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罕見照片:大戶女子展露三寸金蓮,男子用辮子繪制幾何圖形

清末一大戶人家的家丁犯事挨板子。「國有國法,家有家規」,尤其是在封建社會,家規甚嚴,不得逾越。在權貴之家當差,僕人的生歿大權就掌握在一家之主手里,稍有不慎就會招來皮肉之苦!

可以看到男子趴在地上正在挨板子,還有兩個在幫忙摁著,這幾十板子下來,半月下不了床。

清朝女子展示她的三寸金蓮,這在當時是需要很大勇氣的。三寸,十厘米,這樣的小腳還不如一個孩子的腳長,可以想象女子要承受多大的苦楚。

當時裹腳之風非常興盛,女子的小腳是否好看成為男子評價的一個標準,即便青樓女子,精巧的小腳更讓客人欲罷不能。

小腳除了丈夫一般不肯示人,能拍到這樣一張照片,攝影師應該是花了不少銀子。這樣的小腳,讓人隔著屏幕都感到發憷。

倚著城門樓子,清茶一碗,解渴小憩,這一幕在老北京的街頭巷尾隨處可見。從唐朝開始,飲茶「窮日盡夜,殆成風俗」,到了明朝,大碗茶出現在北京的街頭。再到了清末,「大壺沖泡、大桶裝茶、大碗暢飲」。茶葉不精,卻是平頭百姓的自得其樂。

正推磨的毛驢,呼哧呼哧地干個不停。驢子和石磨就是一標配,省時省力,只要架上套,不轉也得轉。知道為啥還要給毛驢蒙上眼睛嗎,不是怕它懶,而是防它吃糧食。

濕暗的牢里,幾個人戴著木枷蹲坐在地上。他們光著腳丫,臉現悲戚之色。始于晉代的木枷延續到清末,讓人一睹其真容。木枷的大小輕重與所犯行成正比,大的幾十斤,終生不卸。

春節過后就討吃的乞兒,門上的對聯還嶄新如初。他坐在門口,家什頭齊全,唯有上身光著,兩手抱著膀子。民生多艱,無助的眼神讓人揪心。

長城,見證百年滄桑。男子站在垛口極目遠眺,滿目瘡痍。腳下雜草叢生,不遠處城墻已坍塌,極盡荒涼。如今的長城早已經是旅游勝地,「不到長城非好漢」,可在那時,只不過是蜿蜒在崇山峻嶺的一道屏障罷了。

天津的一處公墓,所葬之人都是貧寒之家。可以看到墳密密麻麻,卻連個碑都沒有。兩個男子不知何故到了這里,還被相機定格了下來。

晚清女子的裝束,看起來肥大,都說清朝衣服丑,沒有美感,網友們覺得呢?

甲午一戰中的鬼子兵,全副武裝,滿眼都是不屑一顧。為了敗北洋水師,日本天皇更是「從今日起,直至帝國海超越北洋水師為止,我一天只吃一餐。而大清的慈禧,一頓飯雖有118道菜,卻怨「太少了,無法下筷」。

在山東威海,清朝的武將出鏡,夾在他們中間的是英國官,個個瘦如猴,真是成了小雞仔。反觀這幾位武將,虎背熊腰,霸氣側漏,可在洋人的眼里卻又不堪一擊。

清朝人都是拖著一條大辮子的,雖然油光蹭亮卻味道難聞。辮子有什麼用,曾看過一部電影,《神鞭》,傻二雖然一條辮子無人能敵,可在義和團中干不過洋槍洋炮。

1905年,北京匯文大學堂的學生正在用辮子繪制幾何圖形。雖然沒有用圓規,卻做得非常標準,沒想到辮子還有這用處。黑板上的英文板書更是讓現在的大學生都汗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