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妃井」井口不到10寸,慈禧是怎樣把珍妃塞進去的?

清光緒二十六年(1900年)八國到京城,慈禧太后與光緒皇帝倉惶西逃。臨行之前,慈禧太后將在景祺閣北小院的珍妃召至頤和軒,命太監崔玉貴等人將她推入貞順門內井中,此井因而得名「珍妃井」。

眾所周知,在清朝時期,有著兩位既出名而又長壽的皇帝,一位的康熙皇帝,他是清朝定都北京后的第二任皇帝,是清朝年間在位時間最久的皇帝,8歲便即位,一共任時六十一年。

另一位是乾隆皇帝,享年八十八歲,是清朝歷任帝皇中最為高壽的,一共在位任時六十載,但退位后為維護穩定,仍于幕后聽政攝政,其實時間長達六十三年之久,是清朝實際參政時間最長的帝皇。

而清朝第三位時間最為之久的人,估計大家都難以猜曉,他并不是清朝的任何一位歷任皇帝,她是咸豐皇帝的妃嬪和同治皇帝母親,后即任清朝皇太后的慈禧太后。

慈禧太后自其26歲的時候便開始以「垂簾聽政」的方式,在幕后聽政,她在清朝的地位之高,無人能將之撼動,更是聲名遠揚,為外國人所知曉。

她曾三次垂簾聽政,兩次參與決定皇帝的繼任人選,朝廷上下政局不可不謂全在其掌握之中,時任皇帝都對其畢恭畢敬,慈禧太后參與聽政的時間長達四十七年,是清朝除皇帝以外的第三順位。

「垂簾聽政」一詞,其實際意思為太后或皇后臨朝參與政事的管理。垂簾,即是太后或皇后在宮殿之上通過簾子,在其幕后臨朝。

聽:義為治理。這個四字成語可謂是為慈禧太后「量身定做」的,雖然不是清朝名義之上的人,但卻以其地位之尊,參與治理朝政四十多年,這是中國兩千多了封建歷史上都鮮有的事例。

是怎樣的權使得慈禧太后能這般干涉清朝政事而不被「責」呢?

其中最為主要以及重要的一項因素便是在咸豐皇帝臨走前,由于兒子年紀尚小,為了以策萬全,將同道堂印章交予了慈禧太后代為保管,不僅如此咸豐皇帝還一并為其下了一道圣旨,這可以算是在名義之上得到了咸豐皇帝的大力支持。

之后,「名正言順」的慈禧太后以此聯合親王,于朝之上發動了一場政變,以迅速掌握了政局,正式開始了漫長的「垂簾聽政之路」。

對于這樣的一切,慈禧太后似乎早有計劃。她能三次參與朝廷自是離不開她個人能力的卓絕和高明的手段。

在咸豐皇帝在位的時候,就以其文化學識多次協助咸豐皇帝批閱奏章,對國家大事的治理發表了許多有意義的政見,得到了咸豐皇帝的認可,這足以體現出慈禧太后在政治上還是頗有才能的。

以其獨到的見解為清朝的統治帶來不一般的改善,但從那時開始就不難看出慈禧太后已有參政準備。

可到了今時今日,后人在考究一則疑似慈禧太后所寫的詔書時,全文篇幅不長,卻發現了其中有著較多的錯別字,由此看來慈禧太后的文化水平還有待商榷。

慈禧太后能如此穩定地身居高位多年,其個人定是有著相當高深的謀慮,要是沒有這般決絕,是難以在深宮中存下來,以及享有權勢的。

就曾有這樣一件事情,珍妃在后宮中喜歡和慈禧太后相反,慈禧太后對此也并無姑息,在對其多次杖之后,其依然不改,二話不說遂讓人將珍妃帶到了一口深井當中。

珍妃雖不是出身于名門貴族,從小也是被家里放養式帶大的,對其沒有太多的管束,可就是這般的隨心得到了光緒皇帝的青睞,因為珍妃自由自在的模樣對于光緒帝而言是那麼的向往和憧憬,所以光緒帝對珍妃也是相當優待,不管她想做什麼都會盡可能的答應和陪同。

而珍妃在入宮初時,也是得到了慈禧太后的寵愛,畢竟這也是自己親侄子所親自挑選,慈禧太后也顧不上緣由,愛屋及烏對待珍妃,予之百般的愛護。

但好景不長,因為一些觀念上,慈禧太后和珍妃有所不同,兩人的關系急轉直下,假以時日更是勢不兩立。

珍妃喜愛無拘無束地表達自我,因而時常喬裝男扮,在大街小巷之上游走。這些事情傳到慈禧太后耳中之后,由于封建影響,對此為之震,認為珍妃這樣的行為有違婦道,更是有失顏面,所以令止珍妃繼續這樣作為。

在此之后,珍妃不但沒領會和聽從,更是常做出與慈禧太后相反之事,這對身居高位的慈禧太后而言,這是為極之的大不道,當朝之上就連皇帝對她都得避讓,區區一名妃嬪卻敢與之,從此珍妃在慈禧太后那就看不過。

就在八國入北京之時,朝廷上下一同人等正準備走,前往西安,也籍此機會,在臨行之前,慈禧太后命人將珍妃帶到井中。等到過去一年之久,慈禧才將珍妃并于清西陵。

時至今日,當年那口井,已成為了故宮一處有名的旅游景點,許多的游客在小說,電視劇等途徑上了解到珍妃的事跡后,為此慕名而來,親臨現場一探究竟。

可很多的人在來到此地,看到如此小的井口后,都難免心生疑慮,這樣寬度的井口真的可以放下一名人嗎?

但事實上,原先的井口并非這般,是工作人員出于安全的考慮對于現場進行了一些調整所致,由此可見慈禧太后當年的掌后宮時的專橫。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