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卓手下智囊李儒,為何看不出王允的離間計?李儒:我為求自保

初平三年,漢獻帝劉協大病初愈,在未央宮召見文武大臣,受到召令后,漢庭當朝太師董卓便在麾下虎將呂布的護衛下,來到了北掖門外,準備入宮面圣。

而就在這個時候,騎都尉李肅卻大喊一聲,手持長戟,領著北掖門外的禁軍護衛向董卓刺去,說是遲,那時快,董卓用胳膊一擋,被長戟刺傷了手臂,導致鮮血直流。

董卓見勢頭不好,大聲呼道:呂布何在!

而馬車后面的呂布一聽,則是走了出來,將事先準備好的詔書拿了出來,高聲宣布道: 奉當今天子之令,討逆亂臣賊子董卓。

董卓這個時候才知道自己麾下的虎將呂布背叛了自己,對自己倒戈一擊,董卓為此強忍疼痛,大聲罵道: 呂布,你個狗奴才,竟敢背叛于我?

呂布則不為所動,招呼騎都尉李肅等人沖上前去,將董卓亂戟除掉,而董卓的心腹田景及仆人見此情形,護主心切,紛紛用身體護住董卓的尸體,呂布見狀,當即將二人解決,以此來震懾董卓的部下。

《后漢書》董卓入門,李肅以戟刺之;董卓衷甲,不入,傷臂,墮車,李黑等以長戟俠叉董卓車,或叉其馬。董卓顧大呼曰:「呂布何在?」呂布曰:「有詔討賊臣!」董卓大罵曰:「庸狗,敢如是邪!」呂布應聲持矛刺董卓,趣兵斬之。主簿田儀及董卓倉頭前赴其尸,呂布又除之,凡所除三人。

董卓逝后,王允派遣漢庭老將皇甫嵩領兵攻打郿塢,將董卓的部下和族人清理得是一干二凈。

我們都知道董卓被除一事,是中了王允的離間計,而董卓麾下有一位心腹謀士,名為李儒,他集陰謀于一身,可謂是董卓手下的首席謀士,但是在這次董卓身4的事件中,李儒卻并沒有為董卓提前 「預警」,這就不禁讓人提出疑問,董卓手下的智囊李儒,為何看不出王允的離間計呢?

叛主求榮的李儒

李儒本是一個文人,由于文筆了得,因而得到了弘農王劉辯的賞識,被后者召入府中,擔任郎中令一職,為弘農王劉辯出謀劃策。

李儒這個人,看似文弱書生,但是他的野心卻很大,他總幻想著自己有朝一日能夠入朝為官,位列三公。

公元189年,外戚大將軍何進被宦官所除,西涼軍閥強人董卓趁此機會,統領西涼強兵強勢入主京師,控制住了局面,李儒見此局面,當即投向董卓的懷抱,為董卓所用。

成為董卓心腹謀士后的李儒,可謂是壞事做盡,為虎作歹,助紂為虐,當時,李儒昔日輔佐的弘農王劉辯已是大漢王朝的天子,董卓見他并不聽話,便廢黜他的皇位,改立陳留王劉協為帝,是為漢獻帝。

雖然說弘農王劉辯被廢去了帝位,但是董卓生怕弘農王為其它諸侯勢力所用,因此決定將弘農王劉辯毒倒,以絕后患。

董卓將這個「不光彩」的任務交給了李儒,李儒本來作為弘農王劉辯昔日的下屬,應該回避這個事情,但是他為了討好董卓,也為了日后能夠在朝堂之上謀取一個好位置,李儒毫不猶豫地接受了這個任務。

初平元年正月十二癸丑日,李儒帶著一壺毒酒來到弘農王劉辯的住處,一臉奸笑地說道: 殿下,服下這杯藥酒,可以避邪。

而弘農王劉辯見李儒不懷好意,便直截了當地說道: 本王沒有病,你給我藥酒喝,只不過是想除掉本王罷了。

李儒見弘農王劉辯不肯喝毒酒,便招呼帶來的武士對弘農王進行威逼,弘農王劉辯見勢,自知自己在劫難逃,便將妻子唐姬以及服侍自己的宮人全部召集在一起,然后一道飲宴而別,弘農王劉辯將毒酒飲入口中時,仰天長嘆道:天道易兮我何艱!棄萬乘兮退守蕃。逆臣見迫兮命不延,逝將去汝兮適幽玄,可謂是十分的悲涼。

《后漢書》:董卓使弘農郎中令李孝儒鴆于弘農王曰:「服此辟惡。」王曰:「此必是毒也。」弗肯,強之。于是王與唐姬及宮人共飲酒。王自歌曰:「天道易兮我何艱,棄萬乘兮退守藩。逆臣見迫兮命不延,逝將棄爾兮適幽玄。」唐姬起舞歌曰:「皇天崩兮后土頹,身為帝王兮命夭摧。4生路畢兮從此乖,悼我煢獨兮中心哀。

就這樣,弘農王劉辯就這樣倒在了自己昔日內臣的手上,初平元年二月,董卓倒行逆施之舉,激怒了天下群雄,天下群雄組成關東聯軍來討伐董卓,

董卓見關東聯軍強軍來襲,生怕洛陽城無法守住,便決定退往長安,在退完長安城之前,董卓將李儒這位首席謀士召來進行商議,李儒獻上一條毒計,讓董卓派兵焚燒洛陽,留一座毀棄的空城給關東聯軍。

而董卓這家伙,想都沒有想,便按照李儒所說的,派兵對洛陽城進行焚燒,燒毀了大量的宮殿、官府,以及民宅,還示意兵士隨意搶奪洛陽民眾的財務,導致洛陽城內生靈涂炭。

后來,天下群雄之一的孫堅領兵來到洛陽城內后,看到城內殘垣斷壁,十分荒涼,心中十分的悲憤,立下重誓要將始作俑者董卓和李儒除掉,以謝天下。

常言道,善有善報 ,惡有惡報, 不是不報, 時候未到 ,時候一到 ,立刻就報,公元191年,退守長安的董卓在司徒王允的反間計之下,身4人手,而董卓的心腹幕僚李儒因為沒有隨同前往未央宮,而逃過一劫。

那麼李儒作為董卓的首席幕僚,為何看不出王允的離間計呢?

文者認為李儒這是自報之舉,有意讓王允用離間計除掉董卓,當時董卓倒行逆施,已是天怒人怨,在內,司徒王允等人對董卓沙心四起,在外,各路群雄虎視眈眈,欲要攻取長安城,將罪魁禍首董卓除掉。

李儒對這些心知肚明,因此決定脫離董卓,讓董卓倒在王允的離間計之下,而董卓倒下后,李儒和董卓的部將李傕出來收拾殘局,趕跑了呂布,逼沒了王允,重新挾持了漢獻帝劉協。

事后,李傕曾請求漢獻帝劉協封李儒為侍中,但是遭到了漢獻帝劉協的嚴詞拒絕,漢獻帝劉協說李儒是一個叛主求榮之人,而李儒則是將自己所做的壞事全部推到逝去的董卓身上,令漢獻帝劉協越發的鄙視李儒的為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