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臨走前才知:最可怕的敵人,不是劉備周瑜馬超,就藏在自己身邊

一、第一位可怕敵人

曹操跟劉備青梅煮酒論英雄時,把各路敵手點評了一個遍。袁紹、袁術、劉表等都被否認,最后他指著劉備說:別墨跡了,當今天下就咱倆是英雄。

劉備頓時嚇得筷子落地,為何?因為曹操這句的潛台詞就是:你劉備是我一位可怕的敵人。須知當時的劉備,正被曹操捏在手心里,他焉能不害怕?

因此劉備就成了曹操第一個蓋章確認是可怕敵人。果然曹操看人真準,正是劉備跟曹操纏斗至4。尤其是兩人晚年的漢中之戰,氣得曹操恨不得咬4劉備。

那麼曹操為啥青梅煮酒論英雄時,不除掉這位可怕的敵人?不是劉備有多賊,用雷聲掩飾了過去,而是曹操當時實力不夠,雖他看不起袁紹,卻深知袁紹實力遠超自己。此刻若除劉備,會給袁紹等其他諸侯,帶去無窮的利好消息。

同時,曹操的名聲也就徹底臭大街了,他就算喊破喉嚨,我老曹「唯才是舉」,但人們一想起劉備被除,還有誰會投奔他,支持他?這點後來的李淵就短視了,非除掉竇建德和單雄信,直接導致了劉黑闥反叛,差點把大唐掐滅在搖籃中。

因此曹操當時不除劉備,非他有婦人之仁,或什麼愛惜英雄,而是梟雄曹操對現實的深刻認知。但不論怎樣,劉備是曹操確認的,第一位最可怕的敵手。那麼還有第二位嗎?

二、第二位可怕敵人

當然有,三國牛人橫出,奇才遍地,被曹操認定的第二位最可怕的敵人不是孫權,而是周瑜。

曹操非常有意思,對孫策的評價是「 猘兒,謂難與爭鋒」。粗暴翻譯便是「孫策猶如小瘋狗一條,最好別招惹他」。但對孫權卻是「生子當如孫仲謀」。顯然曹操有點輕視孫策,喜愛孫權。

所以江東孫氏兄弟,曹操都不怕,但唯獨對周瑜懼怕到骨子里了。那是赤壁慘敗后,曹操認識到了:周瑜不倒,江東難平。

因此他特意給孫權寫了封信:赤壁之戰,是我自己燒了戰船后從容撤走的。跟周瑜沒一毛錢關系,奈何卻讓周瑜嘚瑟上天了。孫權啊,你還小,我擔心你被人家賣了,還幫著數錢。

曹操這是啥意思,幾乎都知道。就是挑撥孫權和周瑜的關系,想借孫權之手除掉周郎。奈何孫權一眼就看穿了,根本不搭理曹操。

其實對周瑜,不僅曹操懼怕,劉備也怕得要命,也曾特意對孫權說:周瑜就不是當小弟的料。我老劉娶了你妹妹,不能不替你擔心啊。

好在周瑜英年早逝了,無論曹操,還是劉備,都算是松了一口氣——所謂,周瑜不倒,三國難料!

那麼除了劉備和周瑜外,還有人被曹操認定為最可怕敵手嗎?自然還有,這第三位一度給曹操帶來了「地獄般的滋味」,那麼此人是誰?

三、第三位可怕敵人

此人便是西涼馬超!千萬別自動默認,馬超是蜀漢五虎將。因為馬超最初時的真實定位,是一方諸侯。周瑜赤壁之戰后,曾不顧劉備的感受,非要開啟入川滅劉璋之戰,他曾上書對孫權說:咱干掉劉璋后,就聯盟馬超,組團暴揍曹操……

所以在周瑜的規劃中,就沒劉備啥事。就算三足鼎立,也應是曹操、孫權和馬超。還是那句,奈何天嫉英才,周郎早逝,這才出現了如今人們,所熟知的三國格局,馬超也被默認在蜀漢五虎將位置。

之所以說,馬超給曹操帶來了地獄般的滋味,是因馬超在潼關之戰中,揍得曹操差點領了便當,悲鳴喊出了「 馬兒不倒,我無葬身之地」。曹操一生說大話,豪情話無數,若論悲哀,則非這句莫屬!

為何?因為這是鼎盛期的曹操,敗得最慘的一戰。當年白狼山斬蹋頓,長坂坡破劉備,曹操引以為傲,被許多網文吹爆牛皮的「虎豹騎」,愣是被馬超統領的西涼鐵騎虐成渣,連背景布都算不上了,你這讓曹操如何不崩潰感?

若非婁圭獻策筑沙城,抵御住了馬超鐵騎的沖擊,給了曹操運籌帷幄的時間,用出了反間計,潼關之戰曹操是必敗無疑,因為正面實在硬杠不過。曹操打了一輩子仗,僅初期濮陽中計,被呂布揍得這麼慘過。

因此馬超,是曹操確認的第三位,可怕的敵手。好在馬超由于「信譽破產」,從諸侯淪落到了戰將地位。這才使得曹操的可怕敵手,僅存劉備一人了。

不過隨著漢中之戰,他被劉備擊敗,曹操也進入到了人生最后的時期,哪料就在這時,曹操卻悲哀發現,其實最可怕的敵人,就不是劉備、周瑜和馬超,而是一直隱藏在自己身邊的一人——是誰呢?

四、最可怕的敵人藏在身邊

沒錯,這個人正是司馬懿!曹操對司馬懿的認識,存在著三個階段,兩個反轉。

第一個階段是征辟司馬懿時。都說是曹操是看中了司馬懿的才華,其實深究史料便會發現,曹操征辟司馬懿,是出于一種報恩心態。曹操年輕時,司馬懿的老爸司馬防曾有恩于曹操。

正是司馬防的推薦,曹操才當上了洛陽北部尉,由此開啟了他叱咤三國之路。因此當曹操官至司空后,曾特意問司馬防:你看如今,我還能當洛陽北部尉嗎?

司馬防答:你剛出道時,這個官職正適合你。由此才有了曹操第一次征辟司馬懿,而司馬懿則以有病為由推脫了。這一時期,曹操對司馬懿沒啥印象,完全是為了報恩罷了。

第二個階段至第一次反轉。曹操干掉袁紹后,之所以第二次征辟司馬懿,是因有荀彧的舉薦。司馬懿也把自己出仕的恩情,歸結在荀彧身上。在高平陵之變后,特意提拔荀彧的兒子,算是報答當年荀彧舉薦之恩。

也就是說,曹操對司馬懿的態度是可有可無,但必須要給荀彧面子。不過,隨著司馬懿的到來,曹操卻對司馬懿有了第一個反轉:認為司馬懿有兩下子。當自己的五大謀士走得走,年老的年老后,他便提拔起來了司馬懿和劉曄。

司馬懿這才得以跟著曹操經歷了漢中平張魯,并在關羽威震華夏時,提議曹魏聯盟東吳。總之這第二個階段,曹操對司馬懿的態度有了反轉,正面肯定的更多。認為司馬懿是人才應留給下一代。

第三個階段至第二次反轉。這是曹丕斗敗曹植成為世子之后。曹操這一時期對司馬懿的認識,出現了逆轉。在臨終前對曹丕表示:司馬懿鷹顧狼視,一看就不是好東西,千萬注意他,否則他必會對咱曹家構成威脅。

如今的問題是,既然曹操已經意識到了,最可怕的敵人就是藏在身邊的司馬懿,為何不除之?

所謂師出有名,司馬懿沒啥錯,憑啥除?再者言曹操晚年除荀彧、崔琰等,跟門閥士族成了仇敵。若再除司馬懿,恐怕就有引爆的危險了——非不敢動手,而是不能動手,只能留給曹丕解決了。

奈何曹丕卻忘了曹操臨終前的叮囑,給曹操認定的最可怕的敵人司馬懿,插上了沖天的翅膀——當然這就是另一個話題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