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延不倒蜀漢不亡:他首創的戰法成效顯著,為何被姜維全盤推翻

鄧士載偷渡陰平,諸葛瞻戰倒綿竹。」按照《三國演義》的說法,鄧艾從陰平小路奇兵突襲,給了蜀漢關鍵一擊,也為「三國歸晉」創造了條件。

《三國演義》這段描述,跟《三國志》的記載差不多,但是這里面有一個問題被很多人忽略了:鄧艾之所以能偷渡陰平奇襲成都,蜀漢大將軍姜維罪無可逭,就是他全盤推翻了魏延的固守戰略、戰術和戰法,這才導致了漢中失守,蜀漢門戶大開。

魏延首創的固守戰法,被姜維全盤廢棄,這才導致了成都暴露在鄧艾兵鋒之下,于是有人發出了這樣的感嘆:「魏延不倒,蜀漢不亡!」

大廈將傾,獨木難支。即使魏延尚在,也未必能阻止蜀漢滅亡,但是他與諸葛亮、姜維乃至馬謖的戰略思想不合拍,卻是不爭的事實。咱們今天的話題,就是根據史料來聊一聊漢中失守的真實原因,和漢中失守對蜀漢的致命打擊。

我們細看三國史料,就會發現鄧艾并非偷渡陰平,他是一路攻擊前進,姜維對鄧艾走陰平也是知情的,甚至可以說是姜維為鄧艾讓出了一條進攻之路。

據《三國志·卷四十四》記載,是姜維廖化(右車騎將軍)主動放棄陰平,這才給鄧艾奇襲成都打開了方便之門: 「維、化亦舍陰平而退,適與翼(左車騎將軍張翼) 、厥(輔國大將軍董厥) 合,皆退保劍閣以拒會(魏鎮西將軍、假節、都督關中軍事鐘會) 。而鄧艾自陰平由景谷道傍入,遂破諸葛瞻于綿竹。后主請降于艾,艾前據成都。」

鄧艾偷渡陰平,并不像電視劇和小說描述的那樣艱難,如果他只帶著一幫摔得半死的疲敝將士,像叫花子一樣爬到成都城下,連攻城器械都沒有,尚有數萬守軍的成都怎麼會不戰而降?

鄧艾走陰平,可以說是逢山開道遇水搭橋,進軍速度也不是很快,所以在綿竹之戰中才能除掉了諸葛亮之子諸葛瞻、諸葛亮之孫諸葛尚、張飛之孫張遵。

鄧艾和諸葛父子在綿竹大戰的時候,姜維也沓中被鐘會擊潰,趙云之子、牙門將軍趙廣為掩護姜維撤退而陣亡。

蜀漢軍團一敗再敗,就是因為姜維的瞎指揮——他像馬謖一樣,總想鬧出點新花樣來證明自己比魏延強,就是在他近乎作4的瞎指揮下,像馬謖失街亭一樣丟了魏延堅守九年而寸土未失的漢中。

《三國志·卷四十四·蔣琬費祎姜維傳》記載了魏延鎮守漢中的戰略戰術和取得的戰績: 「初,先主留魏延鎮漢中,皆實兵諸圍以御外敵,敵若來攻,使不得入。及興勢之役,王平捍拒曹爽,皆承此制。」

魏延的設想很簡單也很實用,那就是不求有功但求無過,對戰略要地嚴防死守,這是符合《孫子兵法》要求的:即使魏延僅有一萬守軍,但是占據有利地形和堅固城防,敵軍沒有十萬以上的兵力,也奈何他不得。

王平是個大老粗,平生認識的字不超過十個,寫字更是一個都不會,但是他的軍事素養卻遠超許多夸夸其談的書呆子,他在街亭之戰的表現不錯,所以才逐步升遷為前監軍、鎮北大將軍,統領漢中所有部隊,基本相當于接過了魏延的指揮棒。

王平并沒有因為魏延被除而廢棄他嚴防固守的戰略,所以在延熙七年(公元244年)曹爽率領十余萬大軍進攻漢中的時候,僅有三萬守軍的王平并不驚慌,他堅決拒絕了部下退守漢、樂二城,誘敵深入聚而殲之的建議: 「不然。漢中去涪垂千里。賊若得關,便為禍也。」

王平和魏延想到一塊兒去了,那就是堅決不能放棄戰略要地而讓敵人取得戰略支撐點。

三萬蜀軍頂住了曹爽十萬大軍的連番猛攻,后續援軍不斷趕來,大將軍費祎也從成都星夜馳援,曹爽一看啃不下王平這塊硬骨頭,只好灰溜溜地撤軍了。

蔣琬費祎辭世后,姜維執掌了蜀漢兵權,他第一時間對魏延的固守戰略提出了尖銳批評并全盤否定: 「維建議,以為錯守諸圍,雖合周易‘重門’之義,然適可御敵,不獲大利。不若使聞敵至,諸圍皆斂兵聚谷,退就漢、樂二城,使敵不得入平,且重關鎮守以捍之。」

姜維這番部署,其實是采納了延熙七年王平部將的設想,還一廂情愿地畫了一張大餅 「有事之日,令游軍并進以伺其虛。敵攻關不克,野無散谷,千里縣(懸) 糧,自然疲乏。引退之日,然后諸城并出,與游軍并力搏之,此殄敵之術也。」

即使是毫無軍事常識的人,也知道當時魏強蜀弱,能守住一畝三分地就已經是僥幸,姜維卻想在僥幸中冒險。他并不滿足于守住漢中,還想把來犯之敵一舉殲滅,這就是典型的不知己不知彼,目空一切盲目自信。

事實證明,姜維的誘敵深入就是引狼入室,他放棄戰略要地的昏招,導致了蜀軍一敗再敗,魏軍長驅直入,連他想屯兵的最后據點也丟了: 「維為鄧艾所摧,還住陰平。鐘會攻圍漢、樂二城,遣別將進攻關口,蔣舒開城出降,傅僉格斗而死。會攻樂城,不能克,聞關口已下,長驅而前。」

姜維總想把魏軍當做麋鹿圍獵,卻沒想到放進來的是兩頭老虎,結果是姜維顧此失彼,接連喪城失地、損兵折將,而他在劍閣被鐘會死死纏住,根本就不能抽身阻止鄧艾進攻成都。

別出心裁的姜維成了駝子摔跟頭——兩頭不著地,蜀漢滅亡,就是從姜維改變魏延戰略開始的。這時候我們就要提出問題了:姜維是諸葛亮最器重的人才,他為什麼一定要通過否定魏延來證明自己技高一籌?

我們從漢中失守往前看,就會發現諸葛亮最器重的三個人,都想跟魏延過不去,姜維和楊儀自不必說,就連那個失街亭的馬謖,也是從魏延手中搶過先鋒大印并采取了跟魏延截然相反的戰術: 「建興六年,亮出軍向祁山,時有宿將魏延、吳懿等,論者皆言以為宜令為先鋒,而亮違眾拔謖,統大眾在前,與魏將張郃戰于街亭,為郃所破,士卒離散。」

如果諸葛亮當時聽從大多數人的意見,讓前軍師征西大將軍魏延充當先鋒去守街亭,別說是張郃率領偏師來襲,就是曹真(當時正被趙云的疑兵吸引于箕谷)親率主力進攻,魏延也能堅守到諸葛亮大軍趕來——司馬懿當時正在荊州操練水軍準備打孫權,根本就沒參加建興六年的祁山之戰。

諸葛亮出祁山,棄宿將魏延而用徒弟馬謖(諸葛亮視馬謖如子,談論常通宵達旦),導致了街亭慘敗;諸葛亮的另一個徒弟姜維(據說盡得孔明真傳)也盡廢魏延方略,這才導致了沓中、陰平相繼失守,諸葛亮子孫、張飛趙云之孫殞命疆場,尚有一戰之力的成都在混亂中不戰而降。

看完史書中的記載,讀者諸君肯定想到一句話:一朝天子一朝臣!

魏延是劉備十分器重的名將,諸葛亮對他是使用而非信用,等到姜維掌權,魏延就變成了一無是處的叛賊,連他卓有成效的防守戰略,也被一股腦推翻,這就不僅僅是戰略眼光和戰術水平的問題了。

魏延的固守戰略已經被證實其實可行,馬謖和姜維為何要反其道而行之?這是軍事問題,也是政/治問題,曹魏從漢中長驅直入,成都不戰而降,魏延九泉之下有知,一定會頓足捶胸,讀者諸君可能也會有這樣的疑問:如果魏延尚在,漢中還會這麼輕易失守嗎?盡廢魏延方略,姜維是否應為蜀漢滅亡負責?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