干著苦力活。

幾位公子哥在青樓喝花酒,還有四位衣著艷麗的歌姬作陪,吹拉彈唱,聲色犬馬。清末,八旗子弟生活糜爛,拉不起弓,騎不了馬,混跡青樓賭場,過著紙醉金迷的生活。

清朝女子的真實服飾,寬袍大袖,穿緊身襖褲。再修長的身姿穿上這衣服也都差不多,世人都說這衣服丑陋至極。可在當時,是漢族女子的典型服裝。

裹小腳也是逃不掉的,當時國人皆以三步金蓮為美,不以為恥,反以為榮。

京城文人雅士,鄉紳權貴的一大嗜好,就是提著鳥籠遛街。玩鳥文化也是老北京的一個特色,貝勒爺有三寶--扳指,核桃,籠中鳥。提籠架鳥,有人高雅,有人玩物喪志,甚至為此賣掉祖墳。

神色俊冷的大清官員,不茍言笑,一旁的侍從正在撥著水煙壺上的燈芯,大氣都不敢出。彼時,抽煙,吸食鴉片已經蔓延整個官場,成為日常交際之一。

在山東任巡撫的袁世凱,一身甲胄也是精神抖擻,在兩名貼身侍衛前個頭不高,也就一米六多。袁世凱是晚清繞不開的漢臣之一,也是大清的掘墓人。

庚子事變時,山東巡撫毓賢因為縱容義和團,洋人受到很大沖擊。清廷派遣袁世凱去山東接替。袁世凱小站練兵新軍派上了用場,對義和團毫不留情,更是讓清廷刮目相看。

京城被八國聯軍攻陷后,城內黯淡無光。慈禧的親家母都慘遭洋人凌辱,百姓更是命如草芥。一位聯軍士兵在大街上就非禮一位年輕女子,過路的行人自顧不暇紛紛躲避。

侵略者的恣意妄為,京城子民的忍氣吞聲,皇權威嚴盡失,成為一段后人不敢忘卻的屈辱。

被英軍挖開的永定門城墻,京津鐵路延伸于此,便利的物資運送和兵員轉運,大量的珍寶也由此被運出,散落海外。

倉促建立的天壇火車站成為一段歷史的記憶,史料記載,「八月初旬起,連日各國聯軍運物至天壇外附火車赴天津,轔轔之聲晝夜不絕」!

慈禧西逃后,荒蕪的紫禁城,雜草叢生,皇城不復盛景。可以看到太和門前金水橋上,一位拖著長辮子的清朝男子駐足,是心如止水還是心潮澎湃?

金水橋,建于明永樂年間,分外金水橋和內金水橋。中間的「御路橋」,只限天子行走。兩旁「王公橋」只許宗室親王行走。在「王公橋」是「品級橋」,準許三品以上的文武大臣行走。

上海租界中的巡捕,小皮鞋油光蹭亮,他雙手叉腰對著鏡頭滿臉笑意。能夠成為巡捕,待遇還是非常不錯的。可相比較印度巡捕,越南巡捕又是最低的。

溥儀的祖母,載灃的母親劉佳氏。她出身低微是正五品典衛德慶之女,卻也長得端莊秀麗。她是醇親王奕譞的侍妾,奕譞的嫡福晉就是慈禧的妹妹。葉赫那拉病逝后她才得寵,為王爺生下三子一女:載灃、載洵、載濤和二格格。

慈禧病逝前夜,指定溥儀成為大清的皇帝,在王府沉浮的劉佳氏知此破口大罵,可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孫子被抱進紫禁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