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歲奴才被嘉慶寵幸,生皇長子封皇貴妃,道光:把她趕出宮外

嘉慶一生似乎與包衣(奴才)有緣,不僅生母孝儀純皇后是包衣出身,就連他的原配皇后都有包衣背景,更令人沒想到的是,給嘉慶生下皇長子的也是一名包衣女子,她本來是伺候在嘉慶身邊的一個奴才,卻幸運被嘉慶寵幸,榮封皇貴妃,但臨終前卻被道光帝「趕」出宮外,這是為何呢?

1、內務府的包衣女子

首先我們來說一下「包衣」這個詞的含義,有些讀者對這個詞還是不太理解,包衣這個組織與清朝八旗制度有很大關系,指的是八旗制度下世代給皇帝或宗室王公服役的一類群體,實際上就是皇帝或宗室王公的奴仆。

比如說皇室有一個專門管理包衣的機構,叫內務府,基本上都是上三旗的包衣奴仆,這些人世代為皇室服役。如果您覺得他們是奴仆,地位肯定非常低下,這就大錯特錯了。

有些時候,因與皇室的親密關系,內務府包衣更能得到皇帝的器重,他們很多都充當皇帝的親信,比如說康熙朝在江南擔任織造的曹氏、李氏。有些人也能成為朝廷大員,比如說孝淑睿皇后的堂叔祖來保,官至大學士,成為一品大員。有些內務府包衣出身的女子,還會被皇帝納入后宮,比如說康熙朝的德妃、良妃,雍正朝的裕妃,還有乾隆朝的令妃,德妃、令妃甚至還生下了大清天子。

當然了,不僅皇室的上三旗有包衣奴才,下五旗也有,他們一般會成為宗室王公的私人奴仆,比如說雍正第三子弘時幼時的啟蒙老師何清,就是鑲黃旗下的屬人,說白了,就是鑲白旗的包衣奴才,而雍正在做皇子時,恰好就被封在了鑲白旗。

下面,我們就來說一下,為嘉慶生下皇長子的這個女人,究竟是什麼來歷?

和裕皇貴妃,本姓劉氏,后改為劉佳氏,是拜唐阿劉福明的女兒,生于乾隆二十六年正月二十一日,比嘉慶小三個月。

劉氏的父親劉福明是一名拜唐阿,所謂拜唐阿指的是清朝各衙門無品級的管理者,既然沒有品級,那說明地位是相當低了。還有一點,既然劉氏能夠以使女的身份,來到還是皇子的嘉慶身邊伺候,那說明她很有可能是內務府包衣出身。

不過,既然劉氏的父親劉福明是沒有品級的拜唐阿,也就是說,劉氏一家在內務府包衣中的地位也是比較低的。

像這種情況,除非家里出個像樣的人才,比如說有能參加科舉中進士的,門第就會提升不少,但是劉氏家里根本沒有這種能人。改變家族命運,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家里出個選入宮的秀女,然后被皇帝或皇子納為妃子(侍妾),恰好,劉氏便屬于后者。

2、奴才命運的改變

乾隆四十二年,16歲的劉氏通過內務府的宮女選秀,進入宮中,但她沒有被皇帝納入后宮,也沒有留在宮中充任宮女,而是被乾隆以使女的身份賜給了十五阿哥永琰(嘉慶)。

不得不說,劉氏是一個運氣爆棚的女子,因為永琰在乾隆三十八年已經被乾隆秘立為皇儲,是大清帝國將來的皇帝。也就是說,如果劉氏不早逝的話,她將會成為大清皇妃,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

這里需要說一下,清朝皇子的婚配。

清朝時期,皇帝會做主給皇子納娶嫡福晉、側福晉,此外,還會將一些內務府包衣出身的宮女(使女)賜給皇子,除了伺候這些皇子之外,更重要的是為皇室開枝散葉。有些使女甚至會在皇子成婚之前,便來到皇子身邊伺候,她們成為最早與皇子接觸的女人,會先給皇子誕下兒女,所以,我們就會理解清朝大多數皇帝的長子,都不是原配生的,而是某個庶妃或侍妾生的。

劉氏來到十五阿哥永琰身邊后,面對這樣一個與自己年紀相仿的少女,長得又漂亮,永琰也把持不住,沒過多久,永琰便寵幸了劉氏。

乾隆四十四年,劉氏率先為永琰生下第一子,即皇長子,后被道光追封為穆郡王。為何是追封呢?因為這位小阿哥只活了三個月,便夭折了。

雖然長子夭折,但永琰對劉氏依然十分寵愛,乾隆四十六年,劉氏再次懷上孩子,于當年的年底生下一位小公主,即后來的皇三女莊敬和碩公主。

這位公主在嘉慶六年嫁給了蒙古科爾沁部的郡王索特納木多布濟,索特納木多布濟無嗣,道光帝便在其同族中找了一個家境貧寒的子侄,指定為索特納木多布濟的承繼子,這個承繼子便是被晚清稱為「國之柱石」的扎薩克博多勒噶台親王僧格林沁。

從宗法上,僧格林沁是劉氏的外孫,所以,劉氏去世后,僧格林沁曾給他穿孝

3、從奴才到皇貴妃

嘉慶元年正月初四,剛剛繼位的永琰對潛邸妻妾進行冊封,皇長子生母劉氏被封為諴妃。在后宮位次上,劉氏排在皇后喜塔拉氏與貴妃鈕祜祿氏之后,位居第三,這個排位是比較靠前的了,先不管劉氏有多得寵,這個妃位主要是靠什麼得到的,還不是靠的是皇長子的生母,即使這位皇長子已經不在人世了。

諴妃冊文:

「政承修壸。榮分內治之隆。慶際膺圖。德奉中宮之化。鴻禧克迓。象服攸宜。爾劉佳氏。式禮聿嫻。秉心維粹。溫恭成性。修紃組以甄儀。柔善流聲。協珩璜而表度。皇帝嗣位初元。冊立皇后。用以冊印封爾為諴妃。爾其勤宣淑問。更懋贊乎坤儀。備著芳猷。用祗承乎巽命。欽此。茲朕遵奉太上皇帝敕旨。舉行冊封典禮。尚其敬膺無斁。」

據《鴻稱通用》記載,「諴」的意思是「真實的」、「真誠的」,或許在嘉慶看來,這位給自己生下長子的包衣女子,是個沒有心計,對自己真誠的女人。

嘉慶六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劉氏所生的皇三女莊敬和碩公主行初定禮,嘉慶帝到保和殿與眾多大臣、宗室王公、額駙參加宴席,內廷的妃子則在劉氏所居住的翊坤宮筵宴慶祝,由此可知,劉氏在嘉慶繼位后,所居住的寢宮是翊坤宮。

而且,此時孝淑睿皇后已經不在人世,繼位中宮的是原來的貴妃鈕祜祿氏,即孝和睿皇后,劉氏在后宮排第二位,僅次于皇后。

嘉慶十三年,嘉慶第二子綿寧身邊的侍妾那拉氏為嘉慶生下皇長孫(奕緯),嘉慶帝龍顏大悅,立刻對后宮妃嬪進行晉升,劉氏借此被晉封為諴貴妃:

「朕惟靈鐘瓜瓞。禎符開五代之祥。化贊袆褕。吉事錫六宮之福。欣歌麟趾。式賁鸞章。咨爾諴妃劉佳氏、德協柔嘉。儀彰淑慎。承恩椒殿。已看九御攸崇。送喜桐階。豈惟一人有慶。既延厘于寶祚。宜頒貺于瑤光。是用晉封爾為諴貴妃。錫之冊命。爾其鄉和懋迪。聿襄中壸以垂型。嘉瑞頻仍。長奉宸軒而拜命。欽哉。」

不過,雖然自己在后宮身處高位,但劉氏盼望的是女兒能夠平安,然而,上天還是沒能滿足劉氏的期望,在劉氏被封為貴妃的第三年,她唯一的女兒莊敬和碩公主便病逝了,年僅31歲。

嘉慶二十五年八月,剛剛繼位的道光帝追封劉氏所生的長子(即道光的大哥)為穆郡王,四個月后,有尊封劉氏為皇考諴禧皇貴妃。就這樣,劉氏完成了從奴才到皇貴妃的蛻變,不過這一切或許對劉氏的家族是有利的,但對她本人來講,已經意義不大了:

「推恩自近。芳徽聿著于彤闈。尚齒為先。順德允昭于紫籞。式稽彝典。用賁崇封。皇考諴貴妃劉佳氏。懿質柔嘉。婉心迪哲。既承乾而矢恪。益體巽以含章。襄壸教者有年。辛勤柘館。奉宸光于早歲。申錫椒涂。爰循顯號之文。用集受綏之慶。書策志諴和之美。欽令望以彌彰。樂歌隆禧福之膺。介嘉祥于勿替。謹以冊寶尊為皇考諴禧皇貴妃。于戲。翚衣表度。光昭玉篆之書。鶴發垂型。彩煥金函之字。謹言。」

而且,進入到道光朝以后,劉氏的身體越來越差,道光十三年年底,已經到了積重難返的狀態了,這一月的十八日,劉氏病情突然加重,道光帝立刻下令將劉氏移到宮外的吉安所。

一般情況下,只有在皇妃去世后,才會被移到吉安所舉行喪儀,但劉氏還未斷氣,道光帝便急不可耐的將其移到宮外,可見道光對這位先帝妃子,并沒有多少敬重。

而且,劉氏在吉安所去世后,道光帝竟然下旨不用穿素服,跟往常一樣,其實,歸根到底,還是因劉氏的出身不好,假如劉氏來自滿洲名門家庭,相信道光帝的態度絕不會如此。

道光十三年十二月十八日晚,劉氏病逝于吉安所,享年73歲,加謚為和裕皇貴妃。道光十五年九月十八日,和裕皇貴妃被葬入昌陵妃園寢。

其實,以和裕皇貴妃這樣的包衣出身,能夠有這樣的人生,已經算是很難得了,她自己也很清楚這一點。但是,人們都是追求完美的,如果和裕皇貴妃所生的皇長子能夠活著,活著她的出身能夠好一些,相信,道光帝對她的態度就會不一樣了:人生就是這樣,總不能做到完美,總要有所缺憾,這才是真實的人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