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獻帝真是被曹操挾持的嗎?別被小說騙了,看看正史是怎麼說的

亡國之君,在歷史上這個詞往往形容在古代封建王朝末期一些昏庸無道的君主,他們常常以自己庸碌殘暴的統治而斷送整個王朝的命運。哪怕是開創統一天下的秦朝、隋朝,他們的亡國之君胡亥、楊廣也難逃史家的口誅筆伐。

可歷史上又偏偏也有這麼幾位亡國之君,一個強大王朝的命脈在他們手中斷送,卻得到后世人們普遍的同情和認可,其中就包括漢獻帝劉協與明思宗朱由檢,而相比之下漢獻帝劉協的結局又顯得那麼安穩平和,實乃古今罕見。

公元181年,漢獻帝劉協出生于洛陽,他的母親乃是受漢靈帝的寵妃王美人,即便如此劉協依舊是以庶子的身份度過了自己波瀾不驚的童年。

與宮中的平和相比,此時的漢王朝早已病入膏肓,各地的起義接連不斷,朝廷為平叛給予各地方豪強的自主權又讓漢末諸侯割據勢力愈演愈烈,最終敲響了東漢王朝的喪鐘。

悲劇童年

劉協的母親王美人出身于世家大族,性情賢淑,深得漢靈帝寵愛。但此時后宮中的何氏因生下劉辯而被立為皇后,在朝堂上何氏的勢力要遠遠大于王氏,因此王氏的美貌在贏得漢靈帝寵愛的同時也引起何皇后的妒忌。

王氏懷孕后甚至不敢讓皇帝知道,為了免遭沙身之禍自己不得已偷偷吃下墮胎藥。造化弄人,劉協還是順利地出生了,開啟了自己充滿悲劇的一生。

紙始終很難包住火的,劉協的出生很快傳到何皇后的耳朵里,王美人就這樣香消玉殞,漢靈帝得知后又迫于何氏家族的淫威,沒有過多追究何皇后的責任,只是將襁褓中的劉協接到宮中由董太后撫養。

漢靈帝病逝后,劉辯即位,很快宦官集團和何氏爆發了「十常侍之亂」,何進與宦官集團同歸于盡,前來入京平叛的董卓在郊外正巧遇到了逃出京城的劉辯、劉協兄弟,他們的噩夢也就此開始了。

為了掌控朝政董卓先是將年長的劉辯除掉,立年幼的劉協為帝,爾后又相繼除掉何氏一門,逼迫劉協封自己為「相國」,賜予當年西漢末年王莽的特權。董卓專權下,漢廷萬馬齊喑、后宮[淫.亂]、諸侯并起、民不聊生。

董卓被誅后,劉協又被其爪牙李傕、郭汜挾持顛沛流離,甚至沒能食得一頓飽飯,直到二人伏誅后大臣楊奉和董承才帶著小朝廷返回洛陽,可剛出虎口又入狼穴,在洛陽,一個名叫曹操的諸侯早已在此恭候多時。

傀儡壯年

公元196年秋,劉協終于回到了闊別已久的東都洛陽,在司空曹操的主持下,洛陽逐步恢復了昔日的漢制,劉協依舊是這個國家最高的統治者。

與劉協合法地位一同確立的,還有以曹操為中心的兗州集團對朝堂逐步建立起的掌控權,當官渡之戰袁紹打敗后,曹操徹底成為漢朝最大的軍閥,并依洛陽之便可以隨時以朝廷的名義對其他南方諸侯進行政/治和軍事斗爭。

在此期間,漢廷內發生了反對曹操專權的「衣帶詔事件」,以國舅董承為首的一批文官借皇帝密詔的機會聯絡各方諸侯討伐曹操,可惜事情敗露,一批忠于漢室的大臣被除掉。

但曹操并未上升到劉協本人,還將自己的女兒曹節許配給劉協為后。但此舉或許也是曹操為了更好地控制劉協的一種手段。

到公元208年曹操更進一步升丞相,雖然經歷了赤壁大敗,徹底失去了一統中國的機會,但曹氏集團對于北方的統治依舊穩健。

在洛陽的劉協此時再也沒有機會與外界所聯絡了,公元213年在兼并漢中、西涼等地后曹操加封魏公,加九錫,成為大漢歷史上又一個異姓王。放在哪一個朝代來看,曹操的行為無疑都是謀反的表現。

他對劉協的態度尊敬中更多地還是威逼利誘,即便如此終其一生卻始終沒有踏出篡位的一步。與后世評價的「挾天子」不同,對于劉協本人曹操依舊保持著一個臣子應有的禮節和尊重。

即使曹操對劉協的尊敬很大一部分出自他自己試圖實現統一天下的目的,但對于「令諸侯」這一點還是值得商榷的。回過頭來看,自從曹操接回劉協的那一刻起,就在地位上凌駕于各路諸侯之上,在利益上已經成為眾諸侯的大敵。

無論是前期的袁紹、孫策,還是中期的孫權、劉表、亦或是劉備、劉璋,都未曾對曹操所謂的「詔令」表現出一絲的服從, 既然諸侯都未真正承認過曹操的命令,又何來的「令諸侯」一說呢?

即便天下諸侯都服從了他的詔令,那麼劉協是否就對曹操顯得無足輕重了呢?即便他迎回了漢獻帝,他依舊難以在「挾天子」和「令諸侯」之間做到平衡,甚至做不到完全掌握其中一方。

劉協就像一個吉祥物一般,被軟禁在洛陽城中,成為曹操權力的象征,曹操對他既不能動也不能用,劉協的唯一作用就是在法理上約束孫劉兩方對自己的軍事行動罷了,這種約束顯然是有限的,直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刻。

安享晚年

公元220年曹操病逝,世子曹丕承襲爵位,此時南方的蜀漢政/權與孫吳政/權早已交惡,對于曹丕來說他絲毫不用擔心自己對劉協的態度會影響到孫劉兩家對自己的行動,于是在眾人的推舉,他徹底撕破與劉協之間那脆弱的君臣等級。

就這樣,在即位的第三十一年,劉協頒布詔書,將大漢皇帝的玉璽交給眼前意氣風發的新魏王,這年冬天他最后一次以皇帝的身份祭告太廟,然后就將皇位禪讓給了曹丕,歷時一百九十五年的東漢王朝正式滅亡。

曹丕并沒有苛責劉協,將他封為大魏的山陽公,依舊是一個萬戶侯。他的妻子、曹丕的姐姐曹節,跟隨著丈夫來到山陽縣,與他同甘共苦,成為劉協身邊唯一的精神依靠。

退位后的劉協,在自己的封地體察民情、清點流亡人口,為了恢復生產力他還減免了開墾荒地農民的賦稅,讓飽經戰亂的山陽縣重新換發生機,也許在這一刻他才真正體會到一個統治者到底該為自己的子民做些什麼。

在閑暇之時,劉協不忘學習醫術,在那個動亂年代疾病常常是除戰爭之外最殘酷的災難,劉協不忍自己的百姓受難,加上他自幼聰敏過人,很快便掌握了治療傳染病的醫理。

曾經高高在上的帝王如今成為了造福一方的醫生,也算是用不同的方式完成他自己的事業吧。在他十幾年的治理下,山陽縣民生安樂、糧倉充實,百姓數年不識刀兵,孩童皆會誦文,老人怡然自樂,是那個亂世中少有的安樂局面。

如果劉協不是靈帝的兒子,沒有出生在這亂世,那麼他是否會成為繼光武帝之后又一個中興之主呢?或許一切都有可能。

公元234年,劉協在山陽縣走完了自己復雜的一生,魏明帝曹叡得知后慟哭三日不止,以漢朝皇帝的禮節將其下葬,漢朝最后一位帝王就此畫上了句號,作為亡國之君他的是非功過就只有留給后人評說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