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老照片:青樓女子應召去陪客招搖過市,囚徒跪在鐵鏈上受罰

一組老照片,呈現晚清各類社會生活場景。

清軍演習射擊陣法。

應該說,這些士兵的軍容和精神狀態還算不錯,只是不知道射擊水平怎麼樣?晚清清軍雖然裝備了洋槍洋炮,但是士兵訓練不到位,對槍支性能比較陌生,瞄準水平差,到戰場上亂打一通,打完就跑。

少年演奏樂器。

兩位少年一個拿快板,一個彈二胡,不知道表演的是哪一種藝術形式?他們為何在路邊表演?說是賣藝乞討吧,看他們的穿著也不算差;難道僅僅是為了體驗生活?

胡燏棻接待外賓時被抓拍。

1900年,總理衙門大臣胡燏棻接待亨利·奧爾蘭王子,不知被哪一方帶來的攝影師抓拍了這張照片?有趣的是,拍照時失焦,胡大人的五官被拍虛了,他身后的隨從倒是面目清晰。

吹糖人兒。

吹糖人兒是一項民間手藝,師傅燒著一個小炭爐,把麥芽糖溶化變成糖稀,他就能吹出各種形狀的糖人,小狗、小鹿、金魚、耗子、燈籠等等,好看又好玩,玩完后還能吃,從照片中孩子們專注地圍觀的情形來看,你就知道他們都很喜歡。

青樓女子出局。

這一幕發生于大約1905年,地點是上海寶善街,龜奴肩負青樓女子出局(即外出陪客人)。龜奴是青樓里擔任雜務的男子,纏小腳的青樓女子應召去陪客的時候,他就像馱石碑的烏龜那樣,把她背到指定地點。

青樓女子出局。

這張照片也是1905年前后上海寶善街娼妓出局的情景,他們在熙熙攘攘的街道穿行,可謂招搖過市,周圍的人見怪不怪。為什麼不坐轎子去呢?據《清稗類鈔》記載,光緒后期,上海征收「曲戶轎捐」,妓院為了省錢,從此「妓應征召,不乘轎而坐男傭之肩以行。慮或墮也,則一手據其顱,雖年逾花信者亦然」。

接受懲罰的囚徒。

在衙門里,這名囚徒被綁在木架上,雙腳戴著鐐銬,雙膝跪地,膝蓋下是一堆鐵鏈,帶給他巨大的痛感。官老爺為了懲罰他,可謂費盡了心機。他頭髮雜亂,露出生無可戀的表情,顯然已經在獄中呆了很長時間。到底犯了什麼罪,要受非人的折磨?

張榕軒與兒子。

張榕軒是廣東嘉應州松口堡人,少年時代赴印尼謀生,后來到棉蘭島創業,成為巨商,被尊為「棉蘭王」。因熱心祖國的公益事業和維護僑居地華僑權益,被清廷委任為駐檳榔嶼副領事,授予三品官銜。他與弟弟張耀軒懷抱「實業救國」的理想,在祖國大地興學校、辦公益、開銀行,并創建了潮汕鐵路,開啟了中國近代民辦鐵路的先河。

下南洋。

清朝時期,廣東和福建等省份人多地少,部分百姓生活困難,于是坐船前往東南亞經商、打工,以便養活自己和家人。上文提到的張榕軒,就屬于這種情況。「下南洋」的中國人一度成為當地經濟開發的主力軍,改變了所在國經濟落后的狀況。

北京街道。

街上市民穿行,出入于各類店鋪。這條街好歹也是一條主干道,路面竟然坑洼不平,全是泥土路,難怪以前有人用順口溜形容老北京的街道:「無風三尺土,有雨一街泥,西北風一刮,沙起地搬家。」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