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葛亮與王朗對罵,其實王朗說的句句在理,為什麼最后還是輸了?

諸葛亮身為三國奇人,其頭腦敏捷程度三國時期無人能及,這不僅體現在他的出謀劃策上,也體現在與人爭辯的過程當中。

兩軍對壘不只有武將的對戰和士兵的進攻,文臣謀士之間的對壘同樣十分精彩。

正所謂惡語傷人六月寒,頂級的謀士完全可以憑各級語言藝術完成「隔空傷人」的壯舉, 諸葛亮一生曾多次展現出自己的語言能力,其中最值得稱贊的,自然是和王朗的「罵戰」。

戰火焦灼

諸葛亮和王朗的「罵戰」發生在諸葛亮發動北伐的時候,三國時代的最精彩的時刻,一定是三國初期群雄混戰的時刻。

蜀國有五虎將,吳國有周泰、孫堅、孫策、甘寧和太史慈,魏國有五子良將、許褚和典韋,再加上亂世中的呂布,相信這也是很多人喜愛三國這段歷史的原因。

可隨著時間的流逝,當年氣貫山河的眾多武將接連老去或者倒在沙場,不止是蜀國,魏國和吳國同樣出現了后繼無人的狀態,諸葛亮的北伐正是建立在這個基礎之上,雖然諸葛亮的北伐最終失敗,可從多個角度來看,諸葛亮發動北伐的時機都是相當正確的。

諸葛亮北伐的契機是魏國中曹丕的去世,同時蜀國經過多年準備,軍隊數量以及糧草輜重占據了很大的優勢,再加上他為了幫助劉備完成遺愿,準備畢其功于一役。

在得知諸葛亮發動北伐后,魏國內部 「朝野恐懼」經過多次商討,時任大司馬的王朗扛起來對敵的大旗,這才出現了那場被眾多人傳頌的罵戰。

在諸葛亮面前,王朗幾乎被罵的體無完膚,完全不是對手,因此很多人曾笑話王朗「不自量力」,不過從客觀角度來看,王朗的確有面對諸葛亮的底氣,也有足夠的能力。

王朗的失敗

從個人經歷方面來說,王朗的經歷要比諸葛亮豐富的多,諸葛亮還在默默隱居,等待明主的時候,王朗早已登堂入室,獲得了不菲的成績,在投奔曹操之前,還能親身經歷過亂戰,被孫策俘虜,見識過這世界最恐怖的一面。

從個人學識方面來說,王朗的博學多聞非常有名,同時還是「王學」的代表,著有各類學說三十余卷,乃當世大家,因此當時的王朗在面對諸葛亮的時候并不會出現怯場的情況,甚至還有十分充分的準備。

那麼王朗為何會輸的這麼慘呢,先來還原一下當時的場景。

這場罵戰在《三國演義》的第九十三回:「三軍鼓角已罷,司徒王朗乘馬而出....王朗縱馬而出。孔明于車上拱手,朗在馬上欠身答禮。」

在經過簡單的出場介紹后,王朗選擇了先發制人,他將自己精心準備的觀點一一拋出,等待諸葛亮的回答。

從客觀角度來看,王朗當時的觀點幾乎全部站在了制高點,屬于「無懈可擊」的言論,比如 「何故興無名之兵」,但遺憾的是,王朗認為自己的所有觀點都站在「大勢」的角度。

可實際上他所有的觀點都站在魏國的角度,既然有了主觀的偏向,自然會具備相對應的弱點,因此王朗很快被諸葛亮找到了破綻,那麼諸葛亮都是從哪些角度來反擊王朗的呢。

諸葛亮的勝利

一開始,王朗先是對著魏國歌功頌德,在他看來,東漢末年亂象頻頻,是曹操完成了統一北方,結束了亂世,給了大家一個和平的局面,是為「正統」。

《三國演義》原文:「我太祖武皇帝,掃六合、卷八荒;萬民仰德,天命所歸。」

可這種觀點是有漏洞的,因為此時從年代上來說,依舊屬于東漢末年,換句話說,曹操在漢朝人眼中,同樣屬于亂臣賊子。

更為湊巧的是,王朗由于入世較早,曾在漢朝做官,因此諸葛亮很快就說的王朗無言以對:「你世居東海之濱,以孝廉入仕;本應該安漢興劉;可是你食君之祿,卻反助逆賊,同謀篡位,」

這一觀點,徹底擊穿了王朗的心理防線,讓王朗多年來的價值觀徹底崩塌,因此兩人的罵戰最后以王朗「撞4于馬下」收尾。

從這一番罵戰中不難看出,王朗雖然句句在理,但和諸葛亮相比,他的基礎條件便出現了偏差,這也成為了諸葛亮能夠獲勝的主要因素, 首先,王朗輸在了「大義」上。

王朗身為曾經的漢臣,沒有和漢朝共存亡,說明王朗本人已經有「投敵」的情節,因為漢朝本身并不是因為自己的原因滅亡,東漢末年的滅亡原因是董卓等人的叛變。

反觀諸葛亮,諸葛亮選擇出山的主要原因就在于劉備的身份和理念,「恢復漢室江山」也一直是諸葛亮為之奮斗的核心思想,從大義方面去攻擊諸葛亮,已然將自己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就好比呂布突然跳出來和你說:「你要始終如一,忠心于一個主公,不能隨意叛變」,這種觀點本身就沒有足夠的說服力。

其次,曹操的身份也非常的尷尬,劉備能夠在三國之中站穩腳跟,和自己的身份有很大關系,雖然他無法直接證明自己是中山靖王之后,但他畢竟姓劉,屬于皇家血脈,這是不爭的事實,但曹操是漢朝太監的后代 (抱養,曹操原本的家族為夏侯氏),因此曹操可以被認定為亂臣賊子,也可以被認定為宦官涉政,總之和「天命所歸」半毛錢關系都沒有。

古人十分講究血統與傳承,如果從所謂的「天命」角度來說,魏國應該將自己的全部國土和權力拱手交給劉備,而不是與劉備分庭抗禮。

因此王朗和諸葛亮的辯論從一開始就將自己陷入了弱勢方,在這種情況下,王朗所有的道理都是歪理。

最后一點也是被很多人所忽略的一點,那就是王朗的年齡,《三國演義》:「蜀漢丞相諸葛亮北伐時,王朗不顧已七十六歲高齡,與大都督曹真等人于祁山迎戰諸葛亮。」

在三國時期,平均逝去年齡大概在三十五歲到四十歲左右,用「爺爺」來稱呼王朗一點都不為過,反觀諸葛亮,同樣年紀不小,可面對王朗卻有很大的優勢,拳怕少壯,辯論同樣如此。

在不考慮這些可觀因素與王朗的準備工作后,王朗的失敗,主要原因還是在于他自身的問題,簡單來說,王朗根本不是諸葛亮的對手,在辯論(對罵)這件事上,諸葛亮對王朗形成了碾壓的狀態。

辯論方式

從王朗和諸葛亮的對話中可以看出,王朗是在用長輩的姿態來教育諸葛亮,也就是「講道理」,如果兩人同為漢朝臣子, 諸葛亮或許說不過王朗,可惜這并不是一場辯論,這是一場戰斗,有些類似于現代說唱歌手的即興說唱,想要獲勝,不但要有道理,還要罵的夠狠。

因此諸葛亮一上來就是滿滿的套路,先將王朗的漢朝老臣身份拿出,然后從道德、忠誠等方面進行攻擊,在諸葛亮的嘴里,王朗很快成為了一個不忠不義之人,再加上王朗主動說出了天命理論,給了諸葛亮一個輸出的借口。

諸葛亮自然很快拿到了優勢,從這點來說,王朗一開始就沒有搞清楚問題, 如果王朗擺正態度,一開口就找到所有機會抨擊蜀國,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猝不及防

王朗是當世大家,受的是正統教育,可諸葛亮完全不同,常年隱世的他早已形成了自己的理論和知識體系,頗有一種「野路子」的感覺,在武術圈子里有一句話: 「亂拳打倒老師傅。」

意思是老師傅常年都處在一個固定的圈子和思維習慣當中,當一個敵人采用了不同的方式攻擊,反而沒有辦法應對。

王朗就遇到了這種情況,他已經習慣了自己那一套高談闊論,在他的圈子里,他已經掌握了獲勝的秘訣,可諸葛亮偏偏不給他這個機會,一套言論下來,王朗甚至不會反擊,只能看著諸葛亮對自己一頓輸出無可奈何。

心理素質

同樣是在說唱歌手的比賽當中,有一條非常重要的規則,不管你的對手對你說了什麼,哪怕是在單純的罵你,你也必須默默忍受,因為你不管想說什麼,都必須等待對手說完,然后再下一回合反擊回去,諸葛亮與王朗的對戰也十分相似,在王朗開口之后,諸葛亮并沒有打斷,等到王朗說完才默默進行反擊。

這時就十分考驗他們兩人的心理素質和思維能力,王朗的思維能力非常強大,但心里素質并不過關,簡單來說就是臉皮太薄,或許這麼多年來從未有人跟他如此說話,因此在被諸葛亮兩次輸出后,王朗不但沒有任何反擊的能力,自己的內心也承受不住,無奈逝去,結束了這一場鬧劇。

結語:

雖然王朗和諸葛亮的罵戰在正史中并沒有記載,但整體語言邏輯卻十分符合當時的歷史背景和兩人的狀態,武將之間的戰斗,比拼的是最原始的戰斗力:武技、力量、耐力等,但最重要的還是氣勢,這是武將的根本。

同理,在罵戰時,除了要比拼思維能力、語言能力、知識積累等,最重要的還是基本的觀點,也就是核心思想。

王朗的失敗就在于核心思想,他認為自己主公書天命所歸、順應潮流,但他卻忽略了一件事,諸葛亮的主公姓劉,是漢室皇帝的姓,和諸葛亮講天命豈能不輸。

用戶評論

2023/3/25 10:2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