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吳臥底讓關羽痛失荊州,身份特殊的魏延,才是副將的最佳人選?

關羽失荊州絕非大意,在曹操孫權的兩面夾攻而西川救援不到的情況下,就是諸葛亮也只能徒喚奈何——如果諸葛瑾以家長的身份強迫他投降,那可就難辦了。

關羽之所以痛失荊州,原因是很復雜的,除了外援不濟,內部也出了問題,除了糜芳士仁這兩個叛徒,東吳還安插了臥底內應。

很多人都認為諸葛亮應該留守荊州,或者把趙云派回來協助關羽,我們細看三國史料就會發現,這都是不可能的。

劉備當然不會讓諸葛亮像關羽那樣假節鉞、董督荊州事,這里面的原因有三個:第一,當時諸葛亮只是軍師中郎將,位在偏將軍、裨將軍之下,人微言輕難以服眾;第二,諸葛亮展示了他的戰略規劃水平和外交能力,在軍事方面的專長還沒顯示出來;第三,諸葛亮也算荊州士族,讓他守荊州,可能變成黃鼠狼看雞。

我們細看三國史料就會知道,當年劉備冊封的「荊州封疆大吏」只有三個,那就是襄陽太守、蕩寇將軍、漢壽亭侯關羽,駐守江北以防范曹軍;宜都太守、征虜將軍、新亭侯張飛駐扎在劉備借來的南郡,防范誰自不必說;牙門將軍、桂陽太守趙云跟隨劉備,既要彈壓荊州地方,還要管束孫權那個驕橫的妹妹和她帶來的娘家人: 「此時先主孫夫人以權妹驕豪,多將吳吏兵,縱橫不法。先主以云嚴重,必能整齊,特任掌內事。」

劉備帶著龐統入川,把荊州治安交給了留營司馬趙云打理,關羽張飛也各司其職,諸葛亮的任務只是搞后勤:「 以亮為軍師中郎將,使督零陵、桂陽、長沙三郡,調其賦稅,以充軍實。亮時住臨烝(當時屬衡陽郡,也就是今天的衡陽市)。」

劉備急調諸葛亮、張飛、趙云入川,后世的史書記載此事的時候把諸葛亮排在前面,那是因為后來諸葛亮的官銜最高,比如史書記載司馬懿和一干謀士共同給曹操提建議的時候,也是把司馬懿放在首位,并稱其為「司馬宣王」,其實曹操活著的時候,司馬懿的最高官銜只是魏王國的「太子中庶子」,皇太子的中庶子才是個六百石的中級官員,王太子(不知為什麼不叫王世子)的中庶子級別就更低了。

劉備占據荊州的時候,同時封了兩個軍師中郎將,其中一個是諸葛亮,另一個是龐統龐士元,劉備當時對二人的任用,也是各有側重:諸葛亮管后勤補給,龐統隨軍當前指參謀長。

因為諸葛亮在荊州的關系復雜,而關羽又跟士大夫不太對付,讓諸葛亮輔佐關羽鎮守荊州,顯然是不現實的——我們不要被演義小說騙了,史料中的諸葛亮,在劉備稱帝前,級別遠不如關羽張飛,也就是跟翊軍將軍趙云差不多:處于核心圈,權力可能很大,但職位卻不是很高。

劉備入川作戰,帶領的參謀長是龐統,麾下大將就是魏延和黃忠,后來發生的事情表明,當時是黃忠負責沖鋒陷陣,魏延負責保護中軍,所以后來魏延接了趙云的班,成了劉備的第二任牙門將軍。

黃忠和關羽的關系,并不像《三國演義》說的那樣密切,他在投降劉備之前,還投降過曹操,也沒有跟關羽在長沙大戰: 「黃忠字漢升,南陽人也。荊州牧劉表以為中郎將,與表從子磐共守長沙攸縣。及曹公克荊州,假行裨將軍,仍就故任,統屬長沙守韓玄。先主南定諸郡,忠遂委質,隨從入蜀。」

黃忠跟諸葛亮也算半個老鄉(諸葛家族故地在瑯琊,后遷入襄陽城西二十里的南陽鄧縣),而且投降時間較短,把他留在荊州,關羽未必肯瞧得上眼,劉備也不能完全放心。

劉備半生戎馬,屢次被人追擊,數失妻子,除了起家班底,他不可能對任何人給予過多的信任,除了關羽、張飛、趙云,他最信任的,可能就是魏延魏文長了: 「魏延字文長,義陽人也。以部曲隨先主入蜀,數有戰功,遷牙門將軍。」

在東漢和魏晉時期,「部曲」的意思不是部下,而是起源于漢世祖光武皇帝劉秀的私兵家丁,跟主公的關系更接近主仆而不僅僅是上下級。

劉備對魏延的信任,可能還在趙云之上,這并不一定是魏延比趙云能力強,而是魏延的特殊身份,決定了他對劉備的完全服從:趙云為人剛正不阿,劉備犯了錯誤他也敢當眾指出,這樣的事情,魏延絕對不會做,在魏延心中,劉備的任何決策,他都必須無條件去執行。

魏延對劉備的忠誠,決定了他的重要地位,所以當劉備跨有荊益并取得漢中之后,并沒有滿足張飛的渴望,反而將漢中方面軍交給了魏延: 「先主為漢中王,遷治成都,當得重將以鎮漢川,眾論以為必在張飛,飛亦以心自許。先主乃拔延為督漢中鎮遠將軍,領漢中太守,一軍盡驚。」

魏延拍著胸脯跟主公(主人)劉備承諾:如果是曹操親自帶著全部人馬前來,我就給大王您擋住,如果只是夏侯惇夏侯淵張遼徐晃那樣的小把戲帶著十萬部隊來送4,我就把他們連皮帶骨一口吞!

魏延兌現了他給劉備的承諾,鎮守漢中十年之久,曹軍不能越雷池半步,這充分說明,魏延跟著劉備沒少學本事,他不但是一員悍將,而且在防守方面也有兩把刷子。

按照三國史料的記載,劉備進位漢中王后,軍銜最高的是五個人,那就是四方將軍和魏延,翊軍將軍趙云和軍師將軍諸葛亮都在他們之下。

這時候我們就可以展開聯想了:如果在取得西川和漢中之后,劉備按照常理出牌,把漢中交給張飛打理,而把魏延派回荊州去輔佐關羽,那結果又會如何?

其實協助關羽守荊州,能力強不強并非最重要考核標準,排在第一位的應該是忠誠度和服從命令聽指揮。

劉備看錯了人,他重用的「國舅」糜芳和養子劉封,都跟關羽有些過節:關羽弄丟了糜芳的姐妹(正史中關羽從曹營只身出逃,糜夫人下落不明,多半是被曹操笑納或賜給了部將,甘夫人一直跟在劉備身邊,以曹操的特殊愛好,如果「白玉美人」甘夫人真落到曹操手里,會發生什麼事情,大家都知道),還反對劉備收劉封為養子——劉封原名寇封,劉備給他改姓,就是想在沒有親生兒子的情況下賦予其繼承權。

糜芳的忠誠度一戰歸零,甚至還不如將軍士仁表現得好: 「將軍傅士仁在公安拒守,呂蒙令虞翻說之。仁不肯相見……(虞翻寫了一封誅心的勸降信) 仁得書,流涕而降。」

虞翻的勸降信透露了一個秘密: 「斥候不及施,烽火不及舉,此非天命,必有內應。」

關羽鎮守的荊州出了奸細和叛徒,所以才被東吳偷襲成功,這做內應的叛徒是糜芳還是潘濬,史料沒有明說,但糜芳潘濬與關羽不和,卻是擺在明面上的事情。

荊州做內應的叛徒是誰,咱們有時間再聊,半壺老酒想請問讀者諸君的是這樣一個問題:如果是魏延在荊州承擔糜芳的任務,在東吳來襲時固守不降,關羽還會進退失據一敗涂地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