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推荐
三國解密
影视片段
情节八卦
洞鑑歷史
最新预告
全部
    
清朝最后一位攝政王,28歲就退休在家,晚年以90萬斤小米賣掉王府
2023/02/16

1911年12月6日,心力交瘁的載灃,終于向隆裕太后遞交了辭呈,辭去了攝政王的職位,此時的他剛剛28歲,從退休開始,載灃才真正活成了他本來應有的模樣。

載灃是光緒皇帝載湉的異母弟,也是清朝最后一個皇帝溥儀的父親,在載灃辭職前,宣統登基后近三年的時間里,大清國的軍政外交等大權,是掌握在載灃手里的。

辭去攝政王位以后,載灃從宮里一回來便對妻子說:「從今天起,我可以回家抱孩子了!」

也許,在載灃眼中,老婆孩子熱炕頭,才是他一生所追求的幸福,之前當攝政王,屬實有點太難為他了。

次年的2月12日,隆裕太后以宣統皇帝的名義正式頒布退位詔書,清帝遜位。

大清入關后從攝政王多爾袞定都燕京開基,最后也以攝政王載灃的退位而結束,冥冥中仿佛似有天意一般。

卸任后的攝政王載灃,以醇親王的名義退歸藩邸,有了大把屬于自己的時間,載灃終于可以做點自己喜歡的事情了。

盡管不用每天上班,可是載灃每日的生活很有規律,他早上起床給母親請安,然后用飯、遛彎以后的其他大部分時間都用來看書。

載灃讀的書主要以史書為準,同時他還喜歡記日記,堅持了十年之久,也正是因為有了這本日記,我們才從中窺探到更多的晚清歷史。

載灃的書房里掛著一幅對聯:「有書有富貴,無事小神仙」。原來對聯稍有不同,載灃將「有名」改成了「有書」。

其實,這改得倒是很實在,本身就是親王了,還用求什麼名,求什麼富貴呢?

閑來無事,載灃開始發展自己在天文、地理方面的興趣,他向別的王公借來了日晷,在家中購置了星球儀、地球儀、天文望遠鏡等。

如果趕上日食或者月食的時候,載灃會把孩子們叫來,興致勃勃地帶領他們觀看,在夏夜乘涼的時候,他還會指著浩渺的天空教孩子們認識天上的星座。

載灃還特地把觀察天象的情況作了記載,日記里經常有哈雷彗星、五星連珠、日月食之類的有關天文現象的字眼出現。

如果不是出生在皇族,趕上新時代并且受過新教育的載灃,很可能會成為一名自然科學家。

除了讀書,研究天文,載灃閑著沒事,還打起了納妾的主意。

載灃的原配夫人,是榮祿的女兒瓜爾佳氏,這是當時慈禧太后給指婚的,瓜爾佳氏非常強勢,經常指責載灃懦弱無能,這也讓載灃漸漸疏遠了她,下定決心再納一個小妾。

1913年,16歲的鄧佳氏被娶進了門,很快得到了載灃的寵愛,生下了兩男四女。

本來一妻一妾是封建男子家中的常態,可是不曾想,1921年,瓜爾佳氏和端康太妃不和,因為一件小事吞服鴉片去世,鄧佳氏成為了載灃唯一的福晉。

盡管載灃退下來了,不愿意理會天下事,一心只想在家待著,但是身為末代皇帝溥儀的生父,在清室風雨飄搖之際,不管是情愿還是不情愿,辭職之后,他還是被裹挾在清室的系列大事之中。

這其中包括參與決定清帝遜位、代表遜清皇室宴請孫中山、運動清室優待條件入憲法等。

這時期,載灃較早就剪掉了辮子,不穿長袍馬褂,改穿新式服裝,雖然早已不是攝政王,可是日子過得悠然自在。

1924年,載灃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馮玉祥廢除了優待條件,把溥儀攆出了皇宮。

大清國徹底涼涼了,載灃的巨額退休金也沒了。

隨著民國停止支付優待費,醇親王每年五萬兩的俸祿也沒了來源,這使得載灃家的生活水平逐漸下降,為了維持生活,載灃不得已變賣古玩和田產。

1928年,此時的溥儀,已經逃到了天津,在日本人的庇護下,生活在天津日租界的靜園,溥儀頻頻向載灃發出邀請,讓他到天津去住。

載灃去天津以后,是真正的隱居。

為了不暴露身份,他對外稱姓「王」,還將三個子女都改名姓金,并要求孩子們在學校要低調,不要跟別人講身份。

載灃每天待在家里讀書看報,很少外出,在這里,他用上了最先進的生活電器、抽水馬桶、電話、汽車、席夢思床、高級沙發等。

這是載灃一生中最悠閑的生活,雖然此時沒有了民國的優待條件,但是好在,他還有數不盡的家產可以變賣。

1934年3月,溥儀投靠日本人,在東北長春建立了傀儡政府偽滿洲國,溥儀曾多次寫信要載灃把全家都帶去,并把前景說得一片光明。

而載灃卻一直拖著,他認為全家去東北偽滿洲帝國是愚蠢的,一旦陷入圈套,必將落得任人宰割的下場。

1934年,載灃帶著兒子溥任以私人探訪的名義去了一趟東北,當他看到溥儀在東北的境遇,名為皇帝,實際上是傀儡時,他痛心不已,曾經多次勸誡溥儀,要遠離日本人。

可是重新當上皇帝的溥儀根本聽不進去這些,而且執意要把載灃等家人留在長春。

而此時的日本人也想通過控制載灃進一步控制溥儀,當時,關東軍以每月一萬元車馬費的條件,要載灃在長春當個閑職。

當時的一萬元可以買到將近七千袋面粉,此時的載灃盡管回到天津后坐吃山空,卻始終不答應日本人的要求。

雖然溥儀也一直勸說父親載灃留在東北,但是載灃拒死不從,最終載灃以絕食相要挾,溥儀怕出事,只能讓他們回天津。

1939年,天津發大水,洪水沖進了載灃的家里,使得許多珍貴的字畫和前清皇帝的賞賜變成了一片廢墟。

看著眼前的財富付之東流,載灃痛心不已,帶著全家人返回了北平居住。

回到北平的載灃,沒有住進王府的正宅,而是住進了西側的王府花園,他很少和人交往,更多的時候,是在房中看書。

王府花園的面積將近40畝,在這期間,載灃和家人曾經辦起了一所小學,校址就設在醇親王府的凈業寺舊址,載灃出任學校董事長,小兒子溥任為校長,七女兒金志堅則擔任授課教員。

一時間,醇親王府附近普通百姓的孩子,紛紛走入了這所新辦的小學。

1942年,農歷正月的一天,醇王府花園熱鬧非凡,原來這天是載灃的六十大壽,載灃的七弟載濤為了讓他高興,將載灃散落在各處的子女召攏來祝壽。

王府花園還舉行了宴會,請馬連良、孟小冬各唱了一出《游龍戲鳳》和《盜宗卷》,載灃度過了六十年來最快樂的一天。

然而,快樂是短暫的,生日宴會過后,王府花園又恢復了往日的沉寂。

六十歲大壽慶典之后,令載灃傷心和悲痛的事情卻接踵而來,他不得不在心神不定中苦度。

載灃生日宴會不久,陪伴載灃多年的側福晉鄧佳氏去世,年僅45歲,在載灃寂寞的晚年里,鄧佳氏一直是他的得力助手,鄧佳氏的死,讓載灃痛心不已。

載灃為鄧佳氏操持了盛大的喪事,幾十天的忙活,似乎也耗盡了他的精力,此后的很長一段時間里,他都把自己關在屋子里發呆,此后至死沒有續弦。

1945年,抗戰勝利,偽滿洲帝國垮台,溥儀和溥杰等去向不明,載灃在東北的幾個女兒不得已拖兒帶女千辛萬苦回到王府花園。

家中忽然增加了十幾口人吃飯,但是幾十年的坐吃山空和失去了溥儀的經濟支持,王府的經濟到了捉襟見肘的地步,載灃不得不變賣舊物勉強支撐生活,這一撐就撐到了北平的和平解放。

1949年,北平解放,載灃將家人叫來一起,廢除了王府里沿襲多年的請安制,告訴家人「以后不用請安了,互相之間叫同志吧」。

載灃對人也有墨守成規的一面,即便是弟弟或者親人來家里拜訪,如果提前沒有約好,哪怕是到中午十二點,載灃也不會留人吃飯,要他們自己回家吃。

載灃晚年的生活比較清貧,好在載灃安于這種日漸貧苦的生活,他的吃穿用度很簡樸,早點主要吃點玉米渣粥、燒餅、炸圈、煎雞蛋等,正餐大多吃面條,一頓飯頂多兩三個菜,只有逢年過節的時候,才在天福號買點爐肉、丸子等。

當時很多單位都很中意醇親王府作為辦公或者生產基地,載灃向來明事理,而且他歷史書也看得不少,他知道,該出手時還是要忍痛出手的。

經過長時間的考察和思考,載灃做出一個重大的決定,出售王府。

載灃知道,歷史的車輪滾滾,新的時代已經到來了,他再也不能死守著王府過日子。

1950年,載灃把醇親王府出售給了「國立高級工業學校」,當時的價錢是九十萬斤小米。

這些錢一半拿來載灃給自己買了新的房子,另一半由八個子女平分了,然后,載灃搬至離魏家胡同不遠的利薄營居住。

房屋雖然小了,人口也減少了,但是載灃的心情卻寬敞了很多,1950年臘月底,載濤請載灃去吃別具風味的「菊花火鍋」,一家人說說笑笑,載灃開環暢飲,盡情的享受著晚年的天倫之樂。

晚年的載灃長期遭受糖尿病的困擾,但是他對于吃藥卻很抗拒,他相信命運,信奉「生死有命,富貴在天」。

晚年患病時,雖然也經常把大夫請到家里來看病,可等到吃藥時間到了,他便讓身邊的人把藥倒掉。

載灃有糖尿病,但是不聽醫生的囑咐仍然吃甜食,最后耽誤了。

1951年2月3日,六十八歲的載灃因為糖尿病轉尿毒癥醫治無效,在利薄營的家中去世,葬于北京西郊福田公墓。

許多人會覺得載灃懦弱無能,不堪大用,他確實談不上多有才干,但是他一直向往的是平凡普通的日子,也是一個有大局觀和民族氣節的人,他的內心在大是大非方面看得一直很通透,能在歷史局勢如此變化莫測的大背景下,有一個平靜安穩的結局,已經十分難得了。

這3種象征「富裕」的綠植值得擁有!好活又養眼,價格不算高
2023/08/14
爺爺奶奶是不是真疼孩子,這些事情暴露無遺,虛情假意一眼看穿
2023/08/14
養狗10年,現在才知道狗狗這些動作,背后的意思
2023/08/14
5種驅蚊植物,家里養幾盆,蚊子躲得遠遠的
2023/08/14
這個夏天,客廳中一定要養的6種綠植
2023/08/14
家庭養花常見8大誤區
2023/08/14
5種自帶「涼感」的植物,這個夏天有救了!
2023/08/14
人到晚年,不要對子女做這3件事,容易吃苦頭
2023/08/14
一個家庭最大的悲哀,不是沒錢,而是把這6個隱私告訴別人
2023/08/14