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為托孤重臣,李嚴手握全國兵權,為何斗不過管政治的諸葛亮

借用《九品芝麻官》里面的一句話:「奸臣要奸,忠臣更要奸。忠臣連自己都保護不了,怎麼跟奸臣斗?」《三國志李嚴傳》: 嚴與諸葛亮并受遺詔輔少主。按照劉備的遺詔,2人并列輔政大臣。

一、兵權等于大權?

地位不僅難分伯仲,從工作內容區分來看,李嚴更是主管全國軍事,」 以嚴為中都護,統內外軍事,留鎮永安「。聯想到同樣手握天下兵馬大權的鰲拜,把少年康熙經常欺負得不要不要的,自然不能小看李嚴的地位。

但結合《諸葛亮傳》來看,劉備的安排卻有些奇特。《先主傳》: 先主病篤,托孤于丞相亮,尚書令李嚴為副。大概就是:李嚴作為諸葛亮的副手主管全國軍事,而且治所在永安(吳蜀邊境)。

一個副職,又安排在邊疆,中央機關和皇帝還在成都,怎麼管全國軍事呢?有人說鰲拜不也在邊境嗎?遠離中樞更好掌握軍隊呀?也沒錯,只不過從頭到尾, 軍事軍隊軍人就壓根沒李嚴什麼事

例如:諸葛亮率大軍平定南中,就沒見向李嚴匯報過什麼軍事。后來出兵北伐,統兵駐扎漢中,就更是視這位「中都護」為無物了。此外,李嚴名為「天下兵馬大元帥」,在北伐期間負責的內容 居然僅僅是搬運糧草而已。

妥妥地干好了是應該,沒干好是大罪的工作,吃力不討好!估計是我,面對這樣的反差,腹誹牢騷不會比李嚴少。可李嚴畢竟是李嚴,雖然未發過牢騷, 暗地的爭權奪位從來沒有停過。

二、事情的來龍去脈

1、北伐后,諸葛亮調李嚴從邊境永安到內陸城市江州。這并非孔明想搞什麼將帥分離,因為接任的永安都督陳到依然受李嚴管轄。把李嚴調到離成都更近的江州,是希望他更好地抓好征集調度。但李嚴卻因為更靠近首都, 不想浪費所擴大的影響力

倒騰出來一套「增設巴州」的方案。按照東漢行政區劃,天下共計13個州。蜀漢地盤小,只占1州而已。此時的丞相諸葛亮還兼任益州刺史。李嚴提出 多列1州,劃東部幾個郡出來,是為了也想弄個刺史當當,提升一下同為輔政大臣而又開府的影響力。

自然被諸葛亮拒絕了。想想當時漢中之戰,諸葛亮擼掉法正的首都市長,法正在前邊沖鋒陷陣,也沒什麼不開心。這時的蜀漢官僚,真的是離先主在世時,為了理想信念 不計官職大小的初心,漸行漸遠了。

2、一計不成,又生二計。他寫信給諸葛亮說:你應當加九錫,進爵為王。在那個時候,稱王是可是篡位的標配。李嚴的說法是諸葛亮功勞大。可想想 曹操、曹丕和司馬昭,哪個功勞又小了?請問李嚴的這封信是幾個意思?

有人說這是在試探,試探本心。我認為還有一層意思,叫水漲船高。孔明吃肉,李嚴也能喝湯啊。結果諸葛亮斷然回絕,回信道: 首先,我們做事情都是為了理想信念。「 一心為國,何暇于身」。

其次,我本來就是個村夫,受先帝看得起,此時一人之下, 已經很知足了最后,如今大業未成,倘若以后真能還于舊都, 你我加十錫都可以,何況區區九錫。李嚴的算盤還是落空了。

3、從曹真伐蜀開始,為提升李嚴的作用,諸葛亮調其到漢中,任驃騎將軍兼「留統府事」。此后,為持續抓好后勤保障,李嚴常駐漢中,由其子李豐往江州接任。只不過,當諸葛亮再一次北伐時, 2人的矛盾便徹底公開化了

孔明在祁山打敗司馬懿,「出線形勢一路飆紅。」卻接到李嚴的來信:「 因天降大雨,糧草難以接濟,請撤軍!」無奈之下,諸葛亮只得班師。李嚴又寫一信:「咦?丞相怎麼撤軍了?」諸葛亮一臉懵逼。

還上書劉禪一封:「丞相撤軍乃誘敵深入之計。」面對如此變故,諸葛亮 自然很生氣,后果也相當嚴重。回成都后,向劉禪展示所有書信,鐵證如山,李嚴不打自招,自食其果。最后,被貶為庶民。

三、李嚴的小算盤

聯想一下如今的宮斗計,各位看官不免會覺得奇怪了。如此拙劣的技術操作,別說嬛嬛、安陵容了,約摸著連祺貴人也都不如吧?事實上,盡管同為輔政大臣,從歷年的干部任免和最后的處理結果來看, 2人的權力大小實乃天壤之別

作為副職的李嚴,想要對抗主要領導諸葛亮,采取直接硬剛無疑是以卵擊石。 只能循序漸進,步步為營。你諸葛亮北伐的關鍵不是送糧食嗎?既然安排我來做,我就可以做文章。怎麼做?打折扣。

從李嚴的考慮來看,只要在具體執行上拖拖后腿,既能保證北伐不致大敗,又能讓諸葛亮徒勞無功。次數多了、久了,自然會形成空耗國力,官哀民怨的效果。 孔明與仲達對峙的時候,李嚴并沒有出招。

待諸葛亮取得鹵城大捷, 眼見出現重大轉機,立馬寫信阻止。這樣的小心思,從2把手對抗1把手的策略上來說,無疑是正確的。只要諸葛亮失敗的次數多了,集團內部質疑的聲音就會越多,窮兵黷武的負面影響也就會越來越強。

畢竟,像取得重大軍事勝利這樣的機會,往往是百年難遇。要讓老大逐漸喪失對組織的控制力和公信力,唯此一條,再無他途。這就叫: 動靜要小、動作要巧,別想硬剛,慢挖墻腳。同時把柄還要少。

在現實社會中,即使老二和老大的實力差距真的微乎其微。采取直接硬剛的結果,一般來說也會輸得越快越慘,除非老大出現重大失誤。至于李嚴為何不擔心秋后算賬, 只能解釋為「自恃過高」

認為,像這樣的問題 只能叫「誤」,不能叫「錯」。比起在關鍵時刻損諸葛亮一把,形成長期的負面影響,以自己托孤重臣的身份,諸葛亮也不能把他怎麼樣。只不過策略沒問題,問題是選錯了人。

估摸著沒怎麼考量,諸葛亮就識穿了這樣的把戲。難不成政治100是亂評的?面對這樣的不穩定因素, 怎麼可能心慈手軟,為除后患,直貶為庶民。這就是,奸臣要奸,忠臣要更奸的道理了。

四、值得提的3個問題

1、諸葛亮治罪 并未禍及池魚,依然重用李豐,在能力沒問題的前提下,安排代其父職,繼續為國家服務。2、讓李豐寫信轉告,盡管被貶,只要李嚴別亂動別亂想。正值國家用人之際, 他日東山再起也未嘗不可

3、只不過僅僅是3年之后,諸葛亮便病逝五丈原,李嚴也再沒有卷土重來的機會了。 一方面,劉禪被教做人的時間太久,從孔明去世后立馬就廢丞相位、分權于蔣琬、費祎和姜維的手段來看,雖然不至于恨極相父,對權臣還是有陰影和怨氣的。

另一方面,從諸葛亮遺囑來看,重組以蔣、費、姜為主體的輔政班子,一個負責府中、一個負責宮中、一個負責軍事,也再沒有李嚴的位置。蔣琬費祎?能力是強, 未見得有包容大局的初心了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