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在當地根基深厚,曹操為何不回家鄉起兵呢?原因是有一個猛人在那里

公元189年,曹操逃出洛陽,一路曉行夜宿,來到兗州陳留郡一個叫己吾縣的地方,和其他諸侯一起發起了反對董卓的聯盟。

曹操是豫州沛國譙人,雖然不像袁氏和楊氏那樣是四世三公,那麼的顯赫,可是也是西漢以來的功勛后代,也算是當地一大豪族。作為豪強地主的曹氏一族,在當地極有影響力。如此龐大的宗族,作為參與聯盟的曹操為何不回到家鄉去招兵買馬,反而來到兗州陳留郡呢?

豫州牧黃琬

按道理而言,沛國譙縣才是曹操的大本營,如果在那里發起義兵,肯定比陳留郡更加合適,但是曹操卻沒有,反而來到一個看起來非常陌生的地方發起義兵,這又是為何呢?

要弄清這事,就得從曹操離開洛陽開始談起。

一、曹操離開洛陽到后的路線是怎麼樣的?

公元189年,董卓入京掌控了京城,隨后廢黜了少帝劉辯,改立劉協為帝,是為漢獻帝。董卓倒行逆施的行為激起了許多人的反對。

董卓為了安撫部分人士的不滿,給許多人封官,其中袁紹為勃海太守,邟鄉侯;袁術為后將軍,而曹操則為驍騎校尉。

曹操見董卓的行為無法安撫眾人的不滿,預見到京城必然大亂,并且留在都城也沒有什麼作為,因為距離董卓太近,容易受到董卓的裹挾,做一些違規和或者激起民憤的事情。比如朱儁就被董卓委任為搬遷洛陽的二把手,朱儁認為這是必然引起普遍的不滿,必然成為歷史的罪人,因此硬頂著沒有就任。

如果是曹操,以他此時的名望和地位,如果被董卓派去干什麼缺德的事情,曹操恐怕不得不去干了。因此,對于曹操而言,京城確實是一個是非之地。如果像袁紹以及袁術那樣離開,回到地方,遠離董卓的控制區,或許有更大的作為。

因此,曹操選擇了離開了洛陽。

既然是要離開,就得有地方可去。曹操不像袁紹,在離開洛陽的時候被董卓封了一個渤海太守的官職,因此袁紹去了渤海就任。

曹操離開洛陽的時候只是一個驍騎校尉,這個幾乎是閑職,因為他沒有地方可以去就任,就像袁術的后將軍一樣,沒有衙門讓他們去就職。

因此曹操只能一路向自己的家鄉而去。

曹操回到豫州沛國譙縣,最短的距離當然就是直接過兗州陳留郡、濟陰郡,然后回到家鄉,這個是最短的距離,也是最安全的距離。

曹操離開洛陽的時候是偷偷的離開的,并不是名正言順的離開。袁紹去渤海是去當太守,曹操離開洛陽顯然不是的,因此也就違反了董卓的規定,因而受到了董卓的追捕。

董卓專政雖然受到了許多人的反對,然而這些反對都是明面上,但是從程序上講,他的命令或者政策確卻是合法的,因此當董卓下令追捕曹操的時候,下面的州郡是要遵循董卓的命令,除非他們暗地放行。

正是如此,曹操在選擇路線的時候盡量選擇對自己比較有利的路線,比如走兗州,而不走豫州,雖然自己的老家是豫州的,可是即使如此,曹操依然在陰溝里面翻了船。

在過中牟縣的時候被一個亭長抓獲,當時的功曹認識曹操,就勸說縣令將他釋放了。至于縣令是不是認識曹操,那就無從知曉,反正在功曹的運作下,曹操被釋放了。

中牟縣距離洛陽不遠,在司隸校尉部的管轄之內,因此曹操不敢停留,直接進入兗州,來到陳留郡。

曹操在陳留郡遇到了一個人,這個人改變了曹操的一生。

二、曹操為何停留在陳留郡?

按照計劃,曹操是要回到家鄉去招兵買馬,可是在中牟縣遇到那驚魂一刻后,曹操快速的進入兗州,來到陳留郡,見到了陳留太守張邈,隨即改變了去老家招兵買馬的計劃。

張邈是兗州東平人,受董卓的委任,擔任陳留太守。

那麼,董卓為何要任命張邈為陳留太守呢?原因很簡單,就是為了安撫不滿的黨人。畢竟漢靈帝在位的時候對黨人展開了血腥的打壓,不但不給官做,反而禁錮他們。董卓上台后,為了拉攏這些黨人,就把他們派到各地去做官,而張邈就是這個情況下擔任了陳留郡太守。

曹操來到了陳留郡后受到張邈的熱情招待,那麼張邈到底是一個人樣的人?他為何收留曹操呢?原因也很簡單,他們原本就是一伙的。按照記載而言,就是「 少以俠聞,振窮救急,傾家無愛,士多歸之。太祖、袁紹皆與邈友。

可見,曹操能夠停留在陳留郡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張邈在陳留郡,而且張邈和他的關系非常好,好到可以庇護他這個逃犯的地步。

正是因為張邈過人的性格特點從而讓曹操停留在陳留郡,開始了他的事業。

此時的曹操應該是孤家寡人一個,否則也不至于在通過中牟縣的時候被一個亭長抓獲。

停留在陳留郡的曹操,在張邈的協助下開始了他的事業,除了陳留太守張邈熱情好客,是他的摯友外,曹操為何沒有回去沛國發展呢?主要是豫州有一個猛人在那里駐守,導致許多人都無法回到豫州進行發展。

袁術是豫州汝南郡汝陽人,袁氏四世三公的士族,其規模和實力遠遠大過于曹氏,可是即使如此,袁術并沒有回到汝南郡,而是跑到荊州南陽郡魯陽發展,那麼他為何不去老家起兵呢?

其實原因和曹操不回到老家一樣的道理,那就是在豫州有一個非常猛的人坐鎮,這人就是豫州牧黃琬。

公元188年,作為宗室的劉焉向漢靈帝建言,認為州刺史,郡守太弱,沒有能力治理地方,應該派一些重臣到地方擔任州牧以改變這種不好的情況。于是漢靈帝就任命劉焉為益州牧,太仆黃琬為豫州牧,宗正東海劉虞為幽州牧。

黃琬就是在這情況下擔任豫州牧,州牧權力非常大,遠超過州刺史,相當于一個州的土皇帝,擁有全境的生殺予奪的權力。黃琬到豫州后,立即改變了豫州的窘境。按照記載就是「 時寇賊陸梁,州境雕殘,琬討擊平之,威聲大震。政績為天下表,封關內侯。

可見,黃琬在豫州的任上以鐵腕治理豫州,從而將殘破的豫州拉上了正軌。

可是黃琬和曹操不回到家鄉起兵又有什麼關系呢?當然有關系,黃琬致力于治理豫州,對付的就是那些危害豫州的盜賊,當然這些所謂的盜賊,也就包括那些危害地方安寧的豪強地主,也就是包括沛國譙縣的曹氏一族和夏侯一族。

比如說曹仁,就糾集這上千青少年,在淮河、泗水之間活動,他為什麼不去豫州?因為黃琬在豫州,在豫州混不下去了,只能到外地去流竄。

正是有黃琬坐鎮豫州,袁術放棄了去老家發展的機會;曹操也不敢去老家起兵,反而留在陳留郡活動。如果勉強去老家招兵是會惹上麻煩的,比如曹真的父親曹邵為曹操招兵買馬,結果被時任豫州牧黃琬殺害,可見,對于那些不安分的人而言,黃琬就是他們的克星。

可見,曹操不去豫州沛國譙縣招兵買馬,主要是有兩個原因,一個就是陳留郡有張邈這個好友的協助;另外一個原因就是豫州牧黃琬坐鎮豫州,從而導致曹操不敢回到豫州起事。

三、總結。

曹操不敢回到豫州老家起兵,主要是因為豫州牧黃琬以鐵腕治理豫州,從而導致袁術以及曹操不敢回到家鄉。

很快,董卓見豫州牧黃琬是名臣,而且掌握著兵權,唯恐他危及到自己,就把黃琬調入京城,讓名士孔伷擔任豫州刺史。孔伷擔任豫州刺史后參與到了反董聯盟,這個大概是董卓沒有想到的事情。

假如董卓沒有調黃琬入京,而是一直讓他擔任豫州牧,恐怕曹操以及袁紹和袁術等人要繞過豫州發起反董聯盟,恐怕就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