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不得司馬懿會撤兵,城樓上這兩個書童,是整場空城計最大的疑點

在《三國演義》中,諸葛亮做為靈魂人物之一,智計通天,膽識過人,他的許多故事都家喻戶曉,婦孺皆知,比如舌戰群儒,比如草船借箭,當然更少不了「空城計」。 諸葛亮在西城城墻上撫琴一曲,竟能嚇退司馬懿十五萬大軍,這場撤退的關鍵性問題在哪里?空城之計又有何疑點?

一、北伐失利

要談空城計,自然要從諸葛亮第一次北伐失利說起。

公元228年,是蜀漢建興六年,劉禪的蜀主之位已經穩固,朝堂之內也漸漸穩定。恰逢魏文帝曹丕病逝,曹魏內部人心浮動,諸葛亮于是上書請求北伐,第一次北伐戰爭就此打響。

自從劉備死后,諸葛亮就實行休養生息政策,一直在儲備戰略物資。蜀漢經過五六年時間的謀劃,舉全國之力北伐,君主新喪、毫無準備的曹魏自然大敗,隴右五郡一下子丟了三郡。消息傳回洛陽,整個朝野一片哀戚。

慌亂的魏明帝曹叡急忙派遣大軍抵擋,兩軍即將展開決戰,此刻,蜀漢的咽喉之地——街亭就成了重中之重,派遣何人鎮守街亭也成了這次北伐的關鍵。

正當諸葛亮猶豫不決時,馬謖主動請纓,請求出戰。諸葛亮對馬謖的能力持懷疑態度,但此時無人可派,馬謖又立下軍令狀再三保證,諸葛亮只能將這個重任交到馬謖手上。臨行前他再三叮囑,詳細訴述了作戰細節,只要馬謖能夠遵循這些安排,守住街亭不是難事。

可驕傲自負的馬謖豈會如此聽話?馬謖其人也不是完全沒有能力,建興三年時,諸葛亮采用馬謖「攻城為下,攻心為上」的策略,出征漢中,大獲全勝。但馬謖問題在于太過固執己見,不聽勸告。副將王平屢次勸說他要將軍隊駐扎在山腳,這樣才能防備魏軍的偷襲,可馬謖偏偏要將軍隊駐扎在山頂,結果被張郃率領的魏軍包圍,切斷水源,大敗而歸。

街亭失守之后,魏軍長驅直入,諸葛亮只能率領幾千殘兵退守西城縣。而不遠處,司馬懿正帶領十五萬大軍浩浩蕩蕩殺來。此時,諸葛丞相眉頭一皺計上心來,空城計登場了。

二、童子退敵

諸葛亮聽說司馬懿率大軍前來的消息,心里明白手下這幫散兵游勇是萬萬不能與大軍抗衡的,就算棄城逃走,也很快會被司馬懿追上剿滅。

于是乎,他下令將西城縣的城門大開,將所有的旌旗撤走,命令手下將士換上雜役的服飾,旁若無人地打掃街道。

等到魏軍到來之時,他悠閑自得地登上城墻,兩個小童子侍立在側,自顧自地撫起琴來。琴聲悠揚,神色自若,不見絲毫慌亂。

司馬懿帶領大軍氣勢洶洶地趕來,卻看到如此悠閑的一幕,心中也犯起了難。此刻西城城門大開,若是揮師進攻,必能生擒諸葛亮,立下大功。可若是城中有埋伏,他貿貿然攻進去,也許會全軍覆沒。

司馬懿難以抉擇,只能仔細觀察城墻上諸葛亮的反應。只見諸葛亮談笑風生,鎮定自若,哪有半點大軍壓境的緊迫感。

更可疑的是諸葛亮身邊的兩個書童,看見城下十幾萬大軍,卻一點都不慌張。 如果不是心里有底氣,以小孩子的心性恐怕早就嚇哭了。

思索片刻,司馬懿急忙指揮大軍撤退。他的兒子司馬昭不解地問: 「形勢一片大好,父親何故退兵?」

司馬懿回答說: 「諸葛亮為人謹慎,絕不會以身犯險。他在城中設了埋伏,打開城門在城墻上撫琴,就是想引誘我們進入城中,將我軍一舉殲滅。你看他身邊兩個書童小小年紀卻如此冷靜,肯定是洞悉了計劃,才會神色不變。」

司馬昭似懂非懂地點點頭,跟隨大軍撤退,西城因此得以保全。

三、進退的利弊

許多人看到這里,也許會大聲嘲笑司馬懿的愚蠢,面對覆滅蜀漢的大好時機,卻被諸葛亮的虛張聲勢騙過。這樣想真是大錯特錯,如果司馬懿真的這麼愚蠢且懦弱,又怎麼能熬走曹魏三任皇帝,最后將權力牢牢掌控在司馬氏的手里,達成「三分歸晉」的結局?

在空城計中,我們不僅要看到諸葛亮與司馬懿的斗智斗勇,同時也不能忽略司馬懿自己的算計。

曹丕走前雖然將司馬懿列為輔政大臣,但曹魏的宗室并不喜歡這位外姓的重臣,魏明帝曹叡對司馬懿也并不倚重。若非諸葛亮率領的北伐大軍勢如破竹,曹魏到了危亡關頭,魏明帝也不會將兵權交給司馬懿,給他立功的機會。

自古「狡兔倒走狗烹,飛鳥盡良弓藏」,司馬懿之所以被起用,是因為他能制衡諸葛亮。一旦諸葛亮身去,蜀國滅亡,司馬懿只會成為曹魏宗室大臣眼中毫無用處的攔路虎,下場不會好到哪里去。

所以,面對西城大開的城門,司馬懿開始認真思考起進退的利弊。如果進攻西城,則有兩種情況:一種情況是城中設有埋伏,他司馬懿一旦進入甕中,就會成為諸葛亮的獵物,插翅也難逃了。

另一種情況是諸葛亮虛張聲勢,故布疑陣,他率軍進攻,則諸葛亮必4無疑。 諸葛亮走后,他司馬懿難道還能獨善其身?

所以無論城中形勢如何,司馬懿一旦進攻,都是穩賠不賺的買賣。若是率軍撤退,雖然難免會被人譏笑膽小如鼠,但面子與性命相比不值一提。

更何況諸葛亮已經擺足架勢,做出一副城內設有埋伏的模樣,給了司馬懿撤退的台階。他日魏明帝曹叡興師問罪,司馬懿也有搪塞的理由。

結語

雖然空城計將諸葛亮的謀略、司馬懿的算計、諸葛司馬兩人的心里攻防戰都展現得淋漓盡致,但它只是羅貫中的藝術創作,并不是歷史上真實發生過的事。

實際上,在街亭失守之后,諸葛亮只是率領蜀軍退回漢中,并未與司馬懿正面對決,更談不上使用空城的計策嚇退司馬懿十五萬大軍。

但文學藝術創作的魅力正在于此,它能將一個故事描繪得引人入勝,令人信以為真,費盡心力分析當時的局勢與人物的動機,并且可以自圓其說。

雖然三國時期的故事本身已經十分精彩,但如果沒有《三國演義》的藝術加工,也達不到如此膾炙人口的地步。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