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歲少女被雍正瘋狂寵幸,去世后七年無人理睬,乾隆:全部處死

一位最低等級的妃子,卻能讓一向不好女色的雍正帝萬般寵愛。入宮即被寵幸,本應開啟寵妃的一生,怎料卻成為了史上最憋屈的妃子。 本是雍正皇帝的妃嬪,為何又能得到乾隆皇帝厚葬呢?死后七年都無人問津,這之中到底有著怎樣的隱情?

這位與兩代帝王有著深厚淵源的妃子究竟是何人?背后又有著怎樣的故事?今天帶大家走進——馬常在的一生。

一見鐘情,榮獲圣寵

雍正七年,一名來自內務府的包衣女子,參加宮女選秀而有幸躍入龍庭。因其并非八旗旗女的身份,只是封為了小小的答應,13歲的馬答應也至此開啟了自己在宮中的一生。

也許是來自孝敬憲皇后的引薦,又或許是自身頗具姿色,入宮后不久馬答應便迎來了第一次侍寢,有幸得到了雍正帝的寵幸。

至此之后, 雍正帝時常寵幸于她,可謂一見鐘情,再見傾心。其實有一方面也是由于當時宮中孝敬憲皇后身體已經非常差了,其她的嬪妃如熹妃、裕嬪等幾位舊嬪也已年老色衰,青春不在,馬答應這種年輕貌美的新妃自然深得雍正皇帝的寵愛。

于是乎,在封為答應的不到半年里,雍正帝便將其又封為常在,也稱馬常在。

當時清朝后妃的等級,共劃分為八個等級:皇后,皇貴妃,貴妃,妃,嬪,貴人,常在,答應。雖然作為較低等級的常在,可馬常在卻絲毫不慌, 自己年齡尚小,又深得盛寵,日后不愁晉升的機會。

馬常在乃至后宮的嬪妃們都在雍正帝的盛寵下達成了這樣的共識:日后不久,馬常在便可晉升到貴妃級別。

一時間,馬常在覺得沒有誰能比她更幸福,沒有誰能比她更期盼未來。可她不知道的是,帝王的承諾從來都不應該輕信。

世事難料,慘遭守寡

眼看盛寵漸濃,就當馬常在以為人生即將要走到巔峰之際,現實卻將她狠狠摔回谷底。

我們都知道,雍正皇帝繼位較晚,年齡此時也較大。加之雍正皇帝作為歷史上為數不多的勤勉君主,為國事操勞成疾。

年齡稍大加之操勞過度讓雍正皇帝生了一場大病, 此時的雍正帝正將大量精力放在調養龍體上,根本無暇顧及后妃之事,更別提冊封馬常在的事情。

一直到雍正九年的下半年,孝敬憲皇后病逝,雍正皇帝的身子逐漸康復起來。此時的馬常在滿心歡喜,等待雍正皇帝的再次寵幸。

但自古無情帝王家,只見新人笑,不見舊人哭。自從雍正皇帝康復后,再也沒正眼瞧過馬常在,早把她拋之腦后。

因為此時的新寵早已變成了劉貴人。 這位劉貴人,說起來也算是和馬常在一同時期進宮的小姐妹。當年劉氏連雍正帝的正臉都沒瞧過一眼時,馬常在當時正在盛寵,牌子的字跡都被磨爛。

可惜世事難料,風水輪流轉。劉貴人不久便為雍正皇帝生下了幼子弘曕,母憑子貴,晉升為謙嬪。此時的馬常在卻只能每日躲在宮門內期盼雍正皇帝的到來,可惜一次也未曾等到。

雍正十三年,也就是馬常在被封為常在的第五年,雍正帝就病逝于圓明園中。至此,馬常在不僅失去了晉升妃位的機會,更是只能獨守空房,慘遭守寡。

也就是到此刻,馬常在的晉升之路戛然而止,雍正皇帝的突然離世不僅帶走了馬常在尚未晉升的名位,更是為後來馬常在的不幸埋下了禍根。

區區常在,遭人漠視

同年,乾隆皇帝繼位。 但由于馬常在沒有為雍正皇帝生下一兒半女,也就無法得到尊封,仍然是區區常在。

此時新帝即位,馬常在的處境十分艱難。且不說才20幾歲,余生就要在守寡當中度過,可謂萬念俱灰。失去雍正帝的寵愛,加之自身身份卑微,沒有家族庇護,更讓她在這深宮之中寸步難行。更要命的是,先前雍正皇帝的寵愛讓后宮嬪妃們心生不小嫉妒,也無后宮嬪妃愿意與之做姐妹。

沒有后宮姐妹和兒女的陪伴, 馬常在實乃孤家寡人,獨自一人落寞的生活在后宮之中。

久而久之,馬常在漸漸成為了這宮中可有可無的人了。但畢竟作為先帝的女人,仍可保她衣食無憂。但不可否認的是,馬常在成為了在這深宮中,被人忽略的可憐女子。

七年鬧劇,得以下葬

長時間的精神上的空虛讓馬常在郁郁寡歡,在三四十歲時便因病去世。比從豆蔻年華到知天命仍在深宮之中困住還要悲慘的,便是馬常在的棺材里鬧劇。

按照清朝規矩,皇帝的嬪妃去世后,會有專門的相關官員來負責安葬事項。興許是沒有想起這位地位低下的常在,還是別的什麼原因,負責安葬事宜的官員, 竟將馬常在的靈柩遺忘七年之久,無一人理睬。

直到七年之后,才有人想起還有這位馬常在的存在,將此事稟告給乾隆皇帝。先帝嬪妃的靈柩七年之久都未曾下葬,竟有如此荒唐之事,引得乾隆皇帝勃然大怒。

暴怒中的乾隆皇帝下旨將當年瀆職官員全部處死,并將馬常在的靈柩安葬在了雍正泰陵妃園寢。這場長達七年的鬧劇,才得以收場。

結局

對于馬常在來說,日日寵幸和翻磨字跡的牌子是自己前半生最幸福的日子。但她沒有乘勝追擊,抓住機會,為雍正帝誕下一兒半女,沒有抓住這唯一的生路,最終落得無人問津的悲涼下場。

這個13歲就生活在紫禁城的女子,榮華富貴不知享受到多少。但半生都在守寡,就連死后的靈柩也是慘遭七年忽視才得以下葬,實在是聞者傷心,聽者流淚。

自古無情帝王家,宮斗就像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斗爭。寵愛來的快,逝去的也快,馬常在的一生,可謂之悲苦的一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