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葛亮最后一次出征,得知司馬懿軍營中有位老人,長嘆:吾命休矣

「功蓋三分國,名成八陣圖。」

在《三國演義》里,諸葛亮一直是一個被高度贊揚和推崇的人物。

在羅貫中的生花妙筆之下, 諸葛亮成為了三國「最靚的仔」,「羽扇綸巾」也成為了千古流傳的智者形象。

然而無論如何也不能掩飾英雄遲暮,諸葛亮在人生的最后幾年走了下坡路,五出祁山,無功而返就是最有力的證明。

尤其是最后一次出征, 諸葛亮屯十萬大軍于五丈原,與他對壘的是老對頭司馬懿,知根知底的兩個人較量了無數次。

這次諸葛亮準備得很充分,可是當他得知司馬懿的軍營中有位老人后,不由得發出了一聲長嘆:吾命休矣。

五丈原上的千古一嘆

234年春天,54歲的諸葛亮率十萬大軍出斜谷口,在渭水南岸的五丈原扎下大營。

在得知蜀軍來襲后,魏軍統帥大將軍司馬懿做好了長期抗戰的準備,那就是 任你妙招千萬,我就是一招拒之:閉門不出。

這一直是這些年司馬懿對付諸葛亮的老招數,其對戰的核心思想,就是針對蜀軍遠征而來的弱點:糧草長途運輸相當的困難,只要拖下去,蜀軍還得像以前一樣被拖垮。

可惜的是,這次諸葛亮準備的太充分了,不但早早地就在渭水畔分兵進行屯田,而且還發明了木牛流馬,進行機械化運輸作業。

還有一個重點,那就是 諸葛亮說動了東吳的孫權,雙方一起動手攻打魏國。

可惜的是,魏國當時比蜀吳的力量之和還要強大。

十萬吳軍竟然根本沒有給曹魏造成什麼傷害,甚至影響都談不上,就灰溜溜地跑回了東吳。

本來說好的兩面夾擊,最后還是諸葛亮一個人扛。

可是對面的司馬懿不但握有重兵,還像縮在烏龜殼里一樣,就是不派兵出戰。

諸葛亮幾次三番向他挑戰都沒有用,雙方相持不下。

這時候諸葛亮知道,只有激怒司馬懿,才能釣出魏軍。

于是 諸葛亮就派人給司馬懿送去了一套女人的衣冠,并且還附了一封信:「倘恥心未泯,猶有男子胸襟,早與批回,依期赴戰。」

諸葛亮送這封信和女人衣服的目的,就是嘲諷司馬懿不是男人,象個女人一樣膽小怕戰,不如回去做個「閨房小姐」。

當蜀軍的使者來到魏軍軍營的時候,司馬懿親自接見了他。

看到諸葛亮送來的「巾幗」,以及諸葛亮的附信,司馬懿只是皺了皺眉頭。

他先把女人衣冠放到一邊,和顏悅色地和使者嘮起了家常,根本不問對方軍事方面的事情,反而都是關于諸葛亮的飲食起居和健康情況,仿佛和諸葛亮根本不是敵人一樣。

這個使者覺得,司馬懿既然詢問的都是人之常情的客套話,也就老實回答: 丞相工作勤奮,起得早,睡得很晚。只是近來胃口不好,吃得很少。

司馬懿還囑咐使者給諸葛亮帶個話,讓他注意身體,不能「食少事煩」,要多休息。

當蜀國使者走后,司馬懿情不自禁地說:「亮將4矣」「吾無患也」。

他看到左右將士不解的表情,就解釋道:「你們看,諸葛孔明吃得少,事務又那麼繁重,能支撐得長久嗎?」

即便如此, 魏軍將士在知道主將受到羞辱嘲弄后,就都氣惱地叫囂著要跟蜀軍拼命。

尤其是那些個猛將,個個要求請戰出兵。司馬懿知道,這是諸葛亮的激將法。

他沒有打擊這些將士的士氣,而是再次采用了「拖字訣」。

他對諸將表示:好吧,我給皇帝上個奏章,請求準許我們跟蜀軍決戰。

魏明帝收到司馬懿的請示后,召集大臣們開了一個會,這時,擔任衛尉卿的潁鄉侯辛毗站起來發言。

他認為作為一名統軍主帥,司馬懿深知「將在外君令有所不受」的道理,然而卻要上書請示皇命,這表明司馬懿根本就不想迎戰。

但是同時,司馬懿還不想打擊諸將的積極性,于是就把這事往上推,皇上應該明令司馬懿不得出兵。

魏明帝覺得頗為有理,于是就派辛毗擔任持節使者,遏制諸將行動,并有權力來節制當時的魏軍統帥大將軍司馬懿。

這一天,蜀軍的偵察兵向諸葛亮匯報: 魏營中的部隊已經整裝待發,可是營門口卻有一位老者,手中持著黃鉞,面對營門而立,沒人敢踏出營門一步。

諸葛亮大吃一驚:這一定就是辛佐治。

在這之后,司馬懿為了振作軍威,鼓舞士氣,屢次請求出兵,都被辛毗持節代表魏帝,給予了嚴辭拒絕。

而那些資深魏軍將領都了解辛毗的為人和性格,知道他素來剛正、執法嚴明,因而也都不敢再像以前一樣,嚷嚷著要去與蜀軍決戰。

當諸葛亮得知辛毗來到魏軍中并有節制之權后,他就知道這次北伐又會無功而返。

而他卻病得厲害,經常吐血,于是他發出一聲長嘆:吾命休矣。

讓諸葛亮絕望的老人

為什麼當諸葛亮聽說辛毗到達魏軍營中,他的情緒會那麼沮喪,心情會如此惡劣?實在是因為辛毗太有名了。

辛毗出身于漢末魏晉「多奇士」的「汝穎」,當時,汝南和穎川兩郡荀、陳、鐘、辛四大家族出了不少的「奇士」。

辛毗就是這四大家族之一辛家的人,最初是在袁紹手下討生活。

后來辛毗高瞻遠矚,認清了形勢,立即轉投曹操,被任命為漢議郎、侍中,并且兼任魏王侍中一職,算是曹操的近身謀臣。

辛毗的高光時刻,是在曹丕的身上實現的。

曹操一度在立曹丕還是曹植為魏王太子的問題上猶豫不決,文武大臣各有支持的對象,也是爭論不下。

而這時候,唯有辛毗堅持國立嫡長的原則,認為按照禮法規定,應該冊立曹丕。

后來, 曹丕如愿以償地當上太子,得意忘形的曹丕居然不顧禮儀,上前摟住辛毗的脖子。

由此,可以看到曹丕對辛毗的感激和信任達到了何種程度。

而當220年曹操走后,曹丕繼任魏王。

又是辛毗看出了曹丕的心思,主動出頭,聯絡群臣上書曹丕,勸他代漢稱帝。

辛毗的舉動正合曹丕心意,順理成章地經過一番裝模作樣的推讓和禪讓后,曹丕就成了魏文帝,而有大功的辛毗則被賜封為關內侯,任侍中之職。

曹丕當上皇帝這一年被定為黃初元年,當時中原連年大旱,多地蝗災嚴重,可以說是饑荒遍地,當然洛陽也沒有例外。

剛當上皇帝的曹丕想要搞一個「形象工程」,他決定從冀州遷十萬戶百姓到河南,以充實洛陽周邊地區的人口,這樣就不顯得民生凋敝,而是生機勃勃了。

然而曹丕的這一決策,卻遭到了眾位大臣的一致反對。

曹丕很生氣,決定不顧群臣的勸諫,而要一意孤行。

第二天,辛毗和眾位大臣再次求見曹丕,曹丕當然知道他們還想要勸諫自己,因此他的臉色極不好看。

大家看到皇帝的臉色不對,都嚇得不敢吭聲,唯恐惹得皇上雷霆震怒。

可是辛毗卻好像沒看到一樣, 他單獨上前一步,從容地說道:陛下,如今久旱不雨,蝗蟲成災,真是赤地千里,餓殍遍地,在這種時候,您怎麼會忍心遷移百姓呢?

辛毗的話實在是有些噎人,曹丕虎著臉斥責辛毗:怎麼,你以為遷民不對嗎?

辛毗認真地回答:確實不妥。

這一下,曹丕氣得臉都青了,生氣地對辛毗說:「我不想和你談論這些。」

可是 辛毗卻根本不管曹丕如何不高興,而是繼續從容地進諫:向陛下提出意見和建議,是我的責任;虛心聽取臣下的意見和建議,是陛下的本分。何況臣所談論的并非個人私事,事關社稷安危,臣不能不說。

曹丕知道說不過他,索性置之不理,站起來就要回宮。

這時候, 辛毗緊走幾步,追上曹丕后,一把抓住了曹丕的衣袖不放

曹丕也急了,他用力地甩開辛毗,氣哼哼地走入了內殿。

辛毗這一拉,可把跟來的群臣嚇壞了。

臣下直面皇帝都有可能獲罪,更不用說敢對皇帝拉拉扯扯了,這可是分分鐘人頭落地的后果。

他們勸辛毗就此做罷,趕緊走,千萬不要惹皇帝再生氣了。

可是辛毗卻非常執拗,就站在那里,要等皇帝出來再說。

過了好一會,曹丕終于是消了些氣,重新回到殿上,看到辛毗還站在那里。

便無可奈何地說:辛毗,你抓我的衣服為何如此急切呢?大庭廣眾之下,讓我下不來台。

辛毗誠懇地表示:饑荒年月,再大規模遷徙,而且沒有糧食接濟,移民肯定會心懷怨恨,這樣朝廷就會失去人民,因此我不得不力爭陛下收回成命

最后,曹丕不得不妥協,將遷移人口削減了一半,辛毗因此聞名天下。

這個事,后來被稱之為「辛毗引裾」。

隋朝的楊契丹畫過一幅《辛毗引裾圖》,而唐朝的李翰編纂的典故合集《蒙求》時,也收錄了「辛毗引裾」這一典故。

由此可以看出, 辛毗絕對是一個狠人,他連皇帝都不懼,并且皇帝還要懼他三分

這也是當他持節站在魏軍營門前,那些所謂的驕兵悍將都不敢在他面前炸刺、撒野的緣故。

顯然,諸葛亮對辛毗的為人、辛毗的事跡是極為了解的。

所以當他知道辛毗來到司馬懿軍中后,自己對司馬懿的激將法就失去了任何作用。

而當魏軍固守不出后,蜀軍不戰而敗就是遲早的事了。

這也就是諸葛亮絕望的地方,他的北伐計劃最終以失敗告終。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