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老照片:膚白貌美的地主小妾,看西醫的病人,留守太監面帶慍色

清末某地,一群百姓圍觀洋人的攝影機,個個穿著棉褲,哆哆嗦嗦還是看得津津有味。這西洋玩意自進入中國就掀起波瀾,它燈光一閃,人的魂就沒了。即便有勇氣的人去照一張,都是非常的拘謹,臉上很少見到笑容。

炎炎夏日的街口,人們站在房檐下躲避那炙熱的陽光。成年男子用扇子遮住臉,幼小的孩童穿得還是大人的鞋子,看著非常不適宜。

街頭擺攤的算命先生,戴著氈帽,胡子花白,占卜經驗應該是非常豐富的。這類人對周易八卦,面相手相,病歷藥物都有所學。越是天災人禍,前來算卦的人越對此深信不疑。所謂的指點迷津不過是為了求得心安罷了!

旗人女子,穿著花盆底鞋,留著長長的指甲,椅子上還有刀劍,她的兒子精靈可愛。旗人不論男子還是女子都是尚武的,他們的驍勇善戰最終才奪得了天下。即便到了清末,刀劍還時有留存。滿人用的都是雁翅刀,漢人用雁翎刀。

荒廢的長城,人跡罕至,舉目望去,只看到兩個人。一位倚著城墻,默然無語,「湮沒了黃塵古道,荒蕪了烽火邊城」。只見城樓上長滿了雜草,地上一片瓦礫。如今的長城已是旅游勝地,可在當時荒涼得令人嘆息。

一位躺在擔架上的患者,正被傭人抬著去看西醫。鴉片戰爭后西醫開始進入中國,中國醫學史可以說進入了相互碰撞相互融合的過程。人們從猜忌到接受,也經歷了一個很長的時間。

一位頭戴抹額的地主小妾,盤著二郎腿,裹著小腳,抽著水煙袋,膚白貌美。正妻因為大戶人家出身,無論言談還是舉止都要有淑女范,一般正襟危坐。至于圖中的女子只能是小妾,受老爺寵愛,坐姿卻輕佻浮夸。

還是處子之身的女子被龜奴扛在肩上,應召出門接客。對于淪落風塵的女子來言,都是苦命人家。第一次雖然有豐厚的銀子,可都讓老鴇子給拿去了。吃得也是青春飯,一旦年老色衰,就會被趕出去。

坐在香爐旁的地主婆,衣著華麗,拄著拐杖,翹著二郎腿,叼著煙。一看就是一個不好惹的主,年輕時候也是很霸氣的。她身邊的傭人還給她提著暖壺,不知道好伺候不?

枷刑犯,已經不堪其負,跪倒在地上。木枷上貼著封條,解封的日子估計遙遙無期。他用手拄在地面上,讓木枷的重量得以緩解。犯人臉上漆黑無光,已是窮途末路,生無可戀。

八國聯軍侵華時的「帶路黨」,他們坐在地上,等待安排。桿子上掛著太陽旗,這應該是日軍招來的勞工。他們為了幾兩銀子,給日軍服務,帶路,運送物資。

荒草叢生的紫禁城,破敗不堪,留守的太監對著鏡頭面帶慍色。紫禁城被占領后,主子跑了太監也就失去了依靠。他們在宮中也沒了責任心,開始寄人籬下,常被洋鬼子使喚,只能忍辱偷生。等待兩宮回鑾,他們又趾高氣揚起來。真是「彼一時此一時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