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順為何既不受呂布的善待,也不得曹操的待見?出身太過惹人忌憚

公元198年,曹操水淹下邳數月,呂布集團熬不住圍困,出現了嚴重的內訌,其部將侯成、宋憲、魏續等人將陳宮和高順捉拿,開門投降曹操,而勢單力孤的呂布逃往白門樓后也被迫束手就擒,從而結束了下邳之戰。

在隨后的審判大會上,呂布的集團的數人被除掉,他們分別是呂布,陳宮和高順。呂布,陳宮和高順三人皆被斬首,三人的腦袋被送到許都示眾,然后安葬。

呂布被出,因為他是這個集團的頭領,而且反復無常,同時也是兗州之變的禍首。陳宮作為兗州之變的串聯者和主導者,對曹操的危害最深,因此也是必除的首要人物,可是作為呂布的部下高順卻是三個必除之一。他只是呂布的部下,按照曹操懲辦原則,高順應該是釋放的名單之一,可是卻是被除掉的首要人物,這個確實頗為蹊蹺。

呂布集團其他的人在下邳之戰中均沒有被除,何況高順原本就不是屬于曹操的部下,算不得反復投降的慣犯之列,可是曹操依然拿他開刀,而高順被除之時也沒有說什麼話,默默無言,這又是為何呢?

分析高順,就得從頭說起。

一、高順的性格問題。

在王粲《英雄記》中,對高順的性格描述有四個:第一個就是為人清白;第二個是有威嚴,第三個是不飲酒;第四個不受饋遺。

第一個「為人清白」。高順品行端正沒有污點,做事非常干凈,不做一些蠅營狗茍的事情,所有的事情經得起檢驗,可以放在陽光下曬,可以讓所有的人說道,能夠讓人挑不出毛病來。

在人品上,高順讓人挑不出毛病來,光明磊落,一心為公不為私。

第二個就是有威嚴。高順看起來非常威勢,又有威信。這個是對高順給人整體感覺,也可以從側面看出高順不拘言笑,非常嚴肅,因此在日常生活中,沒有特別的朋友,屬于一心做事,不交朋結友,不搞朋黨的人。

也說明了高順在軍中士卒深受敬畏。

第三個就是不飲酒。從呂布禁酒的情況來看,呂布軍中飲酒的習慣應該是非常常見的事情,即使在形勢如此惡劣的情況下,飲酒也是非常嚴重的事情。

軍中飲酒會帶來兩個方面的問題:

一個方面就是消耗軍中物資。酒由各種糧食制造而來,從呂布禁酒的情況來看,許多酒都是呂布軍中將士自家釀造而來,這樣必然會耗費大量的物資。當曹操圍困下邳城之際,各種物資,包括食用的糧食均是緊缺的物資,此時把它們用來釀酒,必然導致糧食出現短缺,不利于長久守城。

另外一方面就是誤事。喝酒誤事是長久以來的慣例。呂布的騎將侯成因為馬匹失而復得,因此不顧呂布的禁令釀酒請客,從而得罪了呂布,以至雙方產生了嫌隙。如果都像高順那樣,不飲酒,按照軍中條例來,那麼不存在因為違反禁酒的事情來,也不至于產生嫌隙。

可見,作為陷陣營的統領高順能夠做到不飲酒,從而樹立了良好的示范,也是軍人高貴的品格。

第四就是不接受饋贈。第四點其實和第一個是一致的,為人清白意味著品行端正,這就意味著高順不貪財,對于財物沒有興趣,

通過對高順的四點性格和行為習慣分析可以得出一點就是高順品行優良,為人忠義的形象。在中國歷史上為人忠義的人比比皆是,可是能夠同時做到品行端正的人確實鳳毛麟角。

二、高順到底是誰的部下?

高順的性格和行為習慣在呂布的部下簡直就是一股清流。呂布在暗算董卓后,出武關投降袁術,可是袁術拒絕了呂布,原因就是呂布的部下在南郡搶掠過甚,又看不起袁術的部下;到了袁紹處的時候,更是「將士鈔掠,紹患忌之」。

呂布無法統御部下,一方面和呂布的性格有關,同時和呂布的部下來源有關。呂布部下的并州人來自邊關,一貫喜歡燒沙搶掠,已經成為習慣,當來到富裕的南陽郡和冀州,這種習性難以根除,因此相比高順的言行,高順簡直就是一個圣人了,因此他和呂布部下的那幫并州人的關系可想而知了。

總體而言,高順是呂布的部下,但是這并不意味這高順從一開始就是呂布的部下,而是在某個節點成為呂布的部下。

從高順的言行和性格而言,很顯然他和呂布的并州人不是一伙的。

呂布集團分三撥人:

第一撥人是呂布的并州集團。這幫人是從長安城里面帶出來的,是呂布的老底子。

第二波人是兗州集團的兵馬。這幫人歸屬陳宮以及張邈,他們是當年在兗州反叛曹操的主力。

第三波人是河內人。這幫人來自河內郡,也是呂布當初投靠張揚的時候,一部河內人投靠呂布而來的,主要是曹性和郝萌等人為主。

從這三撥人可以看出,高順很顯然不是呂布的并州集團,也不屬于河內人,因此只能屬于兗州集團的兵馬。高順是當年兗州之變的時候,隨著張邈和陳宮一起反叛曹操,從而和呂布一起來到徐州下邳。

高順和陳宮不合,是他戳穿陳宮密謀聯合河內派的曹性以及郝萌的人再次反叛呂布的人,因此他一定不是陳宮的部下,如此這樣只能是張邈的部下。

可惜,此時張邈已經沒了,也沒有人為他說話了,因此高順在呂布的部下確實過得非常憋屈。

三、高順到底是哪里人?

如果高順是張邈的部下,而張邈又是兗州東平人,那麼他是兗州人的可能性比較大。陳留郡有一個大族,這個大族就是陳留高氏,那麼高順會不會是陳留高氏的人呢?這個是非常有肯能的事情。

按照《太平御覽》注引《陳留耆舊傳》的記載:「 高順,字孝父,敦厚少華。」這個主要是記載陳留郡的人物,其中就提到了高順,因此高順也就極有可能是陳留高氏人,屬于當地名門望族。如果高順是陳留高氏,那麼有些事情就說得通了。

比如高順的性格問題,說他清白,威嚴,不飲酒,不接受饋贈,完全和呂布的并州集團格格不入,但是他的性格卻表明了高順是一個受過良好教育的人。不過,從他對呂布的建言也說說明了這一點,他常常對呂布說道:「 凡破家亡國,非無忠臣明智者也,但患不見用耳。將軍舉動,不肯詳思,輒喜言誤,誤不可數也

高順的這樣的話只有受過良好教育的人才能夠說得出來,沒有受過教育的武夫哪里會說這樣的話呢?看看張飛,張遼等人即是如此,歷史的記載只有他們功績和過程,很少有他們的對話,即使有對話,哪里說得出這麼有水平的話語呢?

高順的建言水平完全出自一個有文化,有涵養的人,因此也說明了高順的出身不低,以當時的情況而言,出自陳留高氏可以肯定了。

另外一件事也充分了的說明了這一點,那就是呂布知道高順忠義,可是就是不重用他。在河內人曹性等人謀反后,呂布不但不重用高順,反而把他的部隊交給魏續管理,打仗的時候才交給他指揮。

呂布之所以不重用高順,一個可以說得出的理由就是高順就是陳留高氏人。陳留高氏數代和袁氏結親,和袁紹的關系非常好。呂布和袁紹可是有不共戴天之仇,因此呂布雖然知道高順忠于自己,可是持懷疑態度,因為高順的出身問題,因此對高順持有保留意見。

可見,高順是陳留郡高氏人應該是無疑了。

四、曹操要除高順的必要理由是什麼?

呂布雖然知道高順忠義,可是不重用他,反而處處掣肘他,懷疑他,這對于高順而言,其地位非常尷尬。

他效忠的對象居然時刻的懷疑他,防著他,即使親冒弓矢為呂布攻城略地,可是呂布就是不相信他,這讓高順非常的無奈。

等到呂布敗亡之際,曹操連問也不問一下,就把高順和陳宮以及呂布一起斬首示眾。在曹操的眼里,高順是必殺的對象,也不用勸降,即使高順想投降,恐怕也難以免除性命之憂。正是這個緣故,高順在被押上去的時候一言不發,和呂布以及陳宮完全判若云泥。

有人說曹操知道高順的性格,以及他的為人,認為他必然忠于呂布,因此必須將他處決,其實這個看法是不對的。

曹操也知道沮授忠于袁紹,可是依然鍥而不舍的勸說沮授,直到沮授偷偷逃跑才不得已將他除掉,可是高順忠于呂布并不是必除的理由,那麼他的理由是什麼呢?應該是他的出身,也就是說高順出身陳留高氏才是他必須被除的理由。原因很簡單,陳留高氏和袁紹有姻親,關系非常要好,因此高順必須要沒。為何這麼說, 從兩個方面來說。

一方面,除掉高順可以消除內部隱患。下邳之戰結束之后,曹操下一步的行動就是和北方袁紹決裂,這個是很快的事情。曹操在收拾完呂布后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消滅了河內郡的張揚部將眭固,而眭固帶著部下投靠袁紹,被曹操搶了先機,消滅了眭固,將河內郡納入麾下從而揭開了袁紹和曹操之間的爭斗。

要對外,必須鞏固內部,因此鏟除內部威脅則是對外必要手段。如果留下高順,必然會留下隱患。連呂布都懷疑的人,曹操怎麼能夠不懷疑呢?

因此除掉高順就是為了將來和袁紹的戰事做準備。

另外一方面,誅殺高順就是為了威懾陳留高氏。兗州之變時期,高順的行為很顯然也說明了陳留高氏也是倒向反曹的陣營,對于這樣的行為必然引發曹操的不滿。一方面高氏倒向了反對曹操的陣營,另外一方面高氏和袁紹的關系非常密切,這讓曹操非常忌憚,因此對于高氏的立場持高度的懷疑態度。

這點從曹操對待袁紹的外甥高干的從弟高柔就可以看出來,曹操以高柔為刺奸令史,打算找茬殺掉他,可是高柔做得實在太好以至以至找不到借口而放棄。

另外,楊修被除的一個重要的理由就是楊氏和袁紹結親,因此曹操因為高氏和袁紹結親而除掉高順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曹操雖然收服了兗州,可是陳留高氏依然存在,怎麼收服他們確實是一個非常大的問題。

曹操采取的方式就是恩威并施,一方面除掉和曹操作對的高順,給予高氏以威;另外一方面就是提拔高氏子弟做官予以恩,這點就從后面提拔高柔為菅縣縣長可以看出。可是即使如此,由于高氏先前的劣跡以及和袁紹的姻親關系一直受到曹操的打壓,因此一直沒法出頭,直到曹操去世后,才逐步獲得提拔。

五、總結。

高順既不受呂布的善待,也不受曹操的待見,除了一部分原因是高順個人與眾不同的性格外,另外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高順出身陳留高氏。陳留高氏和北方袁紹保持著密切的姻親關系,從而引發了呂布的猜忌,因此高順得不到呂布的善待。而陳留高氏的背叛以及和袁紹保持的姻親關系同樣也讓曹操感到非常忌憚,因此高順同樣不受曹操的待見,最后被除也是必然的事情。

看來,出身問題有時候真的會要了人的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