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沒發現許褚戰馬超的細節:再打三十回合,馬超就會被斬于馬下

在《三國志》中,潼關之下渭水之畔的馬超與許褚對決,是許褚贏了:初次見面,許褚一個眼神嚇退了馬超,在其后的戰斗中,曹軍大敗韓馬聯軍,「 褚身斬首級,遷武衛中郎將。」

在潼關之戰前,許褚只是個賬下都尉,按現在的說法,也就是個上校或大校,擊敗馬超的時候撈了不少人頭,這才晉升為準將或少將。

正史中的許馬對決,以許褚完勝告終,在《三國演義》中,許褚卻是打輸了: 「操恐褚有失,遂令夏侯淵、曹洪兩將齊出夾攻。龐德、馬岱見操將齊出,麾兩翼鐵騎,橫沖直撞,混沖將來。操兵大亂。許褚臂中兩箭。諸將慌退入寨。馬超直沖到壕邊,操兵折傷大半。」

尊劉貶曹的《三國演義》是必然要夸大曹操的戰損的:別說曹軍折損了大半,就是有三成死傷,也早就崩潰了,根本就不可能取得潼關之戰的最后勝利。

《三國演義》全名叫《三國志通俗演義》,所以在夸大曹操戰損的同時,也不敢篡改真實的戰役結果: 「馬超顧不得人馬困乏,只顧奔走,從騎漸漸皆散。步兵走不上者多被擒去。止剩得三十余騎,與龐德、馬岱望隴西臨洮而去。」

《三國演義》這段描述,跟《三國志》、《山陽公載記》的記載是一致的: 「曹公用賈詡謀,離間超、遂,更相猜疑,軍以大敗。超走保諸戎,曹公追至安定。」

我們細看《三國演義》,從一個細節就能發現當時曹操是幫了倒忙,許褚也犯了錯誤:如果曹操不派夏侯淵和曹洪攪局,如果許褚不棄刀奪槍,再打三十回合,就可能把馬超斬于馬下了。

斗將之說,并不僅存在于演義小說中。在春秋戰國時期,車將是不屑除掉小兵的,小兵一般也沒資格攻擊敵方的貴族。

禮崩樂壞之后,兩軍交戰詭計百出,但是無論什麼時候,大將的裝備和普通士卒的裝備都是不一樣的,他們的鎧甲和兵器都之最精良的,尋常的刀劍,對他們造不成太大傷害——在漢末三國年間,明光鎧就已經出現(曹丕曾作為禮物送給孫權),弓箭的威力也被明光鎧大幅抵消。

像許褚那樣的主帥心腹,像馬超那樣的聯軍司令,無疑會身穿最好的鎧甲,手持最鋒利的武器,跟穿著牛皮甲或布袍的小兵打架,就是鉆石白金虐黑鐵。

大將不需要靠對付小兵攢功勞,小兵也很難除掉大將,于是在兩軍交戰時,經常會出現兵對兵、將對將的情況,這種戰場常態,在演義小說中就變成了大將單挑。

許褚和馬超的單挑,在真正的古代戰場上,是完全有可能發生的,在潼關之下、渭水之畔,他倆就差點打起來: 「超負其力,陰欲前突太祖,素聞褚勇,疑從騎是褚。太祖顧指褚,褚瞋目盼之。超不敢動,乃各罷。」

這件事《三國志》和《三國演義》的描述基本一致,如果當天馬超膽子大一些,當場就會跟許褚展開一場「斗將」。

《三國演義》彌補了《三國志》的遺憾,讓許褚跟馬超來了一場酣暢淋漓的對決,而這場對決的一個細節,也暗合正史記載:那場單挑,如果公平地打下去,實際就是馬超輸了。

羅貫中故意讓曹操和許褚都犯了錯誤,這才讓那場對決沒分出輸贏:如果曹操不猴急,如果許褚不犯傻,那場對決就會出現《三國志》記載的結局:馬超大敗虧輸,只剩下少數心腹僥幸逃脫。

無論是正史還是演義,潼關渭水之戰,馬超都輸了,演義小說中的一個細節,也證實了這一點。

為了便于讀者諸君發現這一細節,咱們還是原文照錄當時的場景: 「褚奮威舉刀便砍馬超。超閃過,一槍望褚心窩刺來。褚棄刀將槍挾住。兩個在馬上奪槍。許諸力大,一聲響,拗斷槍桿,各拿半節在馬上亂打。」

看到這里,小時候玩過木刀木槍的讀者可能會發笑,現在仍然收藏古代兵器的讀者則會陷入沉思:許褚用的是什麼刀?馬超用的是什麼槍?

不管許褚用的是雙手帶斬馬刀,還是當時可能還沒普及的長柄大刀,對戰馬超的木桿長槍,都有一定的優勢——如果他用的是隋唐制式兵器陌刀,馬超早就連人帶馬被斬為四段了。

陌刀也是長柄大刀的一種,在悍將手中,一刀下去,人馬俱碎。許褚在正史和演義中都是「身長八尺余,腰大十圍」,應該是身高將近一米九、腰粗十拃(張開的拇指指尖到食指或中指指尖的長度,二十厘米以上)的巨石強森,比一米七八的拳王泰森還重。

身高體胖的許褚能倒曳雙牛,他一刀下去,也就是小兵的槍矛肯定會像甘蔗一樣折斷,這樣的事情,典韋也干過: 「韋以長戟左右擊之,一叉入,輒十余矛摧。」

這就是咱們今天要說的細節:馬超的槍桿,被許褚的大刀砍了一兩百下,早就木屑橫飛堪堪欲斷了!

馬超作為韓馬聯軍的一方司令,還從其父馬騰那里繼承了大量武器裝備,手中長槍當然不能是純白臘桿兒的,至少也應該是硬木劈條纏棕刷漆的,但是很顯然,西涼最好的長矛,也不像江東程普的長矛在劈條中加了鐵脊,所以被砍出深痕后一撅兩段,中間并沒有鐵條連接。

讀者諸君可以試想一下:許褚「力劈華山」,馬超「橫擔鐵門閂」,只聽咔嚓一聲,馬超的槍桿被砍為兩段,那口大刀斜肩帶背砍下,建安二十四年黃忠陣斬夏侯淵那一幕,會不會在建安十六年的潼關渭水上演?

許褚赤膊之前,已經跟馬超大戰了二百回合,一百回合換一次戰馬,但是手中的兵器卻沒有更換,這就為馬超戰敗埋下了伏筆:什麼樣的槍桿,能禁得住許褚大刀劈砍而毫發無傷?如果沒有極深的缺口,又怎會被許褚和馬超一撅兩段?能撅斷的槍桿,還能承受幾次重擊?

我們細看《三國演義》對許褚赤膊戰馬超的描述,就會發現羅貫中先生的良苦用心:既不能把馬超寫得太水,又不能違背史實,但還要遵循尊劉貶曹的原則,就只好通過馬超槍桿被撅斷的細節,來暗示那場單挑,再打下去,馬超必然輸掉。

所以最后筆者就可以正式請教讀者諸君了:如果曹操不派夏侯淵和曹洪出馬,許褚也別丟下大刀去奪馬超的長槍,而是用盡最后一點力氣,像劈柴一樣照著馬超的腦袋猛砍,再打個三五十回合,會出現怎樣的結果?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