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遼武功不亞于關羽張飛,為何馬超連敗張郃于禁時,他卻避而不戰

一、張遼武功不亞于關張

張遼的武功如何?用《三國演義》中關羽的原話說就是: 此人武藝不在你(張飛)我之下。

關羽啥人?看誰都像扎標賣首。黃忠都把夏侯淵斬了,他卻還是看不上,表示:不恥與老卒為伍。而面對江東群雄,關羽更是張口閉口的「江東鼠輩」。放眼三國就沒幾個人,能讓關羽看得起的。

可偏偏一見張遼,卻如此敬重,為何?其實就兩個字:認慫。不是關羽覺得打不過張遼,而是被當時的情況給逼得。

呂布奪了劉備的徐州,已經坐穩了。此刻前來暴打小沛,就算劉關張再開掛,也根本不可能是呂布對手。

而恰好張遼打先鋒,關羽知道這人跟自己是老鄉,所以在城頭上展開攻心戰,吼:一看你就是英雄,可為啥卻跟著呂布這種不仁不義的人?老鄉,回頭是岸啊。( 公儀表非俗,何故失身于賊?

別說,關羽這句真起作用了,張遼果然羞愧撤兵而去了。而關羽生怕此刻的張飛莽撞出戰,搞得事得其反,因此特意跑來阻止張飛時,他說出了這句贊美張遼的話。

但無論怎樣,張遼武功不亞于關羽和張飛,就成了所謂的事實,有關羽此話為證。

同時卻也不得不承認,若論武功,張遼可謂曹操手下的超一流猛將之一。都說當典韋走后,許褚就是曹操手中「王牌」。但問題是,許褚真正職責是曹操保鏢。張遼卻是實打實的大將身份。

而《三國演義》則為了凸顯蜀漢的厲害,還把正史中白狼山張遼斬蹋頓,給舍棄了。只寫了張遼威震逍遙津。

當然這有羅貫中使勁埋汰孫權的嫌疑。誰讓孫權后來除掉了關羽呢?《三國演義》就是「尊劉、貶曹,使勁埋汰東吳」的調子,被埋汰得最慘的,就是東吳的周瑜……相反,一寫蜀漢這邊,羅貫中就各種加戲贊美,比如馬超!

二、馬超連敗于禁張郃

正史中的馬超,其實形象很差,有不少黑料。如他單挑韓遂手下大將閻行時,就差點被人家殺掉,這是正史中,馬超唯一的單挑。

還有,馬超反曹,不是因為老爸被曹操除掉了而怒報父仇。真正的情況恰好相反,他老爸馬騰還在許都「吃著火鍋唱著歌」呢,馬超就聯絡了韓遂,要起兵反曹。

馬超當時是如此說的:我也不要老爸了,你(韓遂)也別要兒子(韓遂之子,也在許都當人質),從此后我就是你兒子。所謂:兵在手,跟我走,除曹操,當諸侯!

可這一切到了羅貫中這里,就全都變了樣。馬超因投降了劉備,自然不能這麼負面形象了,否則如何體現出劉皇叔的仁德?這大概就是《三國演義》魔改馬超的內在邏輯。以至于還極大強化了馬超的單挑水平。

先可憐下關羽,畢竟關羽再被美化,實打實地斬顏良,驚艷歷史數千年。而馬超單挑險被閻行除掉,結果卻是「金呂布,銀馬超」的贊譽。

不離題了,咱繼續談《三國演義》里的馬超。潼關之戰時,馬超先輕松擊敗于禁,二十回合揍跑了張郃,秒了李通……最后便是跟許褚展開了驚心動魄的大戰,一舉奠定了三國名將地位。

看到這,自然就有了一個疑問:武功不亞于關羽和張飛的張遼,咋就能容忍馬超如此囂張,竟然避而不戰了呢?在筆者看來,大致有兩點原因。

三、張遼為何避而不戰?

其一:歷史角度。正史中馬超跟曹操的碰撞,是發生在西涼地區。張遼當時卻在合肥,跟李典、樂進共同防范孫權。曹操不可能為了對付馬超,而抽調合肥的防御力量。因此遠在合肥的張遼,自然不會出現在戰場上。

之所以此戰有張郃,是因他配屬夏侯淵,同屬于曹操的「西涼兵團」。后來曹劉的漢中之戰,就是夏侯淵統領的西涼兵團為主力。夏侯淵被黃忠除掉后,張郃代行其責!

之所以有于禁,是因于禁一直都是曹操「外姓諸將」中的第一人。他一直跟著曹操行動,屬于曹操心腹大將。

這也是為啥于禁,會是五子良將首位的原因。只不過后來他太拉胯,被關羽活捉投降,這才由紅得發紫,變為黑得發臭。

至于被秒的李通,則是被羅貫中「強行續命」。他在赤壁之戰后,也就是公元209年就病倒了。羅貫中卻拎起他來,被馬超再除一次……這便是歷史的角度。

但問題是連李通,都能被《三國演義》續命,張遼為何就不能大戰馬超?這便引出了第二個原因。

其二:不能讓張遼太囂張!《三國演義》中馬超自西涼起兵,打得曹操割須棄袍,到投降劉備之后,很快便是「張遼威震逍遙津」。也就是說,自馬超出現,到投降劉備,這是屬于馬超的主場,他是主角。

張遼的高光時刻是挨著馬超的。若讓張遼出現在潼關,由他大戰馬超,你讓羅貫中怎麼處理?

擊敗馬超?馬超才是主角,不可能!讓馬超擊敗張遼?那后面他威震逍遙津,又如何處理?與其糾結,不如舍棄。總之,決不能讓張遼,囂張在馬超的主場。

而于禁和張郃被馬超擊敗,就不存在這種問題,反正后面你們哥倆,一個是投降關羽,一個被張飛吊打,再給馬超當一次靶子,再丟人一次,也就不算啥了——這是從寫作技巧上分析的。

可惜問題還不算完,因為必然有人會問:張遼能打得過馬超嗎?

依據正史分析:張遼夠嗆!因為馬超真正的恐怖之處,不是他單挑,而是他率領的西涼鐵騎,進行的正面沖擊。

須知潼關之戰中,連曹操統領的主力騎兵都打不過。最終依靠筑沙城,這才穩住局面,張遼豈能是對手?

若依據《三國演義》分析:馬超明顯對「生4看淡不服就干」,這類「亡命徒」式打法顯得束手無策。許褚是如此,張飛更是如此,搞得馬超最后都對張飛放了暗器。

而張遼從其威震逍遙津之戰可看出,也是這種「亡命徒」的打法。所以兩人若真單挑的話,平局機率會更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