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備和劉焉父子究竟啥關系?《三國志》排名暗藏一個秘密

《三國志》,是二十四史中評價最高的「前四史」之一。在六十五卷的《三國志》里,分為《魏書》三十卷、《蜀書》十五卷及《吳書》二十卷三部分。其中《魏書》中第一卷為《武帝紀》,有關曹操的傳記;《吳書》中第一篇為《孫破虜討逆傳》,有關孫權的父兄孫堅孫策的傳紀。可是《蜀書》中第一卷即不是劉備本人的傳記,也不是劉備父親或兄長的傳記,而是《劉二牧傳》,有關劉焉劉璋父子的傳記。

劉備與劉焉父子之間的關系,八桿子打不著,與劉焉從未有交集(《三國演義》中劉焉主動認劉備為侄。),與劉璋的交集無非是劉備反客為主,取代劉璋,占據益州。為此,劉備與劉焉父子之間,最淺顯的關系是同姓,大漢朝的國姓「劉」;再深層次的關系是同宗,充其量都是漢高祖劉邦的后代。可陳壽著紀傳體國別史《三國志》時,卻將劉焉劉璋父子二人的傳讓放在《蜀書》的首卷,其真實用意無非有三。

即其一,劉焉劉璋的名氣。

劉焉劉璋二人,雖名氣不如劉備大,但也是東漢末年的群雄之一。在《三國志》里有記載劉焉為漢魯恭王之后裔。漢魯恭王劉余,漢景帝第四子。劉璋,劉焉第四子。東漢一朝皇帝均出自漢景帝第六子——漢長沙定王劉發。為此,劉焉劉璋二牧,實打實的皇親,正而八經的漢室宗親。

在《三國志》中同樣寫道劉備為中山靖王之后。中山靖王劉勝,漢景帝第九子。可是劉勝一生喜好酒色,在五十三年生涯中,竟然生一百二十多個兒子。從而給劉備「漢室宗親」的身份抹上一層神秘的色彩,讓出道是販履織席,血統是宣稱自圓的劉備,身份真假,有點不太好說。反正史學界兩種說法都有,都無法確定。只是劉備建立了蜀漢政權,成了漢昭烈帝,其名氣才蓋過劉焉劉璋父子。

其二,劉焉劉璋的地位。

在東漢后期,官居太常之高位的劉焉向漢靈帝建議「選清名重臣以為牧伯,鎮安方夏」,并 「求交阯牧,欲避世難」,后因侍中廣漢董扶私下告訴劉焉「益州分野有天子氣」而改為益州牧。為此,劉焉是東漢末年第一個州牧,第一個真正意義上到益州去搞獨立的人。劉焉病逝后,劉璋領益州牧。所以,劉焉劉璋算是後來劉備創立蜀漢政權的奠基者。

另外,劉焉、劉璋和劉備,不僅同姓,東漢國姓;還同職,益州州牧。因此,按擔任益州牧的先后順序,劉焉劉璋的傳紀排在劉備之前,即是體現益州政權一脈相承的法理,也是淡化劉氏同宗相互傾軋的色彩。

其三,作者陳壽的意愿。

陳壽,巴西郡安漢縣人,一生跨越蜀漢西晉兩朝,前半生為蜀漢人,親身經歷了劉備開創的蜀漢割據政權;后半生為西晉人,切身體驗過司馬炎實現的西晉統一王朝。陳壽寫《三國志》時,正處于西晉時期,將劉焉劉璋放在劉備前面,不把劉備給予曹操、孫堅的地位,意在降低劉備的排序與評價,有利于陳壽這個季漢遺臣,以及《三國志》的存活。

再者,劉焉主政益州時,以「撫納離叛,務行寬惠」的仁政,將益州治理地有聲有色;劉璋掌管益州時,以「百姓攻戰三年,肌膏草野者」的仁舉,使益州百姓免遭戰火破壞。當劉備占據益州時,年年征戰,百姓苦不堪言。特別是漢中戰役時,益州出現「男子當戰,女子當運」的地步。為此,劉焉劉璋在益州的做法,贏得了蜀地民眾的尊重。故劉焉劉璋二個益州牧排在劉備之前,也不足為奇。

《三國志》里,劉焉劉璋的傳記放在《蜀書》十五卷之首,不僅符合史書記載的慣例,也符合儒家所說的春秋大義。

筆者按:奇特,指不尋常的特別的;奇怪而特別。劉焉,終生生活在東漢,一輩在東漢做官。可到頭來,劉焉的傳紀反出現在《三國志》中的《蜀書》第一卷,與《魏書》及《吳書》的第一卷完全不同。劉焉傳記,之所以排在蜀國開創者劉備傳記之前,突出劉焉人生的不尋常。正所謂:非常人,必有其非常之處。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