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延子午谷直搗長安之計,孔明為何棄而不用,原因有三

公元227年,蜀國諸葛亮上《出師表》,將國內的任命安排得明明白白,然后開始第一次北伐,剛開始出征的時候魏延獻上一計,建議由他率領五千人由子午谷直搗長安,魏將夏侯楙懦弱無謀,必然望風而逃。

那麼,魏延的這個計謀價值在哪里呢?長安雖然是古都,但此時的魏明帝曹叡帝都在洛陽,洛陽和長安直線距離都有約360公里,中間還有潼關、函谷關等關卡,攻占長安之后在軍事意義上來說也只能算攻占一個普通城市吧?

其實不然,魏延向孔明建言的時候已經有所提及:「 如此行之,則咸陽之西,一舉可定也。」咸陽在長安西邊,魏延說咸陽的西邊可以一舉拿下,其實也就是說長安的西邊可以一舉拿下。

如此看來,長安反倒是魏國的軍事樞紐嗎?攻下長安就能切斷東西連接?我們翻開三國時期的魏國地圖,仔細看來,確實如此,三國演義讓我們對蜀國的固有印象是只占據益州這一州之地(關羽丟了荊州之后),但實際上當時的益州不止包括現在的四川省,北邊的祁山處于現在甘肅省禮縣,散關處于現在陜西省寶雞市西南。

而魏國在這個經度上的北面邊境線又很靠南,所以在魏國內部這里就是一個交通要道,西邊是涼州,東邊是中原地帶。以此看來,魏延的軍事眼光是很好的,掐斷魏國的交通樞紐,使魏國東西不能溝通,然后諸葛亮再出兵征伐長安以西的天水郡、南安軍、安定郡、隴西郡、扶風郡以及更西邊的涼州。

貌似魏延的計謀挺靠譜的,為什麼諸葛亮棄而不用呢?原因有三。

其一,諸葛亮說:「 倘有人進言于山僻中以兵截沙,非惟五千人受害,亦大傷銳氣,決不可用」。子午谷本身就是在群山中開辟的一條小道,真要是兩軍相遇,也只能是狹路相逢勇者勝了。假如有斥候探查得到消息,只要一個稍微懂得用兵的將領,就會埋伏在這條小道上,前后截斷,那麼這五千人逃都沒法逃、撤都沒法撤。

又或者在兩側群山埋伏弓箭手、采用滾石之術,那對于子午谷道上的士兵都是無法抵抗的。所以諸葛亮才會直接說出這個巨大的風險,假如五千人敗了,不只是這五千兵馬的存亡問題,也會影響整個軍隊的士氣。鑒于風險太大,孔明并不采用。

其二,五千兵馬能攻下長安?《孫子兵法》說:「 故用兵之法,十則圍之,五則攻之,倍則分之。」長安是古都,城墻高深,糧草充足,兵馬數量是對方的十倍或許才有把握攻下來,夏侯楙在長安統領二十余萬兵馬,豈會因為魏延的五千兵馬就望風而逃?再荒謬的推斷都不至于此。

魏延從子午谷直搗長安,目的是為了讓諸葛亮能夠盡收魏國長安以西的地盤。但五千兵馬并不能阻止夏侯楙任何的軍事行動,包括分兵作戰;而倘若諸葛亮全軍三十余萬從子午谷過,風險又十分巨大,連魏延都不敢如此建言。

其三,糧草供給問題。按照諸葛亮的規劃,他從隴右道出兵,攻占南安郡、天水郡、安定郡,是因為南安郡和天水郡都在蜀國邊境以北,而安定郡又在南安郡以北,攻占下來之后糧草運輸就屬于國內的正常運輸 。

如果由魏延從子午谷直搗長安,按照魏延的推算,路程可以不到十天。但是五千兵馬攻打二十余萬的長安不可能一蹴而就,那麼他后面這五千軍馬的糧草供應又如何解決呢?也只能是從子午谷來運輸了,而子午谷又沒法保證糧草供應的安全性,原因在第一點中已有所提及。

這樣說來,魏延的計謀成功的唯一可能性就在于他自己說的夏侯楙「 必然棄城望橫門邸閣而走」,只能寄希望于夏侯楙看到五千兵馬就嚇得逃走了。只是這可能嗎?需知夏侯楙是自己主動請求出戰,想要為父親報仇雪恨,他或許行軍沒有經驗,韜略也不足以委以重任,卻不可能因為五千人馬不戰而逃!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