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慈禧困于瀛台的光緒帝,飽受疾苦,吃住不忍直視,真相如何?

戊戌變法被慈禧叫停,百日維新失敗,光緒帝被囚于瀛台,光緒二十四年(1898年)九月二十一日,慈禧太后以光緒帝的名義下詔宣布皇帝身體有病,由她臨朝聽政。

從此,每逢朝議,光緒帝只是坐在慈禧右側受朝卻不能說一句話,形同傀儡木偶,散朝后即被押往瀛台,如同不帶枷鎖的囚犯。慈禧同時又下懿旨廢除新政,搜捕變法分子。至此, 推行了一百天的「戊戌變法」戛然而止,「百日維新」宣告失敗。

在此前的9月8日,譚嗣同、劉光第、楊銳、林旭、楊深秀、康廣仁(康有為弟)等維新派骨干人士被押往宣武門外菜市口刑場處決,「戊戌六君子」為變法而殉難。因光緒提前示警,康有為乘英國軍艦逃往香港;梁啟超則在日本公使的掩護下化妝輾轉逃往東瀛。帝師翁同龢被革去軍機大臣等本兼各職,永不敘用,貶回家鄉常熟嚴加管制;積極響應并推行新法的湖南巡撫陳寶箴(陳寅恪祖父)以及其他40多位開明派官員,統統被革去官職。

極具歷史進步意義的戊戌變法運動就這樣被慈禧老太婆殘酷扼殺了。變法之慘敗,說明統治下的清王朝,以及以她為代表的滿清上層既得利益者之腐朽顢頇、因循守舊,你哪怕進行一點微弱的改良也是毫無可能的,它只能無可救藥地走向死亡的深淵。

戊戌政變后,成了階下囚的光緒皇帝,受盡慈禧太后的百般凌虐,不但失去了行動自由,其所遇更凄苦。據知情者傳聞,光緒曾被打落牙齒而不許送醫救治,以致痛暈過去;還有故意賜予不新鮮的茶食,使其腹脹不堪,而慈禧及其親信太監們反當笑話看之說;而尤其過分的是,慈禧令人與隆裕皇后同處一室,以此羞辱光緒。當然,上述傳聞皆是野史所記,雖然會夾雜有附會揣測之說,或有夸大之辭,不可盡言,但身為姨媽的慈禧對外甥光緒的虐待與戕害則是公認的事實。 時人(官員)高樹在《金鑾瑣記》中有詩云:

「朝罷歸來撤御橋,湖邊老屋冷瀟瀟。神龍或挾風云遁,權用瀛台作水牢」。

形象地描繪出百日維新失敗后的光緒被慈禧幽囚于瀛台的悲慘生活。有史家說光緒是史上最苦命的帝王。貴為九五至尊,遭此境遇,豈不令人喟嘆?!

光緒被囚瀛台后的屈辱生活

光緒帝被囚于瀛台后,不僅在政治上受迫害,生活上也飽受虐待和折磨。他并非亡國之君,然而,所體味的一切身體與心靈的痛苦卻和亡國之君一樣。

史載,光緒被囚后,他睡覺的冷炕上,僅鋪有爛席子一張。嚴冬之時,朔風勁吹,寒冷徹骨,窗戶紙破損,卻無人裱糊,瀛台位于中南海的孤島上,四面環水,夏天還好,一到冬天則寒風凜冽,砭人肌骨,戶部尚書立山得知后覺得于心不忍,就派人去裱糊好窗戶。事后被慈禧知道,她勃然大怒,將立山大罵一頓仍不解氣,立山差點遭到不測之禍。多虧李蓮英從中斡旋,立山才僥幸過關。庚子年立山因反對向列強開戰而被殺,有人認為大約也是一個原因吧。嚴厲斥責過立山,慈禧又指責光緒貪圖安逸,忘記了列祖列宗創業之艱難。一向懦弱、畏慈禧如虎的光緒不敢回一句嘴,更不敢多言一句,只唯唯諾諾而已。

剛被軟禁瀛台時,伴駕太監們按慈禧吩咐,每日給光緒預備兩席飯菜。一餐叫「列席」 ,也就是光緒份內應有之待遇;另一席則是太后「恩賜」。后來大約在策劃廢立期間,慈禧下令撤下她的賞賜,只剩份內一席。而所謂「例席」,大都是即將過期變質的不新鮮飯菜,太監們在慈禧的授意下往往任意敷衍,有時候干脆整日不送飯。光緒常饑餓難耐,餓急了還摘食木槿花纓充饑。

光緒也曾嘗試逃離瀛台,卻無法成功

瀛台是中南海中的人工島,四面皆水,只有一面架設板橋與外界聯通。西太后把光緒帝囚禁于瀛台后,派20多個太監輪番日夜看管。太監們每日送「御膳」時,就架起板橋登島,進膳完畢后,便撤掉板橋。一次光緒想乘亂踏橋離開瀛台,被人察覺撤橋而未能得逞,慈禧將6個太監處治,從此監管更加嚴密了。光緒帝只能望水興嘆,不能離島半步,為此他度日如年,曾寫詩哀嘆道 :

「欲飛無羽翼,欲渡無舟楫 」......

生活在瀛台的光緒帝,接觸的都是令人望之生厭的大小太監,住著豬圈一樣的簡陋房舍,吃著已變質散發著餿味 、難以下咽的不潔食物,滿目所及,無非是瀛台上的幾座避暑閣樓,沒有任何樂趣。郁悶至極,光緒只得翻看《三國演義》解悶,他曾哀嘆:「我還不如漢獻帝」。

他無法排遣心中的郁憤 ,時間一長他的性格發生了畸變。原先他對親隨太監從不打罵,也很少發脾氣。但長期的折磨、摧殘使他變得喜怒無常,尤其在他人生中的最后幾年,變得暴怒異常,煩躁時,動輒對太監斥責、打罵,罰跪更是常有之事,他還天天在紙上寫袁世凱的名字,在名上畫圈以表達心中的怨恨之情。貴為大清王朝皇帝的光緒,已經淪為不見天日的囚徒。

長期的軟禁以及情緒壓抑使光緒的身體狀況日益惡化,即將告別人世

史載,光緒自幼身體羸弱,患有多種疾病,被囚于瀛台后身體狀況一天不如一天,多愁多病,使他步履蹣跚,行動困難。清宮檔案記載:光緒的腰胯左側疼痛異常,稍一轉動就牽扯整個腰部,痛不可忍,晚上則昏睡不已,睡得愈久則血脈愈發凝滯,筋骨愈發僵硬不靈便,而且這些癥狀一日重似一日。

他將此怪罪于太醫,常叱罵醫生不精心為其診療,責備他們下藥全無療效,似乎有指桑罵槐之意,包含著對西太后的譴責。據記載,他臨死前,某一天突然想到慈禧面前請安,實際是想當著慈禧的面發泄其憤懣情緒,要親口告訴她:被她壓制殘害的傀儡皇帝就要油盡燈枯了,你老太婆該放心了。他掙扎著被扶下病榻,艱難地走了幾步,隨即支撐不住癱軟在地,從此僵臥不起。

光緒三十四年(1908)十月十二日,光緒帝愛新覺羅·載湉于瀛台涵元殿含恨而終,年38歲。廟號「德宗」。

巧的是,在光緒駕崩后第二天,清王朝的實際掌權者慈禧太后也一命嗚呼,于是有人揣測這位權欲勃發的老太后預感到自己將死,授命太監下藥害死光緒。因為兩人之死僅隔一天,這種說法就更為人所信,這大概就叫「無巧不成書」吧。

從本質上講,光緒是病死亦或是被慈禧或袁世凱謀害而死,都已無關緊要。思想開明的他死于變法運動,死于封建頑固派的反攻倒算以及殘酷迫害,這是毋庸置疑的。直接謀害和間接折磨而死,原本沒有根本不同。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