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上色老照片:土財主坐在炕上數銅錢,衍圣公孔令貽與洋人喝酒

小巷里賣玩具的貨郎

賣玩具的貨郎在街邊擺攤,他的吆喝聲吸引來了幾名孩童,孩童的父親很是疼愛孩子 ,正蹲在地上抱著最小的孩子挑選玩具。

纏足的女童

這個小女孩年齡大概在5歲左右,雖然年齡很小但是卻已經遭受纏足的摧殘。她的雙腳被兩條白布緊緊地纏裹著,導致本來就不大的腳被纏的更小,這麼小就要遭受這種非人般的痛苦折磨,真的很讓人心痛。

日軍斬首為俄軍當間諜的中國人

日俄戰爭期間,占領奉天(今遼寧省沈陽市)的日軍正在舉起屠刀準備處死一名為俄軍做間諜的中國人,在不遠處的土丘上有一大批當地老百姓在圍觀。

四名身穿旗裝的滿族貴婦

這四名滿族貴婦衣飾華麗,很顯然她們的家庭背景非富即貴。不過她們的頭飾、服飾和鞋子并不是很一致。值得注意的是她們每個人都是人手一把扇子,這是因為清末的上層人士覺得手拿扇子是一種彰顯尊貴地位和文化水平的象征。

衍圣公孔令貽與洋人喝酒

孔令貽是孔子第76代嫡孫,1877年襲衍圣公。因儒家是中國封建制度的主流思想和意識形態,一些洋人為了更好地與中國人做生意(也可能是為了更方便的殖民中國),經常去曲阜拜會衍圣公。

剃頭匠給顧客剃頭

清朝剃頭匠的生意特別好,很多人靠這個養家糊口,把全部的剃頭工具挑在擔子上,走街串巷,甚至有時候顧客也會找上門,此照片就是一名顧客找到剃頭匠的家中,讓剃頭匠給其剃頭。

甘肅玉門的大輪牛車

圖為英國記者莫理循在甘肅玉門考察期間拍下的當地特有的大輪牛車,這種牛車的車輪直徑將近兩米。

三口之家合影照

這三口之家不管從家中擺設還是穿著,都給人一種非富即貴的感覺。女主人的樣貌很是端莊秀麗,而且她的腳是大腳,并未纏足,這在纏足之風興盛的清末很是少見。

洋醫生在給婦女看病

哈格醫生正在給一位婦女診治疾病,表面上看,他的動作非常像中醫的號脈,但是實際情況并非如此,他右手把脈,左手拿著一塊懷表,在數病人每分鐘的脈搏跳動多少次。

幾名青年在街頭書攤上買書

上海城隍廟附近的書攤,幾名青年正在挑選圖書,因為他們都背對鏡頭,油光閃閃的大長辮子非常顯眼,其中一名的辮子都快長到腳后跟了。

土財主坐在炕上數銅錢

1899年,山東某地,三名地主老財盤腿坐在炕頭上,低著頭認真地將零散的銅錢數好后串起來,桌上放著成堆的串好的銅錢。如此之多的銅錢,或許是他們從佃農手中收來的租金。

長城上扛槍的獵人

清朝入關后,明朝修筑的長城便失去了它的戰略意義而被荒廢,因為年久失修很多墻體甚至已經完全坍塌。兩名獵人扛著槍站在長城上,其中一個獵人舉目望向遠方,期許著獵物的出現。

育嬰堂收留的女童

晚清時期的福建,重男輕女的思想非常嚴重,這就導致一些女嬰出生后就會被拋棄,更有甚者會被家人殘忍的殺害。廈門一些慈善人士便集資設立了育嬰堂,收養這些可憐的女嬰,這些女嬰一直都在育嬰堂生活,直到有人肯收養她們。

大戶門前兩個傭人

一個大戶門前,兩個各司其職的傭人。提著籃子的那位可能是要出去采購物資,另一名傭人用扁擔扛著兩大堆柴草。

賣零食的小攤

一名老婦人在家門口擺攤賣零食,桌子上擺放的零食并不多,她的好姐妹坐在攤前聊著天,或許這一天零食賣不出去多少,東家長西家短的事情倒是知道不少。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