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的大女婿,演義中被丑化為草包都督,險被老婆、弟弟聯手暗害

眾所周知,《三國演義》中「尊劉抑曹」的色彩很濃。所謂「尊劉」,即凡屬劉備陣營的人和事都盡量美化拔高,所謂「抑曹」,即凡屬曹操陣營的人和事都盡量丑化貶低。正是在這種曲筆下,曹操陣營中很多名將,能力被閹割或弱化,名聲被掩蓋或忽略,而在羅貫中筆下被塑造成「草包都督」的夏侯楙,正是這種筆法的典型體現。那麼問題來了,歷史的夏侯楙又是怎樣的人物?

夏侯楙劇照

按照《三國演義》的人物設定,夏侯楙是征西將軍夏侯淵之子,自幼過繼給堂伯父夏侯惇為養子。等到夏侯淵在定軍山被黃忠斬殺后,曹操因為悲痛、哀憐他的遭遇,便將長女嫁給夏侯楙為妻,并給予他極為尊貴的禮遇,以此來作為對心腹愛將兼堂兄弟夏侯淵(注:曹操的父親曹嵩,實為夏侯惇的叔父,故夏侯淵實為曹操的從弟)的「補償」。

其次,夏侯楙在諸葛亮第一次北伐時駐守長安,并自請率軍抵御蜀軍,魏明帝誤信姑父的膽識,便任命夏侯楙為大都督,并調撥關西軍馬20余萬供他驅使。戰事之初,夏侯楙曾挫敗蜀軍的攻勢,并一度將趙云逼到絕境,但不久便連中諸葛亮設下的圈套,損失數名將領、連失3郡,并逼使姜維叛降蜀漢。天水淪陷后,夏侯楙率敗兵投奔羌胡,此后情況不明。

夏侯惇劇照

其實,夏侯楙并非夏侯淵之子,而是夏侯惇的親兒,在兄弟9人中排行第二。夏侯惇作為曹操的堂弟兼最親近的部將,從陳留舉兵之日起便始終追隨曹操,在南征北戰、治理地方上屢建奇功,官至大將軍,封高安鄉侯。曹操南征關羽以解樊城之圍期間,駐軍于摩陂,曾召夏侯惇同車出行,并特許他不經通傳便可自由進入自己的臥室,由此可見對他的倚重、信任。

曹操與夏侯惇之間的親密關系影響到下一代,夏侯楙兄弟自幼出入曹家,跟曹丕兄弟之間也建立起親密的關系。其中,夏侯楙跟曹丕的關系尤其親近,幾乎達到「同穿一條褲子」的程度。

當長女清河公主(注:曹丕稱帝賜予的封號)到談婚論嫁的年紀時,曹操曾有意把她嫁給故友丁沖的長子丁儀,曹丕聞訊后便欺騙父親說丁儀有眼疾、形象不好,并力勸他將清河公主嫁給夏侯楙,以此來鞏固曹、夏侯兩家的親密關系。曹操誤信曹丕,果然把長女嫁給夏侯楙。由此,夏侯楙成為曹操的大女婿,并頗受后者的優待。

曹操劇照

曹丕既然跟夏侯楙關系親密,自然對他寄予厚望,因而在受禪稱帝后,便任命夏侯楙為安西將軍、持節,駐守長安、都督關中,以防備羌族的叛亂和蜀軍的騷擾。可惜,夏侯楙既無用兵的謀略,而又愛好經營家業,每天汲汲于搜刮錢財,全不把治軍備戰放在心上,跟其父夏侯惇治軍嚴謹、公而忘私的形象大相徑庭。好在夏侯楙駐軍長安期間局勢相當穩定,并未出過岔子。

貪圖金錢和迷戀女色,大約是所有渣男的共性,夏侯楙亦概莫能外。夏侯楙駐守長安期間,并未把清河公主帶在身邊,而是在關中蓄養了多位絕色伎妾,每天陶醉著于「左手把盞,右手把妹」的愜意生活,早已把獨守空房的妻子忘到九霄云外。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夏侯楙在長安的荒唐生活傳到清河公主耳中,后者妒火中燒,難免不對丈夫心生怨恨。

清河公主劇照

太和二年(228年),蜀漢丞相諸葛亮首次率軍北伐,魏明帝曹叡因為擔心夏侯楙不能應付局面,便把他調回朝廷擔任尚書,而由大將軍曹真坐鎮關中。夏侯楙回朝后不久,便發覺弟弟夏侯子臧、夏侯子江等人不遵禮度,屢屢闖下禍端,為此經常嚴厲斥責他們,久而久之,難免會讓夏侯子臧等人心生不滿。清河公主看在眼里喜上心頭,竟然聯合幾個小叔子誣陷夏侯楙誹謗朝廷,行為實屬大逆不道。

魏明帝曹叡聞訊后勃然大怒,立刻下詔解除夏侯楙的職務,并準備將他處決。好在曹叡足夠冷靜,在下達處決命令前又考慮一遍案情,認為姑父雖然貪財好色,但為人低調懦弱,加之深受兩朝厚恩,不應該犯下如此惡行。正因如此,曹叡便把心中的疑慮告訴長水校尉段默,而后者則極力為夏侯楙辯白,并認定是清河公主與夏侯子臧等人的栽贓陷害。

魏明帝劇照

曹叡覺得段默所言很有道理,便命法官詳細推究案情,果然查明事情的真相,而夏侯楙也因此躲過大禍。事后,曹叡改任夏侯楙為鎮東將軍,命他駐屯揚州以防備東吳的進犯。根據以上史實來看,早在諸葛亮出師北伐之初,夏侯楙便已調離長安,根本沒機會跟他交手,至于《三國演義》中的事跡,自然純系捏造。

史料來源:《三國志》、《資治通鑒》。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