銅雀台擂台,曹操手下七大猛將比武,究竟誰的箭術最高?

三國演義中,曹操在赤壁被孫劉聯軍擊敗后,他便退回北方,開始享樂。他修建了高達十丈的三台,其中左邊是玉龍台,右邊是金鳳台,中間是銅雀台。

有一天,曹操在銅雀台設宴,宴請群臣,同時讓武將們比試弓箭,誰如果能夠射中箭垛紅心,賜給錦袍,如果射不中,罰喝一杯酒。

曹營武將們,一共分為曹氏宗親大將和外姓將領,其中曹氏宗親大將們穿紅色戰袍,外姓將領穿綠袍,雙方暗自較勁。他們把這次銅雀台比武當作一個擂台,各顯其能,都準備在曹操面前露一手。整個比武過程中,一共有七人上場比試,究竟誰的箭術最高呢?依據演義中相關內容,分析如下。

第七:許褚

上場的除了曹休、曹洪、夏侯淵、文聘、張郃、徐晃六位用箭高手外,還有一個人出手,此人是許褚。如果論武功,許褚應該是此七人之中最厲害的,其他六人任意一人單打獨斗,都不是許褚的對手。

但是許褚很可能不懂箭術,或者他的箭術不精。他看到徐晃不按規矩射紅心,而是射柳條,于是上去搗亂,硬搶徐晃身上的錦袍,一把撕扯得粉碎。因此,許褚的箭術在七人之中,是最差的。

第六:曹休

曹休是曹魏宗親二代將領之中的佼佼者,他的箭術非常不錯,勉強算得上百發百中了。他響應曹操的命令,第一個出戰,拈弓搭箭,一箭射中紅心,贏得滿堂喝彩。曹操看到之后,也非常高興,夸贊道:「此吾家千里駒也」。

第五:文聘

文聘,看到宗親大將曹休上場后,他也想搶奪錦袍,在曹操面前露臉,加官進爵。當時曹休已經射中紅心,文聘卻毫無膽怯之心,還敢上去射箭,可知其信心十足。文聘的箭法沒什麼特別的地方,和曹休一樣,都射中紅心。

第四:曹洪

曹洪看到外姓大將文聘上場,一箭射中紅心,掩蓋了曹休的鋒芒,他于是上場,想為宗親大將找回場子。他一箭射中紅心。

第三:張郃

張郃出場后,他認為曹休、文聘、曹洪三人都是正面射中紅心,沒什麼稀奇的,他來到場上后,在馬上翻轉身子,從背后射了一箭,正好射中紅心。雖然曹休、文聘、曹洪、張郃四人都射中紅心,但是張郃是背身射中,相當于盲射,比之前三人正面射中紅心的水平不知道高了多少。因此,張郃排在第三。

第二:徐晃

徐晃,出場的時候,箭垛紅心早已布滿箭了,前后左右中間都是箭,可以說箭垛紅心幾乎沒有地方了。他別出心裁,表演了一出「單取錦袍」。徐晃拈弓搭箭,一箭射中柳條,恰好一箭射斷柳條,錦袍即將落地,他拍馬上前,取上即將落地的錦袍,并披在身上,嘴上向曹丞相道謝。

說實話,徐晃和夏侯淵兩人的箭術都很高,很難區分誰的箭術更高一籌。其實,仔細比較,兩人的箭術還是可以分出高下的。

徐晃射的是一條線(柳條),柳條有整整一條線的地方是其射箭的目標,而夏侯淵射的只是一個點(四支箭之間的點)。兩人射中的難度判斷出來了,夏侯淵射中的紅心難度比徐晃射中的難度更大。

第一:夏侯淵

曹休、文聘、曹洪、張郃四人都射中紅心,夏侯淵別出心裁,一箭射中此四人所射的紅心的中間。你想想,曹休等四人的箭術很高,百發百中,射中紅心,組成一個很小的正方形,而夏侯淵還能一箭射中這四支箭的中心,可知其箭術遠超此四人。本文看來,夏侯淵的箭法不但超過此四人,還超過徐晃,是七人之中箭法最高的。演義中相關描述如下:

言未已,紅袍隊中一將飛馬而出,大叫曰:「汝翻身背射,何足稱異?看我奪射紅心!」眾視之,乃夏侯淵也。淵驟馬至界口,紐回身一箭射去,正在四箭當中。金鼓齊鳴。

結語

銅雀台前大比武,曹操手下七員大將,其中許褚的箭法最差,他都不敢射箭,而是硬搶錦袍,曹休、曹洪、張郃、文聘四人的箭法處于中間,箭法最好的兩人是徐晃和夏侯淵,此二人一個射中紅心中央,一個射斷柳條。夏侯淵的箭法比徐晃的箭法略好。

(本文主要參考《三國演義》)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