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清朝最窮狀元,殿試時在考卷上寫8字,皇帝直接看哭:狀元就他了

自隋文帝楊堅發明科舉考試制度以來, 歷朝歷代都有無數人才通過科舉考試成為了為江山社稷做貢獻的人才,在古代能夠考上狀元的,自然都是聰明才智遠超常人的天才,讓這樣的人成為達官顯貴,自然是沒有異議的公平之事。

到了清朝后期,由于國家內外都飽受著禍亂,因此更需要得力的人才來輔佐皇帝安頓社稷,數百年未能出一個狀元的四川,也在這一時期為國家培養出了一個難得的人才, 他在殿試時用八個字成功征服了光緒帝,成為了那一年的科舉狀元。

四川的最后一位科舉狀元

這個人的名字叫駱成驤。駱成驤并不出身于富貴人家,雖然自小是窮人, 但是駱成驤早早地就表現出了與一般小孩所不同的優秀氣質,他的父親也不愿意駱成驤一輩子做一個平平無能之輩,因此耗盡家財將他送去讀書了。

駱成驤讀書十分地爭氣,成績常年位居學校第一,當時正在四川擔任學政的張之洞在駱成驤所在的學校考察時,看到了駱成驤寫出的文章。 張之洞對于駱成驤的文筆才華十分地贊嘆,還斷定他日后必然有「大造化」。

事實也確實如此, 1893年駱成驤參加了四川舉行的鄉試,最終取得了全省第三名的成績,直到1895年駱成驤才參加了殿試。所謂殿試,就是在皇宮大殿前考試,由皇帝親自主持,最終評選出狀元、榜眼等優秀人才。

在1895年的殿試中,光緒皇帝分別出了有關軍事、節儉、民生、水利農業的四道考題,在場的諸位書呆子對于光緒帝不考察四書五經、反而考察這些實用類的題目而感到手足無措, 只有駱成驤下筆如行云流水,很快就完成了自己的應試文。

光緒帝在讀完駱成驤寫完的文章后,讀至末尾竟然掩面哭泣了起來,對于駱成驤的文章,光緒帝十分地滿意,直接錄取駱成驤為本場殿試的第一名,也就是狀元。這個消息傳回四川地區后,當地的人們都感到十分高興。

畢竟四川在清朝年間從沒有考上過一個狀元,而駱成驤是第一個。不過隨著1905年朝廷宣布廢除科舉考試制度,駱成驤也成為了清朝時期四川地區的最后一位狀元,他身在官位的時期,不僅為國家,也為四川地區的發展,做出了極大的貢獻。

駱成驤的殿試內容

駱成驤參加殿試的那一年,正是甲午中日戰爭發生的時候。自1840 年鴉片戰爭爆發以來,西方的侵略者們用堅船利炮打開了滿清政府鎖閉多年的國門,戰火的硝煙籠罩神州大地。從《南京條約》到《天津條約》,再到如今的《馬關條約》, 駱成驤對于清政府的衰敗惋惜又無奈。

而洋務運動的失敗也讓光緒帝感到十分的傷心,《馬關條約》的簽訂促使了光緒帝和許多朝廷大臣的覺醒,他們意識到單純學習西方科技并無出路, 只有大力改革政治制度,積極推進軍事、教育、經濟等領域的變法,才能真正挽救民族危亡,實現獨立、自強。

正因如此,為了選拔對自己改革有用的實用型人才, 光緒帝在1895年的殿試題目上,一改往年考察四書五經的傳統,變成了針對社會民生以及政治改革等話題。駱成驤自幼受到良好的傳統教育,立志以儒家的「修身治國平天下」為理想,他不拘于自己學到了書本知識,轟轟烈烈地為光緒帝提出了四條非常實用的建議。

駱成驤近兩千字的殿試文章中,包含了整軍練兵、懲治貪官、厲行節約和興修水利四條大計,完備地論證了應該如何實施的問題,給了光緒帝極大的啟發。 在文章末尾,駱成驤有感于國家的衰亡,更是寫下了「主憂臣辱,主辱臣死」八個大字。

對于一直處于慈禧太后陰影下的光緒帝來說,大好河山變成今日的模樣,他也十分心痛,因此看到駱成驤寫在結尾的八個字后, 他感動不已,駱成驤體察到了光緒當皇帝的不容易,光緒帝也決定將他選為本屆殿試的第一名。

駱成驤的貢獻

后來光緒帝與梁啟超、康有為等人謀劃戊戌變法,駱成驤同樣也參與其中,這些有志氣、有理想的維新人士經常在一起商談變法方案。 但駱成驤對變法一事持穩重保守的態度。他曾勸康有為等人,說改革不能一蹴而就、操之過急,要循序漸進。

事實果真如駱成驤所說的那樣,由于康有為等人的激進,戊戌變法很快就失敗了,由于駱成驤并不是改革中的激進派,因此僥幸保住了性命。 但此事之后,光緒帝被軟禁,而他也成為了慈禧太后眼中的反動派,不再受朝廷重用。

后來慈禧太后也準備預備立憲時,駱成驤奉命拿著官費到日本學習法政,回國后為清朝的憲法制定給出了許多有用的建議,盡管這些建議以及憲法都沒能實施。 中華民國成立后,由于駱成驤知書達理有才華,被人們被推舉為四川省臨時議會議長。駱成驤為官清廉,一生都在為百姓著想,他去世時,四川地區數萬百姓都身穿白衣為他送行。

結語

駱成驤生活在一個新舊交替的時代,他經歷了清末的洋務運動、甲午海戰、公車上書、百維新、戊戌變法、辛亥革命,民國初年的護國運動、護法運動、五四運動、軍閥混戰等歷史波瀾,見證了我國近代史上風起云涌、國事艱難的重要階段,可謂命運坎坷、波折不斷。

最為關鍵的是,無論外部環境如何動蕩,他都能夠順應歷史潮流,緊扣時代脈搏,在思想、言論和行動上與進步思潮同步而行, 駱成驤的人生經歷,展現了一位傳統知識分子在近代化進程中的歷史使命與卓越功績。他對四川政治、文化做出的重要貢獻,不應被歷史所遺忘。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