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打成一鍋粥,為何沒異族趁虛而入?烏桓:我想過,被滅族了

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行道遲遲,載渴載饑。我心傷悲,莫知我哀!」這首著名的《采薇》,大家都有在中學課本上學習過,講述的是周朝時候的戰士們,為了防止北方的游牧民族玁狁,而不得不遠離家鄉,前去邊境度過自己的青壯年時期,直到垂垂老朽才有機會回到家鄉。

周朝時候困擾中原文明的玁狁,在堯舜時代叫作熏鬻,到秦朝時候就成了匈奴,在秦漢時期也對中原文明造成了很大的威脅。秦始皇那樣雄才大略的人,也不得不征發百萬勞工修筑長城,對匈奴進行戰略防御,漢高祖劉邦面對匈奴也不得不采取相對屈辱的和親政策。

直到漢武帝時期,憑借著祖宗數十年積攢下來的財富,以及衛青、霍去病等風華絕代的軍事家,硬是將原本不可一世的匈奴,給打得抱頭鼠竄。

此后分裂為南北兩支,南匈奴徹底融入漢朝,北匈奴的太后都被大將軍竇憲俘虜,從此匈奴不再為中原之患,再加上漢朝非常強大,邊境也就很是安定了一陣子。

到東漢末年的時候,我們都知道「東漢末年分三國」,其實那會兒一開始根本就不只是三個勢力,還有像袁紹、袁術、公孫瓚、呂布、馬騰等等多個勢力,各個割據一方,稱雄天下,彼此之間為了爭地盤、爭糧食、爭人口,打得那叫一個頭破血流,簡直就是一鍋亂粥。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