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最美格格長怎樣?容貌曝光后,網友驚呼:太像周冬雨

很多人看了清朝女性的照片后,感慨「清朝無美女」。此言差矣。今天我為您講述的這個故事的主人公——完顏立童記,就是一個標準的大美女。論眉眼她酷似周冬雨,論氣質更是溫婉、嫻雅,絕非今世庸脂俗粉可比。她凄涼的身世更令人唏噓。

完顏·立童記,漢族名字叫王敏彤。她出身名門,父親乃是軍機大臣完顏·崇厚之孫是完顏·立賢,母親愛新覺羅·恒慧是宣統朝軍機大臣、貝勒毓朗的長女。完顏·立童記是家中長女,人稱小大格格或王大姑娘,其妹叫完顏·碧琳(漢名「王涵」)。她們是末代皇后郭布羅·婉容的姨表妹(婉容生母是立童記母親的叔伯姐姐,繼母恒香是其母的二妹)。

右三那個清秀的小姑娘就是王敏彤。

前排左一為童年的王敏彤,那時她就有端莊的大家閨秀范兒。

王敏彤的父親完顏·立賢

王敏彤自幼生得白皙漂亮,性格又溫順可人,從小就深得長輩寵愛。王敏彤的妹妹王涵在自述中回憶:

姐姐是被一切長輩所寵愛著,她永遠跟著母親,吃飯也與大人一桌。因為她即馴順又生得白皙漂亮,但我卻是一個黃毛丫頭,在后院一個人吃飯,平常不叫出來見客人,怕錯了禮法招人笑話,只有在生日節日一些的日子才被打扮好了出來見世面。

隨著時局的變化,王敏彤隨外祖母朗貝勒福晉和母親來往居住于天津北京兩地。17歲的王敏彤曾遵母命曾與一「門當戶對」的愛新覺羅氏某人訂婚,后因男方與某戲子有染,一時間鬧得滿城風雨鬧。王敏彤不得不與他解除婚約,回到北京東四三條27號祖屋定居。

那時,她與住在隔壁的名伶孟小冬成為閨中密友。梅蘭芳也與王敏彤很熟,戲稱她「小大格格」。

左一為王敏彤,居中的男孩是婉容的弟弟潤麒。

左二為童年時期的王敏彤,與她合影的有末代皇妃文繡和末代皇后婉容,以及溥儀的妹妹等滿清皇室女子。

左一為王敏彤。

王敏彤有一種今人沒有的閨閣之美。

身著旗裝的王敏彤。

王敏彤的戲裝照超美。

王敏彤與孟小冬合影。

正應了「紅顏薄命」這句老話兒。王敏彤的婚姻大事從一開始就不順。在她解除婚約不久,溥杰原配唐怡瑩(端康太妃的侄女)出軌某軍閥之子,并且還偷偷將府中財物大量運出。于是,溥杰與她失婚。

溥儀讓二妹蘊和在京津的滿蒙親貴女孩中,為溥杰物色合適的結婚人選。溫婉漂亮的王敏彤成了合適的人選。據說,溥儀還派二格格蘊和親自到北京相看過,雙方長輩都很滿意這門親事。滿懷憧憬的王敏彤與母親一起到偽滿洲國的新京(長春)相親。萬事俱備,沒想到,日本軍部橫插出來一杠子,特派陸軍大將本莊繁出面干預,為溥杰娶了日本夫人嵯峨浩。王敏彤母女只得黯然回京。

一身旗袍的王敏彤。

左一為王敏彤。

中年的王敏彤,端莊嫻雅顯得非常年輕。

1960年溥儀特赦之后,溥儀七叔載濤和三妹蘊穎又想撮合溥儀與王敏彤結婚。當時王敏彤雖然已經50開外,但皮膚白皙、面容姣好,看上去只有30多歲的樣子。

已如驚弓之鳥的溥儀,急于想與滿清的遺老遺少撇清關系,不想再找一位格格做老婆,于是拒絕了。隨后他與護士李淑賢結了婚。王敏彤最后一次出嫁的機會,也錯過了。

晚年的王敏彤,略微發福,不施粉黛,但仍有一種嫻雅的氣質。

晚年的王敏彤。

一生未嫁的王敏彤,晚景格外凄涼。她自幼長在深閨,沒有任何生活技能。解放以后只能與母親相依為命,靠變賣家產為生。

婉容的弟弟潤麒曾回憶:

大表妹王敏彤,這個人性格比較內向和古怪,一生沒有嫁人,文革期間她的東西都被抄了,她和她的母親住著一間簡陋的小房子,地方非常破舊,后來她母親過世了,她就自己一個人住著。文革后街道每個月給她三百元錢,沒有其他生活來源,就靠這點兒錢維持生計,家里破敗得跟要飯的差不多。

有一年,我過去看她,人住的屋子里有三分之一的地方堆著蜂窩煤,里面很臟、很冷。我看了很心酸,勸她搬出去和大家一起住,她說什麼也不愿意。后來,我就想了個辦法,騙她說:我做夢,夢見了你的奶奶(她的媽媽),她不放心你,讓我勸你,改變改變生活。她聽了直搖頭,只是不信,說夢是心里想,實際沒那回事。我說服不了她,只好由她。

其實,她要改變一下生活很容易。她有一個乾隆的瓷瓶,是祖上傳下來的古董,有人給她出價到八十萬,她堅決不賣,非要一百萬。后來,不知道是為什麼,她把這個寶貝瓶給了台灣的一個親戚,卻又一分錢也不要,可能是因為祖上傳下來的寶貝,她實際上是不舍得賣的,才傳給那個親戚的吧。那個親戚也是個不錯的人,對她挺好,非常用心地照料她,不知道用了什麼辦法,說服她搬出小房子,由他出錢供她去住養老院。這一回她聽話了,反正沒什麼牽掛,就去了北京一家養老院。

養老院的條件很好,在那里好吃好住,能洗澡,她的生活一下子好多了。可是,誰也沒想到,她在養老院沒住滿一個月就死了。似乎人有時候就是這樣,吃糠咽菜過苦日子倒挺好的,而她呢,據說是因為一次吃餃子,忽然沒咽下去噎死了。所以,我這個表妹呀,不知道是個什麼命。我有時候就想,如果她不改變環境,不離開她的破房子、不離開她的寶貝瓶、不去養老院,可能還會活一些年,也許還死不了的。

曾負責照顧她的外甥回憶:

大姨晚年基本和我過,直到最后崩潰也是在我家(天津),崩潰后她總臆想有人要害她,非得回北京她的小屋才安全,當時我父親也癱瘓在床,無奈下只得將她送回北京(文革抄家后由老宅轟出來后的那間破敗的小屋),給他花錢雇了一位街坊每天來給她料理一下,我每星期開車去京給她送一周的吃用,取回換洗的衣物,這樣堅持了將近一年,87年5月適逢台灣的完顏氏表姐來京瞧她,才將她送進景山附近的一家養老院,一個月后大姨在養老院突發重病,經多方搶救無效去世。

這樣一位美麗、嫻雅的舊式女子,在大歷史的裹挾下隨著時代沉浮,并最終淹沒在歷史的塵埃中。她的美麗,她人格的不獨立,她被禁錮的思想,造成了她的悲劇人生。如今思來不禁讓人唏噓。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