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的心機有多深?曹操送給荀彧一個空食盒,荀彧看后,服毒自我了結

出身潁川荀氏的荀彧,是荀子之后,祖父名聲在外,父親荀緄曾任濟南相,因忌憚宦官,便讓荀彧娶了中長侍唐衡的女兒為妻。幼時便才名遠揚的荀彧,才能免去眾人的譏議。荀彧的才華出眾,不僅得到當地人的認可,當時的南陽名士何颙在見到荀彧后,一連夸贊他有「王佐之才」!

公元189年,荀彧被舉孝廉,任守宮令。奈何當時朝廷動蕩不安,董卓伺機穩坐相國,掌控朝廷大權,荀彧便棄官歸鄉。回到故土后,荀彧對父老鄉親們說道:「潁川是四戰之地,一旦天下有變,潁川必受影響,不是久留之地。」

奈何眾人依戀故土,沒把荀彧的話放在心上。荀彧見勸不動一眾父老鄉親,也無可奈何,恰逢冀州牧韓馥派人來接他,荀彧無奈只能帶著自己的宗族到冀州避難了。

荀彧到了冀州后,不久,潁川就被董卓攻下,而荀彧也發現冀州早就成了袁紹的地盤。袁紹在得知荀彧到了冀州后,對他禮遇有加,希望他能夠輔佐自己,取得霸業。話說被袁紹奉為上賓的荀彧,卻郁郁寡歡,在他看來,袁紹并不是成大事的人。

公元191年,荀彧聽聞曹操是個經世之才,便棄袁紹轉投曹操。曹操聽聞荀彧來投,喜笑顏開,對荀彧也是高接高待,兩人促膝長談,曹操對外宣稱:「荀彧就是他的子房啊!」

荀彧效命曹操后,為曹操出謀獻策,多次獻上良策助力曹操。公元193年,曹操領兗州牧,后為鎮東將軍,荀彧則以司馬的身份隨其四處征戰。

公元194年,曹操東征徐州牧陶謙,不曾想張邈和陳宮竟然在兗州公開反曹,暗中勾結呂布,適逢荀彧和程昱守鄄城。呂布到后,張邈就派人給荀彧帶話,說呂布是來幫助曹操攻打陶謙的,應該把糧食等物資都供應齊全了。

張邈和呂布暗中勾結,眾人都被蒙在鼓里,唯獨荀彧識破兩人詭計,當機立斷把東郡太守夏侯淳召回,并令軍隊嚴防死守。當時兗州諸城紛紛響應張邈,倒戈到了呂布的陣營。

夏侯淳在接到荀彧召令后,第一時間趕到了兗州城,趁著夜色把那些謀反者除掉了,從而軍心大穩。奈何被呂布煽動的人不在少數,豫州刺史郭貢也被成功煽動,率眾來攻打,軍中人人自危。

郭貢讓人給荀彧帶話,表示要見他。夏侯淳不愿荀彧身陷險境,就苦勸他不要去。荀彧則有不同的觀點,他認為郭貢此番匆忙趕來,定然還沒定下計劃。且素日里郭貢和張邈等人并沒有什麼往來。自己此番前去,不僅可以趁機游說,如能游說成功,那便增加一層勝算,要是游說失利,能讓郭貢保持中立也是好的。

荀彧單槍匹馬去見了郭貢,有理有據地和郭貢進行了一番談話后,郭貢見荀彧處若不驚,絲毫不以為懼,料想是否鄄城有重兵把守,是個易守難攻之地,思量再三后,就引兵離去。

公元196年7月,漢獻帝劉協在楊奉,董承等護衛下,從長安返回洛陽。在要不要迎天子建都許縣一事上,曹軍內部有了很大的分歧。多數人持反對意見,他們認為徐州還未平定,楊奉等人剛把天子迎回洛陽,往北連結張揚,想要控制他們還是難度頗大。

曹操就問荀彧,荀彧則給出了不一樣的答案,他支持曹操迎奉天子。荀彧先以晉文公迎奉周襄王而諸侯歸順,到漢高祖東征項羽,為義帝穿孝服發喪而天下歸心一事說動曹操,更是以當前局勢一一為曹操剖析,如今天子蒙亂,曹公更是要主倡義兵勤王,誠扶天下,才是上上之策。

曹操聽取了荀彧的建議,親率大軍抵達洛陽,被任命為司隸校尉,迎獻帝遷都許縣。此后,曹操以奉天子而令諸侯的戰略性優勢,為他以后統一北方的戰/爭奠定了非常堅實的基礎。

荀彧效命曹操期間,鮮少隨軍征戰,而是居中持重多年。他輔佐曹操多年,為曹操舉薦了許多能人志士,壯大曹操的麾下謀臣智囊團。

公元212年,曹操欲進爵國公,加封九錫。荀彧知道后給曹操建議道:「曹公您是興兵起義則是為了匡扶漢室,為朝廷社稷排憂解難,君子應以德行為重,曹公此番如此,萬萬不可。」

荀彧給想要加封進爵的曹操投了反對票,這讓曹操心里大為不爽,從此心里對他就有了很深的隔閡。同年,曹操遠征孫權,便讓荀彧來勞軍,更是趁機把荀彧留在軍中。不料行軍途中荀彧病倒了,曹操便把他留在壽春養病,還派人給他送去一個空食盒。

荀彧看到曹操送來的空食盒后,仰天長嘆,只好服毒自我了結。荀彧本是曹操最信任的謀臣,到頭來卻被逼著服毒自我了結,令人感慨不已。自古伴君如伴虎,荀彧之所以落得如此結局,就是因為他善于謀國,卻拙于謀身。他沒有窺破人性,沒有窺破曹操自一開始,就有稱王稱帝的野心,這也是人之常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