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為何不寫三國故事?的確沒法寫,看他是如何吹捧三國人物便知

金庸作為著名的武俠作家,他的作品曾陪伴著幾代人的成長,這些武俠小說中的英雄人物俠肝義膽、行走江湖,成為了許多人心中的偶像。

看過金庸小說的小伙伴可以發現:這些武俠小說的「武林高手」并非空穴來風,雖然它有想象的部分,但以真實發生的朝代為歷史背景。

金庸筆下各朝各代的英雄人物,其武功令人拍手叫好,但細心的網友也會發現:金庸寫了許多高手,唯獨沒有三國時期。

「天下英雄氣,千秋尚凜然。勢分三足鼎,業復五銖錢」將三國時期的風云變幻描寫得淋漓盡致,三國時期作為英雄層出不窮的戰亂年代,為何金庸會放棄寫下三國英雄的時機?

一、三國人物的過度「拔高」

首先我們反觀金庸的小說可以發現:金庸之所以沒有寫三國時期的英雄,主要是因為他通過虛擬的武力值將普通人拔高許多。

像妙手回春的華佗,華佗作為金庸筆下為數不多的三國人物,金庸將華佗的五禽戲同「達摩老祖、岳飛」相提并論,在他的描述,華佗的五禽戲還略勝一籌。

史料中曾這樣記載華佗:「余情尚灑灑,不吐酸寒辭。事慕古豪杰,諸兒那得知。」達摩老祖在武林體系中排名前三位,他的武力值不容小覷。

華佗作為救4扶傷的神醫,雖然創建了五禽戲,但他對武術并不擅長。金庸將一個不懂武術的醫者描繪成所向披靡的絕世高手,這種高態過于離奇。

金庸的小說中曾這樣描述:「華佗的五禽戲和達摩老祖、岳飛武功相媲美。」

達摩、岳飛都比不上華佗的五禽戲,由此可見華佗的出彩之處。華佗的武力值在三國時期屬于墊底位置,那其他武功蓋世的英雄豈不是要被描繪成神仙人物?

像「子龍一身都是膽,更有仁心并義肝」的趙云,「關羽、張飛皆稱萬人之敵,為世虎臣」的虎將等,這些人的武力值碾壓華佗,他們原本就達到了「封神」之位,想要再抬高就有點脫離現實。

武俠小說并不是神話小說,它只是將江湖兒女刻畫成江湖人物,著重描繪人們的俠肝義膽,不是光憑想象,就能將這些歷史上現有的人物刻畫成虛擬人物。為避免偏離武俠小說,金庸索性就在封筆之前,沒寫過三國時期的英雄和歷史。

二、對三國經典的敬畏

金庸對三國持有敬畏感,「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是對三國歷史最好的描述,金庸縱使才華橫溢,也很難有超越前人之作。

三國時期,戰亂頻繁,在硝煙四起的戰場上,魏蜀吳三個國家鼎力相戰,這段歷史在正史、演義、傳說中已被描寫得淋漓盡致,每個人物都有鮮明形象、立體性格。

「三國演義」作為四大名著之一,它的文學造詣是後來者難以超越的經典,書中無論是對三國英雄性格、情緒還是動作的描寫,都堪稱巔峰制作。

金庸對三國保持一種敬畏之心,在和日本著名作家池田的訪談中,他對三國歷史的贊美溢于言表,他說:「近三百年來,《三國演義》向來稱之為第一才子書,或第一奇書」。

金庸曾被譽為香港四大才子之一,而他能夠將三國奉為奇書,可見他對三國的崇敬程度。

金庸始終將魏蜀吳三國的歷史隱心中就好,不敢輕易下筆。三國演義在他的腦海中也早已形成了定勢,無論他怎麼寫,也終究是擺脫不了原著的光環。

更重要的是:三國演義乃是一部正史,金庸無法在嚴肅的歷史面前給它賦予浪漫色彩,這是出于對原著的尊重。「慎做頭飛鳥,行則中庸路」就是對謹言慎行最好的寫照。

金庸的許多作品帶有浪漫主義色彩,在他筆下的英雄人物都有著俠骨柔情,像他所寫的「天龍八部、射雕英雄傳、倚天屠龍記」等,對于歷史背景不會描繪特別清楚。

在帶有模糊邊緣的背景下開啟歷史人物的剖析,這是沒有條框限制的創作。文學創作講究靈感,一旦靈感被各種背景束縛,很難施展開來。

三、對歷史體系的尊重

前兩個出于獨一外界因素的考慮,第三個因素則是出于對自己武俠體系的尊重。三國演義這本書籍對后世影響深遠,雖然金庸沒有寫三國演義的英雄。

但金庸無形中將這些書籍中的英雄轉化為為其他武俠人物加以設定,像武功高強的「張無忌」、心懷天下的「郭靖」、忠肝義膽的「虛竹」等人,他們身上或多或少都帶有三國英雄的影子。

回顧每個寫三國歷史的人,或多或少都會加入自己的主觀色彩,比如羅貫中、周兆新是山西人,他們在講解三國英雄時,便會大力推崇蜀漢文化。

金庸對力捧老鄉的行為頗有微詞:「作為浙江人,特別想寫一部以吳為主題的三國,然而魏蜀吳文化早已在全國人民的心中根深蒂固,想要重新著寫無疑是改寫歷史」。

他在一次訪談中公開表示了對這些「老鄉護老鄉」行為的不滿:「羅貫中對蜀漢的偏袒過于極端」。

所以金庸筆下的郭靖乃是武藝高強、大公無私的民族英雄,他的英雄氣魄碾壓三國時期的許多人物,也成為武將的忠義代表,他所塑造的英雄人物沒有「地域黑」,也沒有「身份差」,以平等的武俠形象面對眾人。

三國作為中國人民精神文化的一部分,它所帶來的忠、義、孝都是后代值得學習的好的質量,這些質量貫穿于歷史長河中影響著代代人,它帶給眾人的福利遠遠大于某些弊端,金庸深知其理。

原版三國的人物的形象經典不衰,如果他想要再來一部吳國為主題的版本,這部演義將會陷入巨大的「三國分裂」,讀者分不清歷史,無法判斷情節的真偽,而他也極有可能會得不償失,遭到網友的口誅筆伐。

金庸非常清晰「改寫三國」對自己帶來的影響,所以寧可選擇封筆,也不愿意將其納入創作之中,如果金庸利用三國時期的空白加以杜撰,或許還能創作更多的武俠小說,但他認清現實,結合自己的認知和讀者思維選擇急流勇退。

不得不說,這種做法值得很多盲目追求流量的作家學習,「火色上騰雖有數,急流勇退豈無人」。

他在2018年去世后,文學界為之默哀,金庸帶給世界的不僅有武俠書籍,還有許多人的武俠夢。這也是為何金庸能夠功成名就、備受尊崇的原因之一。

結語

明者因時而變,知者隨事而制,金庸與時俱進改變著自己的寫作方式,唯一不變的就是他的寫作初心。

他的一生都在為武俠發光發熱,憑借一己之力讓眾人看到了另一種快意恩仇的人生。身為作家,金庸無疑是成功的,他收獲上千萬的書迷,這些書迷并不會因為他的離世而遺忘于他,。

「天下誰人不識君,三十功名塵與土」,名利雙收的金庸早就看破了人間繁華,對于這些外在浮云,他已視為浮云。

「金庸」這個名字早就成為了眾人心中的武俠標桿。能夠美名遠揚的根本就在于他的實力和品行,不急功近利,不敷衍了事,他的每部作品都在時光的流逝中愈發醇香。

俗話說:「人貴有自知之明」,金庸始終清楚自己的定位,不會因為外界的喧囂而影響自己的創作思路,更不會因為心血來潮就不計后果。如果金庸為了流量選擇寫三國,未必會有如此安穩結局。

用戶評論

2023/6/7 3:07: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